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繞了一圈只走一步 酒駕修法只剩一個重點

出版時間:2019/05/31 20:56

立法院今三讀通過酒駕修法,只增訂了酒駕再犯致死者,可處5年以上至無期徒刑,再犯至重傷者處3年至10年徒刑,不少網友留言批評修法「無感」,事實上,網友無感的原因可能來自於,政院起初對外喊出「酒駕=殺人」的嚴厲標語,濫用人民的法感情,實際上卻沒考慮到修法技術性和專業性問題,折衝後修法結果只剩下一個重點,而讓人民原本被挑起的期望與結果落差太大而無感,甚至反感。
 
今年初台中一名彭姓男大生遭酒駕累犯撞死,引發社會震怒,當時彭男父親淚流滿面的畫面,不少人歷歷在目。行政院長蘇貞昌當時宣示要將酒駕視同殺人罪,法務部也揚言要朝酒駕具有殺人之不確定故意之修法,研議酒測值達一定數額以上,視同具有殺人的不確定故意。
 
但當時就有不少司法官質疑這個目標過於武斷,有司法官直截了當地說:「我們都知道酒駕者很可惡,爛透了,但憑良心說,若要直接把酒駕者,當作殺人犯,未免太誇張,酒駕的人難道不正是因為自覺能正常開車,才會上路嗎?抱持這種僥倖心態者,難道就是殺人犯嗎?」
 
法務部當時曾討論以呼氣酒精濃度達0.75mg/L或其他標準值作為酒駕殺人罪的門檻,部分官員思索,是否能藉由制定酒精濃度門檻,區別殺人罪與原本屬於過失犯的酒駕致死罪,正是希望嘗試量化殺人的不確定故意這個概念。
 
結果媒體報導後,出現抨擊聲浪,法務部在缺乏深入研究的情況下,不到一個月就送出修法版本,結果未定酒測門檻,而是將初犯酒駕致死者處5至12年、致重傷者處3至10年,有酒駕前科再犯酒駕致死者處10年至死刑的重刑。有人拍手叫好,大讚酒駕撞死人再犯者死,但也有人看了直搖頭,質疑判死刑過重,並不符合比例原則。
 
果然法務部版本到行政院後,又被質疑酒駕判死刑違反《兩公約》,行政院最後送到立法院的版本又變成將再犯酒駕致死者處7年至無期徒刑,致重傷處5至12年,還加入宣示性條文指若符合《刑法》故意的規定,可依殺人罪論處,遭法界笑稱「脫褲子放屁」,因為該條文有無增訂都不影響,因為原本就可如此適用。
 
但今天到了立法院三讀後,行政院加上的宣示性條文未被採用,只剩下增訂酒駕再犯致死者,可處5年以上至無期徒刑,再犯至重傷者處3年至10年徒刑。
 
有司法官看到三讀結果,笑稱「酒駕修法根本繞了一大圈,結果實際上只走一步路」,因為高層一開始急著對外表現重懲酒駕,中間還嘗試以宣示性條文唬弄民眾,結果反而招致法界批評。
 
律師陳亮佑也批評,當時法務部提出修法版本,過於誇張,看起來只是給上級一個交代,實際上修法的技術性、專業性都被忽視。

雖然法務部今發布酒駕肇事修法的懶人包Q&A,解釋修法結果,還特地強調「酒駕撞死人難道不是殺人嗎?」並指:「酒駕肇事致人傷亡時,須依個案具體情形及相關事證進行判斷,如果酒駕者有殺人或傷害的故意時,就會直接以刑法殺人罪或傷害罪論處,其中殺人罪最重仍可判處死刑。」但實際上這個解釋,在這次修法前就可適用。
 
懶人包中還提及兩種酒駕案例屬於殺人罪,一個例子是「酒駕肇事後繼續來回輾壓被害人或加速衝撞執勤員警」、「執勤員警騎乘警用機車阻擋於汽車前方, 被告見狀未煞車減速,撞擊後拖行30、40公尺」,這就是實務上檢方如何判斷有不確定殺人故意的情境而已,因為殺人故意只存在於人心,外人和講求證據的檢察官,是透過客觀情狀去判斷犯意,並藉客觀情狀解釋這個人多惡劣,因為他不只是酒駕撞死人而已,還以自由意志做了哪些事,藉此解釋他具備殺人犯意。
 
而法務部今還在新聞稿內特地呼籲法官在量刑時,能符合社會期待與國人的要求,讓每個人都能免於酒駕危害的恐懼與損害。但期待他人,也許是最不可靠之事,若立法者不過於操弄民粹,也不被民粹操弄,且不畏於不理性的批評,透徹研究後立下良法,這次酒駕修法就不會落被法界苦笑「繞了一圈,只走一步」。(吳珮如/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嚴懲酒駕!立院三讀通過《刑法》 累犯致死最高判無期徒刑

陳瑞盈酒駕奪兩命引發這次的酒駕修法。資料照片
陳瑞盈酒駕奪兩命引發這次的酒駕修法。資料照片

法務部今特地製作懶人包解釋酒駕修法。翻攝法務部網站
法務部今特地製作懶人包解釋酒駕修法。翻攝法務部網站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政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