#metoo風暴凸顯文化差異 亞裔女隱忍性暴力

出版時間:2019/11/12 02:25

兩年前#metoo風暴爆發,多名女性相繼指控好萊塢淫魔監製韋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犯。其中一個案例涉及一名英國華裔女子、韋斯坦前女助理趙蘿薇娜(Rowena Chiu,音譯),但她在案件曝光後不敢聲張,花了兩年時間才克服心理因素,公開自己的遭遇。事件反映傳統施加於亞裔女子的文化枷鎖,往往要她們隱忍性暴力。
 
趙女沉默兩年後,最終上月在《紐約時報》撰文,訴說當年經歷,包括韋斯坦告訴她「他喜歡中國女孩......因為她們都很慎重」,並且「因為她們知道怎樣保守秘密」。而在侵犯她之前,韋斯坦承認從未與中國女孩發生關係。
 
趙女之後接受國家廣播公司(NBC)訪問時,進一步指出,傳統對亞裔女子的刻板印象,加劇了韋斯坦對她的折磨;亦因為中國的文化價值觀和禁忌,令她對自己的遭遇感到不安,很難說出韋斯坦對她的所作所為。因此,兩年前《紐約時報》的記者首次接觸她時,她不願重提舊事,並不只是因為她要遵守與韋斯坦簽下的保密協議。
 
丟臉和羞恥的概念深深植根於亞洲文化,特別是強加於婦女身上,控制她們避免做出對她自己或家族帶來恥辱的行為。本身亦是亞裔的美國心理學家蘇斯坦利(Stanley Sue,音譯)指出,這些概念都有特定的語言,像是日語中的「はじ(恥,Haji)」、菲律賓人口中的「Hiya(羞恥)」、中國人的「面子」和韓語中的「chaemyun(體面)」,都表明了亞洲人對丟臉的忌畏。
 
全美亞太美國女性論壇(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Women’s Forum)執行主任崔默羅(Sung Yeon Choimorrow)指出,正因為根深蒂固的文化枷鎖下,趙女仍然願意挺身而出,說出自己的不幸遭遇,更顯意義更大。她指出,許多亞裔美國女性表面看來很成功,但她們承受不同暴力所帶來的羞辱和孤立感卻非常之深,甚至超越單純暴力的痛楚。
 
而對於亞洲移民家庭來說,往往還再加多一重枷鎖。崔默羅指出,來自移民家庭的大多有相同經歷,就是從小就被教導,要在新的國家立足,就必須保持低調,不要引起其他人注意。
 
趙女深受文化枷鎖之苦,一直不敢對身邊人、甚至丈夫談論事件,自己默默獨自承受。雖然她現在公開了事件,但她保守的父母至今都未和她討論過事件。幸好,她得到亞洲社區的支持和鼓勵。
 
韋斯坦的律師否認趙女的指控,聲稱趙女和韋斯坦有長達6個月、雙方同意的「肉體關係」。韋斯坦多項性侵犯起訴,案件排期於明年1月開審。(羅佩琼/綜合外電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北美》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