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新兵訓練變拳擊場! 2黑道役男圍毆菜鳥腦震盪

出版時間:2019/10/06 19:52

軍事訓練役變成黑道嗆聲、暴力相向的訓練場所!一位空軍剛退伍的軍事訓練役男控訴,他在屏東枋寮「防空砲兵部隊訓練中心」的受訓期間,有2名同是軍事訓練役的役男,因有黑道背景,連部隊長官都不敢惹,甚至曾在9月22日晚間共同毒打一名役男10多分鐘,最後才被救護車送走,「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該退伍的役男說,「我們都很擔心自己就是下一個!」空軍司令部證實,的確發生肢體衝突,被毆打受傷的役男有腦震盪情況,但3人現在也都已經退伍。

空軍司令部坦承,防空砲兵部隊訓練中心在9月22日晚間曾經發生朱姓、余姓二人,因為結訓寢具洗滌費問題,與另一名陳姓士兵,因溝通不良而發生肢體衝突,單位依規定核予朱、余二人禁足6天處份,而陳姓士兵送醫治療後,三人均已在10月3日退伍。
 
爆料者控訴說,他們是在6月13日進訓的軍事訓練役第58梯的義務役常備兵,隨後在7月17日到空軍防訓中心報到。報到後即發現同梯中有2名惡霸,自稱有黑道背景,所以連長官都不敢惹。爆料者說,因此隊上經常有一些零星的打架事件,甚至有人直接敢對班長嗆聲,「我們原本都不以為意,直到9月22日晚上,這兩2名惡霸不僅毆打同學,而長官也都不敢招惹他們」。

爆料者也憂心表示,2名惡霸打這位同學打10幾分鐘,還打到送醫院,現在那位被打的同學到底狀況怎麼,「我們實在很擔心是下一個」, 就算退伍也還會怕被黑道追殺、報復。
 
空軍指出,防空砲兵部隊訓練中心在9月22日晚上9時40分時,其中朱姓與余姓二兵,因結訓寢具洗滌費問題,與陳姓二兵溝通不良,造成朱、余二人與陳姓二兵發生肢體衝突。空軍表示,單位幹部將受傷的陳姓二兵送往國軍高雄總醫院就診,經院方診察為輕微腦震盪及臉部右側紅腫,在院觀察無異狀後出院返營休養。9月23日陳姓二兵母親至防訓中心探視並協調陳兵請病假養傷至30日返營收假,並將陳兵安置於醫務所至退伍。
 
空軍表示,對於朱、余二人,單位依據規定核予朱、余二人禁足6天處份,三人均已在10月3日退伍。

對於入營新兵遭到同僚霸凌等不合理對待,國防部發言人史順文表示,新兵應立即向幹部反映,如果幹部沒有作出適當處置,或是當下沒有幹部,而在事後新兵也可打1985免付費電話申訴。而幹部面對此類暴力事件也應立即作出制止、隔離的動作。如果有發現人員受傷則必須依法辦理;就算沒有人員受傷,也必須對施暴者作出合理處份,以維護軍紀與部隊安全。

長期關注軍中人權的軍中人權促進會會長黃媽媽(陳碧娥)質疑,空軍為什麼沒有將施暴的2人移送法辦,而僅是以禁足的方式輕懲,這不僅是縱容暴力,也會造成許多役男未來不敢當兵服役,甚至也會影響未來國軍招募志願役士兵的成效。她呼籲國防部長嚴德發不應姑息養奸,而讓國軍基層戰力遭到嚴重破壞。

黃媽媽指出,目前4個月的軍事訓練役由於時間過短,已經讓役男無法擔負起未來台海兩岸戰爭的強度。另外,再加上目前少子化嚴重,每個家庭都把孩子當「寶」,都把孩子寵上了天,因此,孩子只要遭受一點挫折、壓力,家長都會找民意代表關說、關注,讓新訓部隊無法有效管理,甚至包庇軍人做違法、犯紀的事,也讓「軍紀似鐵」逐漸生銹。黃媽媽進一步強調,馬英九政府因為洪仲丘案而將軍法移到司法機關,讓軍法有名而無實,更加速軍紀的淪喪。

對於目前的新兵訓練的困境,黃媽媽說,由於現在役期只剩4個月,役男認為只要忍耐4個月就退伍了,跟本不在意部隊在教什麼,或是自己學到什麼,因此不服管教的事件層出不窮。而在部隊立場方面,反正新兵4個月就離開部隊了,他們學不學都看他們自己,反正死活都是他自己的,也因此都抱持「只求新兵順利退伍,不要影響自己的升遷。」所以在這種上下交相賊與當前的環境下,軍事訓練役反而成為一種形式,對國軍戰力毫無加分作用。

空軍司令部晚間表示,當時防訓部即請憲兵協處,但受害人家屬在面對憲兵隊的詢問時,家屬表示不願提告,並願意與合解,因此在尊重家屬的意願之下,才沒有將此案移送法辦。(王烱華/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11:41
更新時間:19:52(新增國防部說法+動新聞)

空軍防空砲兵部隊訓練中心。資料照片
空軍防空砲兵部隊訓練中心。資料照片

空軍防空砲兵部隊訓練中心資料照,圖為35快砲。
空軍防空砲兵部隊訓練中心資料照,圖為35快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政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