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阮慶岳專欄:年夜飯

585
出版時間:2018/10/20 00:06
阮慶岳
阮慶岳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

離年夜飯還很早,居然已經聽到朋友相約要出國,以避開吃這頓年終的大餐。所以會知道,正因為我也是被邀約的對象,應該我在不覺間早就被列為不想吃,或根本就沒得吃年夜飯一族的吧。

這原因想來也有其必然性,在美國讀書工作的好幾年,那時公司既不放假、身邊也沒華人社群,當然直接斷絕這個理所當然舊習的癮頭,再加上我長年習慣獨居生活,最怕綿長牽連的婚喪喜慶場合,也使得我與年夜飯漸行漸遠,尤其在父母親分別離世後,更沒有覺得非得要與誰聚首共餐的必要性。

這個性看來有些孤僻離奇,但我對年夜飯確實比他人無感一些。首先我自小就不怎麼在乎吃食的精緻好壞,無法像其他兄弟姊妹那樣雀躍期盼出爐的美食。看母親為那頓大餐忙碌不已,從書寫菜單、採購到煮食的用心過程,確實還是很令人感動與懷念,但那毋寧更是對親情的懷念,這也是後來母親無法入廚烹煮,改由各家共同一起出菜,所無法替代的獨特感受。

另外,隨著各自的分枝長大,當初圍聚一桌的單純心思,也逐漸複雜起來。尤其在現實的繁忙狀態下,平日不常聯繫也不知現狀如何的老少親人,基本上是會善用這頓人人皆到齊的聚餐,一一數算過去學業事業婚姻愛情等等大小事情,然後或勸告或讚美或建議的各方意見齊飛,若不幸淪為邊緣者與失敗者,自然會覺得壓力爆表,美食當前也不知味了吧。

在過往的農業社會,家族確實可以互相提攜協助,因此這樣的關懷與詢問,自然有其現實上的需求與幫助。如今在分飛求生的時代,每個人的處境與困難都不一樣,除了不易在家人間,得到實質上的理解或援助,反而是其中衍生的價值差異,還不免要成為爭議的源頭。

我確實認真考慮把年夜飯改成一趟小旅行,或就安靜閉門休息幾日,讓喧鬧的氣氛轉成平淡的靜謐。也不是不懷念小時圍爐的溫暖安全感覺,而是更意識到此刻的我,好像越是能夠享受獨處的悠閒。

現在就擔心年夜飯,真的有些杞人憂天,何況我依舊喜歡溫馨無慮的小聚,所以若真有人邀我參加有酒且少閒語的年夜飯,我保證一定會雀躍考慮的。

 

關鍵字

阮慶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