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揚聲明控血腥鎮壓 「每一滴血要算在馬英九頭上」

出版時間:2014/03/25 16:50
魏揚在臉書發表聲明。翻攝網路
魏揚在臉書發表聲明。翻攝網路

清大研究生魏揚今天凌晨無保請回,他稍做休息後,剛剛在臉書及PTT發表5點聲明,強調非占政院主謀、事先不知情,他自薦指揮防脫序,但未說「衝」,控訴警察用警盾剁、警棍戳致群眾受傷,並認為「行政院衝突的每一滴血,都必須算在現場警察最高指揮官與馬英九總統頭上。」他相信夥伴占政院決策經過深慮,呼籲別分化兩行動參與者,最後感謝柳林偉醫師及醫療團隊的協助,也請社會各界持續關注,迫使馬英九正面回應訴求,「退回服貿!立法建立兩岸經貿協議談判監督機制!」以下為魏揚聲明全文。

【本人幾點聲明,本文同步發布於本人臉書】
 
本人為清大社會所碩二、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魏揚,曾是第一波攻進立法院之成員。針
對近日媒體對行政院行動以及本人的不實報導,作出以下幾點聲明:
 
1. 本人於3月23日晚間近八時搭乘客運由新竹抵達台北,原訂前往立法院聲援「太陽花學運」(這名字到底...) ,在客運上透過網路發現行政院已被群眾佔領,便決定與同行同學轉往行政院聲援。抵達行政院時約晚間八時許,當時大門便已敞開,群眾可自由出入。本人事前並不知曉「行政院行動」的存在,更遑論參與策劃、擔任主謀。
 
2. 本人抵達行政院內廣場後,發現現場雖有熟識之工作人員拿麥克風宣講,但糾察動線、物資站等各種現場指揮體系顯然尚未建立,經詢問亦無總指揮等角色。深怕現場群眾因情緒激憤而有脫序行為,造成運動遭到破壞,而本人曾有相關控場經驗,故毛遂自薦協助當場的工作人員指揮現場。主要場控工作是呼籲現場群眾冷靜靜坐、阻止群眾繼續攻入二樓與大廳、解釋行政院於整場反服貿運動中戰略意義(服貿協議之關鍵在於行政權專擅)、解釋如遭遇警方攻堅時的行動原則(不要往前衝、緩步後退至廣場)、指揮建立糾察志工與物資集散站等。本人手持麥克風期間,從未講過一句「衝」,現場媒體所錄攝畫面應可為證。
 
3. 江宜樺今日表示警察以「抬人、拍肩」進行驅離,與事實全然不符,現場警方多有以警盾剁傷群眾、將群眾拖入盾牌痛歐、以警棍毆打戳刺群眾,其中猶以近北平東路側的後門最為嚴重。當日廣場群眾以和平靜坐為主軸,警方卻仍進行暴力驅離,行政院衝突的每一滴血,都必須算在現場警察最高指揮官與馬英九總統頭上。
 
4. 對於佔領行政院有疑慮的朋友,我必須指出:服貿協議除了在立法程序上存在黑箱問題,更是從一開始便表現為「行政權」的專擅,我們都清楚地知道馬英九與江宜樺先前為了通過服貿,以多麼暴力的、毀憲的手段操弄國會。因此,我相信最初針對行政院籌備佔領、抗議的夥伴有其深慮,並非盲目亂衝。而攻佔立法院與攻佔行政院的形式,實質上大同小異,皆是突圍之後進行佔領,並立刻轉向和平靜坐形式,請媒體不要再分化兩場行動參與者,兩邊的行動參與者都是在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權利。
 
5. 最後感謝立法院的醫療志工與柳林偉醫師前往支援守護,你們是現場群眾最堅強的後盾。
 
註:關於特定媒體指本人聽到將遭申押便「崩潰大哭」、「哭著找媽媽」,我只能莞爾,我遭十幾二十名霹靂小組暴力逮捕、毆打都不曾恐懼哭泣,豈會因檢察官薄弱至極的指控而感到恐懼?豈會為我早已聲明將一肩承擔的法律責任而落淚。本人多次於採訪中公開表示,我於遭聲押期間落淚兩次,一次是聞及所上老師、同學等夥伴於保安大隊大樓外守候,感動落淚,第二次是在開完羈押庭、由警方押送回地檢署押房時,身邊警察拍間表示「
辛苦了加油」。請媒體不要再透過污名化、醜化特定運動者的方式,來打擊社運士氣,謝謝。
 
最後,請大家持續關注立法院的運動,最好可以實際到場,使運動得以持續,務必逼使馬英九總統正面回應我們的訴求:退回服貿!立法建立兩岸經貿協議談判監督機制!
 

魏揚聲明強調在現場從未說「衝」。翻攝網路
魏揚聲明強調在現場從未說「衝」。翻攝網路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政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