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主席卸任 斥各國自私反應慢

出版時間:2019/10/11 00:56

剛於本月初卸任的無國界醫生(MSF)國際主席廖滿嫦(Joanne Liu)表示,國際社會越來越各自為政,不再團結;而且往往反應過慢,在受到威脅時才回應,而不是在危機開始之初就及早動員戒備。
 
領導無國界醫生6年的廖滿嫦是加拿大華人,離開MSF後,返回老家蒙特婁定居,並將會在Sainte-Justine兒童醫院擔任兒科醫生。在MSF服務10年,面對過無數醫療危機的她,現在仍然會處理生死攸關的決定,只是規模小得多。她表示,退下來後只想慢下腳步,以放鬆身心,尋找另外一種助人的方法。
 
加入無國界醫生,是廖滿嫦從13歲開始的夢想,她坦言圓夢之後,相信很難會再找到一個完全和她心靈契合的組織。
 
回顧任內工作,最令她難忘的是2014至15年的西非爆發的伊波拉疫情,期間有2.6萬人感染,1.1萬人死亡,包括MSF的百幾個醫護人員。「疫情規模實在太大,我們不知所措。」她形容這場抗疫是一場災難。
 
她指出,造成大量死亡是因為西方國家沒有在疫症開始時施予援手,直至自己國內出現個案,才開始介入。「當面對恐慌才行動,回應往往就已來得太慢。」她表示,世界正處於恐懼時代,而恐懼正在影響全球的救援工作。
 
說到任內最大的悲劇,廖滿嫦認為應該是2015年10月,MSF在阿富汗東北部昆都士的醫院,在美軍空襲中被炸毀,造成42人死亡,當中包括14名MSF醫護人員。美國政府的調查報告指事件是意外,沒有人需負上刑事責任。廖滿嫦表示,這場襲擊所產生的恐懼,是醫護設施在衝突中不再受到保護,而這條界線原本是非常清晰。
 
而最令她氣憤的,是各國對待因戰亂逃離家園的難民的態度,她認為難民不應因為越過邊界就被剝奪基本權利,但國際社會不但未施援手,部份更將難民視為要抵禦的敵人。MSF在地中海最致命的偷渡路線的搜救船,就因為被義大利當局指控拋棄醫療廢物到海中,而要停運多個月。
 
她指出,多個國家都拒絕履行1951年《難民公約》中的承諾,更將營救難民工作定為犯罪,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事。(羅佩琼/綜合外電報導)

廖滿嫦出席聯合國聽證會。翻攝MSF官網
廖滿嫦出席聯合國聽證會。翻攝MSF官網

美軍在2015年空襲阿富汗時炸毀了無國界醫生組織在當地的醫院。翻攝MSF官網
美軍在2015年空襲阿富汗時炸毀了無國界醫生組織在當地的醫院。翻攝MSF官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