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佑宗:韓國瑜是不是變了?

出版時間:2019/04/24 00:00

張佑宗/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兼系主任、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台灣政治學會理事長

郭台銘突然宣布投入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提名的初選,徹底打亂韓國瑜原先的規劃。郭台銘具備挑戰韓國瑜在民調領先的地位,而部分國民黨高層也支持郭台銘參選,逼使韓國瑜不得不在23日上午11點發表5點聲明。從聲明的內容來看,根本沒有解決目前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提名的爭議,而且延續國民黨內部的權力鬥爭,結果會比民進黨更加慘烈。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的提名程序,隨著郭台銘宣布不接受徵召,已排除直接徵召韓國瑜。而韓國瑜的5點聲明,也宣告他「不排斥被徵召參選」,黃袍加身的意味濃厚。兩種不同作用力相互拉扯,未來最有可能的發展,就是回到吳敦義在3月21日所講,以徵召方式請韓國瑜「被動」參加初選。然而,韓國瑜不大方宣布參加初選的理由過於牽強,讓人感覺他是否在當選(掌權)後已經有所改變了?

韓國瑜認為「只有台灣能改變,我才能真正改變高雄」。那麼,當初為何要投入高雄市長選舉?就任不到5個月,能夠總結出高雄市長根本無法改變高雄市的結論嗎?那些每天勤奮為民提供更好生活的縣市首長,不都是在做白工?何況,台灣有些問題連總統自己也提不出解決的辦法。台灣經濟遲緩當然與總統決策有關,但我們也不能忽略台灣產業結構的特性、區域經濟發展與國際分工等因素。何況韓國瑜還沒為高雄市帶來具體貢獻,如何說服人他可以當一個好總統來治理整個台灣?

韓國瑜提到「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中於密室協商,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了,台灣的政治改革已經刻不容緩。」這句話有可能在講吳敦義想利用韓國瑜擋住朱立倫和王金平,也有可能在講馬英九、郝柏村等人在暗推郭台銘。但是,等待國民黨徵召而不親自參與初選,本身不就是一種密室政治嗎?徵召和初選,哪一種方式比較符合民主程序?哪一種比較公開透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韓國瑜表白「我願負起責任,不計個人得失榮辱,只願能夠改變台灣。」當初韓國瑜就是抱持這種胸懷,毫不思索地投入去年高雄市長的選舉。過去韓國瑜給人的印象是具有「俠義風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現在的韓國瑜卻患得患失,他在考慮下台階,要讓人覺得他是為救國民黨明年的總統選情,才不得不捨棄對高雄市民的承諾。也要為只做5個月的市長,就跑去選總統解套。另外一種可能是他擔心初選的結果,如果不如預期他該怎麼辦?電話民調是可以被操弄的,絕對客觀的民調只存在學理,而不是民調的實際結果。

隨著韓國瑜5點聲明的發布,「韓粉」可能在近期內發動對國民黨中央的施壓手段,「菁英屬性」的國民黨將碰撞「群眾屬性」的國民黨,成了吳敦義未來處理總統提名過程的燙手山芋,也會打亂立委提名的規劃。

韓國瑜應該盡力避免韓粉走向街頭,因為部分韓粉具有「民粹主義」的傾向,他們訴諸「人民」要超越階級、宗教與族群,相信「真正的民意」被政治和知識菁英誤導,常出現反菁英傾向。民粹主義鄙夷代議、程序、協商等制度,不屑討論和妥協,崇尚德國社會學者韋伯所說的魅力型領袖(charisma),也反對社會的多元主義。民粹主義不僅對國民黨未來發展不利,也衝擊到台灣的民主政治。

國民黨的危機意識激起了韓粉,韓粉(時勢)造就韓國瑜個人的英雄,該是韓國瑜展現其領導能力的關鍵時刻了,宣布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就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當今很多西方民主國家正遭受民粹主義的衝擊,從多元主義(pluralism)轉變為極化的多元主義(polarized pluralism),不論是德國、芬蘭、瑞典等北歐國家,連最老牌的民主國家英國、法國與美國也受到衝擊。民主國家受極化多元主義衝擊,導致社會高度分化與對立現象,我們不希望在台灣看到這種趨勢。我們希望韓國瑜能了解到民粹主義不僅對國民黨未來發展不利,也將衝擊台灣的民主政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