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蔣月惠淚憶家暴情結 姊妹對談才知母女同心

出版時間:2018/07/23 15:34

(更新:新增動新聞)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因咬女警手臂事件後續發展轟動全台,她不時自我分析,咬人的背後有小時被媽媽家暴的陰影,也讓外界對其家族關係多所揣測。昨晚一場蔣月惠與大妹蔣月鳳及台北好友間的話家常,大妹蔣月鳳直言,三姐蔣月惠和母親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讓《蘋果》看到不為外人知的姐妹情深,也感受蔣月惠及已逝母親的心結,其實是因為不擅表達與解釋造成的。蔣月惠也說,其實她接羅騰園後,媽媽是驕傲肯定她的;或許是成長過程未感受到媽媽愛意的表達,讓她轉移到對羅騰園的奉獻。但記者問她,是否已放下對母親的心結,她說,「理智上我是放下了,但內心我不知道,因為很嚴重,已經爛了。」
                                              
家中八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六,三姐身分的蔣月惠,昨晚在台北與親友小聚會話家常時,比蔣月惠小4歲的妹妹蔣月鳳單刀直入,她說,三姐在媒體談家暴一事,家人近日打電話要三姐「可否不要再講了」,現在她想幫蔣月惠還原一下。
 
蔣月鳳表示,當年家中可說父慈母嚴,媽媽要照顧這麼大的家,家中很多大小事都由責任心重的媽媽決定。可能是因三姐(月惠)幼年時曾車禍撞傷腦部,在媽媽心中三姐是學習、動作都較慢、反應較遲鈍,個性又較強愛頂嘴;有時真的沒什麼事,像一次在月惠炒菜時,母親站到她後頭就一巴掌打下去,像這樣常遭媽媽斥責打罵,會讓她很shock,造成內在恐懼。

在其他年紀較大的哥哥姐姐們到外地忙工作後,她與么妹讀書、生活的照料,可說是三姐扛下責任。講到這裡,月鳳突轉向三姐說,成年後么妹曾私下問媽媽,為何對三姐這種態度?媽媽當場沈默一下,才說:「我也不知道,當時莫名情緒上來,可能要有個出口,就打罵下去了」;月鳳與么妹一致感覺:「姐姐是承擔了我與么妹可能的不公平待遇」。在一旁聽著的月惠,這時不禁潸然淚下,月鳳忙抽面紙為三姐拭淚。對么妹問媽媽的事,月惠直言她從沒問過,「大概雙方情結那麼大,彼此不知怎麼問?」
 
月鳳也指出,媽媽後來生病住院時,其實家中兄弟姐妹時間不易配合時,反而是三姐扛下花最多時間照顧。
 
月惠接著說,媽媽2004年中風,隔年往生;照顧她時,家人一度有討論是否將媽安置養護機構,但她覺得媽媽這樣好像被放棄,覺得不好。另外,媽媽沒唸什麼書,早年覺得女孩子讀那麼多書有何用,因此她自己到18歲時就出社會,但媽卻讓兩個妹妹繼續讀,「我卻沒得讀」。我成長印象就是這樣長期在各方面被霸凌、漠視。
 
月鳳表示,媽媽早年扛下家中重擔養那麼多孩子,她責任心很重;三姐後來接羅騰園之後,也照顧很多孩子,其實那時媽媽是很肯定三姐的。姐妹們都覺得媽與三姐都是個性很硬,情緒也大,但都很有責任心,只是媽媽可能不像三姐明顯表現出對人的愛,「她(月惠)有我媽媽的影子,但多的是我媽媽的愛。」其實姐妹們中,月惠可能是與媽媽性情最近的女兒,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月惠表示,其實媽媽從不告訴她內心感受,就像她扛下照顧羅騰園,她只有從親友處聽到媽媽很讚賞,就沒聽過媽從口中說出。不過,媽往生前捐10萬元給羅騰園,「我有感受到」。《蘋果》直言不諱問,「你有感受到,那你放開對媽媽的情結嗎?」月惠表示,她理智上覺得該放開,但心理上不知怎樣,還放不開吧。

蔣月鳳也為姐姐說話,三姐一生面對這母女情結,研究心理學很久,所以她每次講到這部分總用心理學分析自己的原生家庭,但「我感覺不是心理學救了她,是信仰讓她活了起來,我覺得如果不是因為有信仰,這條路她走不下去。」(陳宏銘/台北報導)

發稿時間 07:00
更新時間 15:34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蔣月惠教會唱歌祈禱 感動倒地大哭釋壓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見面失望嗆柯文哲 蔣月惠為兩件事道歉
屏縣府公布處長「磕頭」影片 駁住戶指控黑道 

聽著妹妹月鳳談媽媽,月惠若有所思。吳柏源攝
聽著妹妹月鳳談媽媽,月惠若有所思。吳柏源攝

談著成長過往,月惠、月鳳姐妹倆真情展現。吳柏源攝
談著成長過往,月惠、月鳳姐妹倆真情展現。吳柏源攝

蔣月惠講到與媽媽互動,激動時不住落淚。吳柏源攝
蔣月惠講到與媽媽互動,激動時不住落淚。吳柏源攝

離別前,姐妹倆擁抱。吳柏源攝
離別前,姐妹倆擁抱。吳柏源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政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