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告白】被打老師:體制,讓警察失去人性

出版時間:2014/03/27 21:05
林姓老師被打得頭破血流的畫面怵目驚心。資料照片
林姓老師被打得頭破血流的畫面怵目驚心。資料照片

3月24日,鎮暴警察驅散佔領行政院學生那一夜,現場爆發嚴重流血衝突,家住台中的國中理化老師林明慧當天也在現場,被警棍打到頭破血流,今天他以文字完整還原當天狀況,林老師強調:「我不怪任何一名警察,但我要控訴警察體制,使這群執行任務的警察,失去人性,淪為政客的工具。我為他們的行為感到悲哀。」以下,是他的血淚告白:
 
3月23當晚9點多,我才得知學生進佔行政院的新聞,隨即不斷在網路與電視上瀏覽相關資訊。當時立法院與行政院兩邊人數都不多,直覺認為今晚會有驅離行動,我擔心這些學生,他們需要更多人去聲援、保護他們,我認為這晚若能有5萬人、10萬人一起站出來,這些學生就安全了。當下決定我該北上。
 
11點10分我從台中搭高鐵,約12點到達台北,這是我第一次北上聲援太陽花學運。我先到立法院走了一圈,再繞到行政院。當時行政院院區內人數沒有我想像的多,我選擇在人數不多的後門附近坐下,大約第10排,與其他民眾手勾手,一起喊口號。
 
凌晨近2點,政院後門警方陸續有所動作,黑衣特警進場、指揮車也進場,先前一般制服警察和噴水車早已就位,記者開始被請出後門,部分堅持不走的記者也被眾多警察圍住推擠,警方似乎不想讓他們拍照、錄影。
 
不久,驅離行動開始,我們保持手勾手往後躺下,持續呼口號,就等著被拉走或抬離。站在群眾前方拿麥克風講話的幾個夥伴,先被粗暴地拉離現場,隨後整排的制服警察與黑衣特警開始對付躺在地上的群眾,我親眼目睹警察拿盾牌剁人、用警棍打頭、用手腳毆打民眾,一切發生的很快,我當下不知該如何反應,只持續和旁邊夥伴勾著手,吶喊「警察不要打人」。
 
我感到我被拉扯、整個身體躺在地上。我看到一位黑衣特警走近我,當下以為他要拉我,但竟是警棍直接朝我頭部打下。我一陣暈眩,不知被誰拉起,經人提醒才知我已流血。我被引導順著警察圍起的走道往後門走,途中我向某位警官哀求,拜託他去叫裡面的警察不要再打了,那位警官只呆立著不知如何是好。
 
走出後門我仍很氣憤,我對著那些年輕警察吶喊:「年輕人,當你們脫下一身制服,你我都一樣,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能思考有思想的人,你們不是工具,別成為那些政客的工具!」之類的話,但我從他們身上,只看到空洞的眼神和一臉的茫然。兩位目擊我被打的伙伴勸我趕緊就醫,他們帶我先去立法院救護站急救,再搭計程車陪我去台大急診。
 
林明慧聲明全文:
(1) 請媒體朋友諒解,此時不願接受電子媒體採訪,有我個人考量,萬分抱歉。但我願提供書面聲明,提供資訊滿足採訪。懇請媒體朋友謹遵採訪倫理,切勿干擾我的家人與服務學校,讓他們能正常生活、工作、就學。過當的採訪手段,若造成我家人身心傷害或使同事、學生受到困擾,我不排除以法律途徑作為譴責。
 
(2) 我的行動是自發性個人行為,身為一位公民,自主行動聲援太陽花學運。當晚決定北上參與抗爭,純粹只想保護學生。我很單純的認為,若能有數萬人在現場聲援,則這些行動的學生將能得到某種程度的保護。
 
(3) 警方驅離行動執法過當!我所目睹的驅離過程,完全沒有任何學生、民眾攻擊警察,群眾甚至沒有反抗,大家雙手彼此勾在一起,根本沒有任何武器,也沒有反擊的餘地。警方以粗暴的手段使用警械,直接攻擊群眾,殘忍惡劣!我事後回想,驅離行動時,有很多警察情緒異常高亢!我強烈質疑,在勤前教育,長官到底對他們說了什麼!
 
(4) 我不責怪任何一位個別警察,但我要控訴警察體制!這體制的教育訓練,使這群執行任務的警察,失去人性,淪為政客的工具。我為他們的行為感到悲哀。
 
(5) 政府高層仍持續說謊,令人深感氣憤。
 

林明慧 2014.03.27

林姓老師被鎮暴警察痛毆的畫面,經《壹週刊》披露後,引發民眾憤慨。資料照片
林姓老師被鎮暴警察痛毆的畫面,經《壹週刊》披露後,引發民眾憤慨。資料照片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政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