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瀕死奇蹟存活 獲獎記者陷創傷嘆:重生...其實好難

2559
出版時間:2018/01/12 15:13

榮獲吳舜文新聞獎、扶輪公益新聞獎等多項新聞大獎的三立新聞《消失的國界》專題記者傅家慶,在2017年5月4號上午騎機車上班途中,遭一名男子駕著自小客車撞擊,傅家慶失去呼吸心跳將近23公鐘,險些送了命。當時,曾任義消的英勇男子張慶龍立刻趨前進行急救,而接手新北市中和消防隊員及動員近百名醫護人員的雙和醫院,合力將這條年輕生命,如奇蹟般地搶救回來。二個月後,傅家慶順利康復出院,卻沒有浴火重生的喜悅,他看著自己雙腿接近胯下處,二條平白無故多出來的醜陋疤痕,彎彎曲曲、蜿蜒盤旋在他的大腿上,負面情緒不斷高漲。傅家慶把自己關在一個人住的房子裡,整天呆坐在客廳,卻不願意開燈,每天失眠無法入睡,他開始驚覺自己的不對勁,找了醫生諮商,才知道這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傅家慶的重生未像外界見狀那般喜悅,重生好難,而他也正在努力中。

原來死過一次,竟是這種感覺!車禍當下,我被撞倒了,右邊身體撞擊地面,我看到我的血,從腿這邊噴發出來,噴很快,就像是冒泉血,啵啵啵地冒出來,我最後的印象是我心中默唸「完了、完了、完了…」,然後眼睛一黑就沒有畫面了。我動脈斷裂,心跳停止二十三分鐘。 醫師說,這種狀況不是腦死,就是植物人。

奇蹟發生在我身上,兩個月後我復原了。照理死過一次的人,該像浴火鳳凰更積極過人生吧!並沒有。我雙腿接近胯下處,各有七跟十七公分手術遺留下的疤痕,看著這兩道傷口,我其實很恨,覺得「我以前又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人,為什麼是我遇到這樣的意外?」 

我是個全世界四處跑的新聞專題記者,我去過非洲迦納,拍到了全球最大電子垃圾場、到摩洛哥採訪難民、還直擊了孟加拉的血汗皮革業。我從來不覺得到這些偏遠國家有多危險,上山下海對我來說一向駕輕就熟。但現在我卻困在車禍帶來的強大衝擊裡,診斷證明書上,寫著「到院前死亡」這五個字,我無法面對。 

看得見的傷口已經癒合,但陰影卻始終停留在我心中,醫生說這叫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我常一整天一個人坐在不開燈的客廳,我氣自己走不出來的樣子。諮商師說我心裡住著一個警察,要我試著跟警察對話,那一次的練習,我在諮商室裡崩潰,最後我竟是痛哭哀求說「我只是想要休息而已!」過去的我對自己太過嚴格。 

我知道我心生病了,所以至今還沒辦法回到工作崗位,但我不想陷在裡面。我去一一拜謝那些醫護、消防員,也找到第一時間幫我急救的義消。一看到護理師,我當場雙腿一跪,有人立刻哭出來,能看到病患活著回來感謝,對他們來說是種鼓舞;車禍後有網友留言給我,說我過去的作品,曾帶給他們能量。重生真的不容易,但我正在努力。 

撰文:李宜樺  攝影:張文玠、許鴻財

傅家慶康復後,重回雙和醫院,見到當初搶救他的心臟外科主任林正欣,不斷表達感謝之意。(攝影:李宜樺)

傅家慶遭轎車撞擊後,一度失去呼吸心跳近23分鐘,醫生說一般經驗這樣的案例不是腦死就是植物人,但傅家慶奇蹟生還。(傅家慶緊急插管畫面)(畫面提供:傅家慶)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壹週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