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道無菌說」不僅無知 更反映厭女現象

3876
出版時間:2018/11/06 20:15
政治大學教授許牧彥昨代表第10案「民法禁止同婚」公投正方參與電視辯論,卻在辯論過程中主張「陰道是無菌的」,說法惹議;論者指這樣的說法不僅是性知識上的缺乏,背後更反映社會的「厭女」現象。示意圖。圖片擷自123RF
政治大學教授許牧彥昨代表第10案「民法禁止同婚」公投正方參與電視辯論,卻在辯論過程中主張「陰道是無菌的」,說法惹議;論者指這樣的說法不僅是性知識上的缺乏,背後更反映社會的「厭女」現象。示意圖。圖片擷自123RF

吳馨恩/性暴力防治倡議者

政治大學教授許牧彥昨代表第10案「民法禁止同婚」公投正方參與電視辯論,卻在辯論過程中主張「陰道是無菌的」說法,用以佐證肛交與口交是不健康的性行為,遭到許多專業醫師及護理師們抨擊,指出陰道有常在的乳酸桿菌,用來維持陰道的微酸性,並且與其它常在菌包括念珠球菌、大腸桿菌、葡萄球菌,以及有實存在的乙型鏈球菌菌叢和平共處,如果陰道內菌叢生態平衡被破壞,將容易引發陰道炎等疾病,認為許牧彥沒有學好性教育及健康教育,屬於缺乏正確的衛教知識的典型案例。
 
然後,不少人認為許牧彥相當「無知」的說法,筆者認為這樣的現像並非如此單純,我們必須認知到一個事實,愛家公投是一個高度由男性主導的運動,這次愛家與平權公投5案電視辯論中,反同方的代表幾乎清一色為順性別男性(出生性別與性別認同皆為男性者),只有楊郡慈女士作為唯一的女性代表,因此相對上來說,雖然筆者認為性別比例還有待加強,但是平權方則較為性別平衡,顯現出反同主張與大男人主義密不可分。
 
許牧彥的說法,正反映出女性身體作為文本,在父權社會中遭到男人恣意詮釋,男性幻想(male fantasty)壓制了女性真實(female reality)。這邊要指出的是,厭女(misogyny)是一種壓迫女性的社會現象,並非只有惡意貶低女性而已,像是許牧彥那種將女性身體過度「聖潔化」的描述方式,除了陰道無菌之外,常見的還有身體無臭、不會排便排氣等說法,也都是厭女的一種呈現方式,並且形成一種不可能的美容標準,被用來規訓與壓迫女性。
 
筆者作為一名跨性別女性(出生性別男性的女性),就經常聽過許多女性朋友討論陰部清潔與保養的問題,一起光顧藥妝店時就會討論到私密處的沐浴用品,同為跨性別女性的朋友也會討論相關話題,像是術後如何清潔保養人工陰道,當中也包含了乳酸桿菌的補充。這些女性的日常對話與生命經驗都相當重要,但是對於許牧彥這樣的男人來說,似乎只是無關緊要、無須傾聽學習的事情,這也是大男人主義意識形態的作祟。
 
如果我們真心追求一個性別平等的社會,不僅大家都要認識自己的身體外,也要讓女性身體,無論是順性別或跨性別,都可以被社會好好地正視,而非遭到無端地神祕化與卡通化,讓這些相關資訊不再是被忌諱的秘密,更能成為被尊重的專業知識,以及落實於平民日常的生活常識。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關鍵字

吳馨恩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