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醫師同行】毒物科權威楊振昌 最少「熟客」的診間

10311
出版時間:2018/08/12 08:35

台北榮總臨床毒物科主任楊振昌,是台灣毒物科醫師的頂尖專家,他的日常就是在毒品、藥物不良反應、農藥自殺、食品安全、環境污染等事件中,扮演抽絲剝繭的「柯南」,例如2011年塑化劑混充起雲劑案、2014年頂新黑心油案等,都可看到楊振昌投身其中、替衛生單位與民眾查明真相。
 
在堆滿文獻的研究室與儀器室內穿梭,楊振昌利用吃便當時間,一邊看著毒物分子式,一邊對《蘋果》笑說,25年來最常在這些地方流連,而當初之所以投身毒物科領域,只因北榮擔任第三年住院醫師時、被分配到毒物科,沒想到從此讓他改變了志向。
 
楊振昌回憶,初到毒物科實習的某天,他被叫到毒物諮詢中心,協助一名因服用減緩鼻黏膜充血藥物PPA,造成高血壓、意識不清的國中女生,當時他的老師、北榮臨床毒物科主治醫師鄧昭芳,給該女使用當時不常用於這類治療的交感神經阻斷劑,結果成功使患者在短時間內回復意識,他也因親身體驗到處理毒物個案的神妙,就此打消原本走其他內科次專科的念頭,改踏上毒物研究的道路。
 
回顧25年來的毒物科心得,楊振昌說,國內經歷連串食安風暴後,愈來愈多人有「食安恐慌症」,許多民眾堅信自己中毒,即使據實告知未中毒,還會懷疑醫師被收買,「惡劣點的甚至誣告我貪污」;他也見過愛拉K的少爺,因出血性膀胱炎造成血塊阻塞輸尿管,引發腎水腫、昏迷並失去呼吸心跳,好不容易救回一命,卻仍繼續拉K;他還見過一再進出急診室,即使數度救回,死意卻仍堅決的病人,提起這些往事,讓他有一大感概:「毒能解,人心卻難救。」
 
楊振昌也說,毒物科醫師常面臨「雖然你講事實,但不是每個人都愛聽」的難題,雖然找出原因、救活病患,是毒物科醫師很大的成就感,但難救的心理部分,只能靠整個社會從小紮根,讓更多人可以有一分證據才說一分話,這樣科學才可以破除迷思,為此他也向國衛院提議,希望將食安、毒物知識編入學生課綱。
 
《蘋果》採訪當天,楊振昌手中拿著一包遭患者誤食的美國醫用大麻,微笑道:「這是我今天的戰利品,以前從沒有患者誤食過這款。」說這話時,眼神仍散發著猶如年輕時代那股對毒物研究的熱情。
 
即使得每天泡在論文、檢驗報告中,有時還要應付難纏的患者,但楊振昌仍笑說,「我樂在其中,不是為了賺錢、累積『熟客』,而是因為我喜歡,所以做得長久」,若給他重新選擇的機會,他還是會挑毒物科。(黃仲丘/台北報導)
 

楊振昌是國內毒物科權威醫師。沈君帆、方萬民攝
楊振昌是國內毒物科權威醫師。沈君帆、方萬民攝

楊振昌(左)熱愛毒物研究。沈君帆、方萬民攝
楊振昌(左)熱愛毒物研究。沈君帆、方萬民攝

楊振昌工作繁忙,日理萬「毒」。沈君帆、方萬民攝
楊振昌工作繁忙,日理萬「毒」。沈君帆、方萬民攝

楊振昌沈君帆、方萬民攝
楊振昌沈君帆、方萬民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