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爛片】101璀璨煙火背後 影像導演陳怡潔:靠團隊互信合作

3595
出版時間:2018/01/14 08:30

去年最後倒數跨向2018年的台北101大樓,首度把煙火搭配擬動畫燈網看板,呈現各種台灣傳統紋樣,有民間老宅的壓花玻璃、花磚、鐵窗,也展演台灣的歷史與未來、從古典到現代、從經典到創新,為寒冷的冬夜帶來一股新年希望,也為許多在台北跨年的人們留下美好回憶,而背後重要的操刀功臣就是今年38歲的影像藝術家陳怡潔,在這場煙火大秀擔綱影像總導演。
 
在台北101煙火大秀結束後的4天,《蘋果》前往陳怡潔的工作室。陳怡潔的臉龐還帶著當時的感動,對於任務完成時的心情,她說,「當下感覺滿超現實!」在12月31日之前做過很多彩排,每晚彩排,最後一天還是很緊張,因為唯一不能彩排的是煙火;煙火亮度很亮,可以控制的是LED的視屏與建築塔身的協調性,但煙火只能等到那一刻,就用過往經驗值去揣測,所以那天非常緊張,包含很多不可預期的效果。
 
至於緊張是否導致失眠?陳怡潔說,「失眠到是沒有!」但她坦言,白天忙著開會討論或製作,到深夜才會去預想可能發生的問題,而她緊張就一直去確認所有環節,所以團隊在晚上會收到一些訊息,可能到早上都還會收到筆記,希望前置準備做足,也不斷確認大家在同一個頻道上。
 
陳怡潔舉例說,假設表演開始,音樂沒有被趨動,就要想用手動,現場誰來call Q、誰來聽Q及通訊設備與術語等,只有不斷演練到才不會緊張,也儘量去確認所有環節及備案。她說,策劃單位非常信任團隊,而團隊也無條件付出,民眾在IG和FB的好評,這三個部份是這次展演最珍貴的地方。
 
對於室內展覽與戶外大型展演的差別,陳怡潔認為,在美術館裡面,民眾通常會抱著去看藝術的心態,寬容度會比較高,若看不懂就會覺得這是藝術奧妙的地方,但在戶外的展演,任何一個經過的觀眾都可以做藝術評論,比較沒有保護傘。評價也會很赤裸。
 
陳怡潔說,她很喜歡混在人群中,聽聽看大家怎麼說,像這次101演出完雖然很累,但隔天看民眾上傳網路的影片,在最後倒數秀出陳金鋒影像時,有的民眾會問「這是誰啊?」也有民眾看過報導就會說「這是陳金鋒」。她說,大家對於跨年大秀,她想知道有些人沒辦法去辨識文化符號的時候,會用什麼樣的角度去閱讀,及可能的原因是什麼。
 
陳怡潔在去年除了有台北101煙火大秀作品外,其實她在台北共有4個戶外大型作品,春天是台北燈節《西街派對-北門古蹟建築光雕》與《西城大戲院-中山堂古蹟建築光雕》;夏天是2017年台北世大運開幕影像;秋天則是國慶總統府光雕秀,而冬天則是101跨年影像製作與影像導演。值得注意的是,她把台北知名的霞海城隍廟融入世大運開幕表演與總統府光雕秀裡,讓觀眾印象深刻。
 
陳怡潔說,這4個作品最大共通點,創作想法都是從土生土長的土地去開展出來,不管是從音樂、視覺、演出元素,符號等等,她都會設想讓國際看到台灣的藝術或表演的呈現,希望他們可以體驗台灣的在地文化。
 
對於4次巨型公眾性展演,陳怡潔說,「對我而言是很好的文化溝通,因為藝術與文化是無國界,也是最容易表達自己的文化的一種方式」,透過這樣的文化展演可以跟民眾及剛來到台灣的外國觀眾,成為一種溝通平台。她也希望,可以透過這樣的平台吸引藝術人來台灣。
 
至於政府對現階段的創造環境還能提供什麼樣的協助?陳怡潔說,政府的補助對於藝術家的初期發展階段是很重要,也很有鼓勵性質,但到了一個階段,藝術家會希望有一個好的創作網絡與平台,而巨型展演應該就是一個整合平台。
 
在訪問結束前,陳怡潔說,藝術家與文化對大眾來講,還是相對陌生的,甚至大家想到藝術家,就會說「你應該餓肚子喔?」《蘋果》問說:「你有餓肚子嗎?」她笑說,「沒有,我應該吃滿飽的!」她希望透過展演,讓大家覺得對藝術家是更有臨近感。至於2018年還有哪些作品將呈現給大眾,她認為現在還沒有到可以說的時候,先賣個關子。(林修卉/台北報導)

 

陳怡潔。林林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政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