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水泥磚竟暗藏彈藥 男童遭炸傷逆轉獲判賠354萬

出版時間:2019/11/12 20:38

北市一名黃姓男童2016年9歲時參加安親班的戶外教學,地點在新北市土城區陸軍彈藥土庫舊址旁一處農場,師生們就地撿拾水泥磚架灶野炊,不料水泥磚突然爆炸,黃童全身慘遭炸傷、顱骨骨折還有異物嵌入、一度命危。黃童父母指水泥磚被驗出內藏制式砲彈引信與火藥,提告要求陸軍司令部與農場負責人廖男連帶賠償601萬餘元,一審認為無從證明軍方與廖男有疏失,判決全部免賠,上訴後,廖男與黃童家屬達成和解,高院今逆轉改判陸軍司令部須賠償354萬餘元。可上訴。

高院改判理由指出,本案經中科院查證,不排除是水泥磚內「固封引信」受熱造成爆炸意外,為黃童開刀搶救的國泰醫院也函覆指出,黃童的傷口是在爆炸意外裡,遭受強大到可穿透頭骨的高速衝力,以致散射狀異物分布所致,足可認定與水泥磚內的火藥作用有關。

高院認定本案爆炸水泥磚與檢方事後在現場周邊尋獲的80多塊水泥磚,同屬軍方物品,且為同一時間、同一工法來源,於1980年代生產,當時應投海銷燬,不應封存於水泥塊內而有不同處理方式,但陸軍承辦人員卻將這批水泥磚棄置於民眾隨手可撿拾之處,顯然怠於執行職務,與本案爆炸意外有相當因果關係。

高院指出,本案水泥磚外觀與一般水泥磚無異,難以預知內藏彈藥引信或任何危險源,不應歸咎黃童疏於注意。至於事發地點的農場負責人廖男,在高院審理期間已以10萬元跟黃童父母達成和解,因此高院改判應賠償金額354萬餘元,均由陸軍司令部負擔,可上訴。

農場負責人廖男的律師表示:「廖先生雖然覺得自己沒有過失,但基於道義責任,二審期間已與黃童家屬達成和解。」

一審判決指出,本案發生於2016年1月27日下午2時許,當時年僅9歲的黃童與安親班師生在土城區「勤篤水稻生態教學農場」野炊吃完中飯,他幫忙收拾烹飪器具時,一塊撿來當爐火架的水泥磚突然爆炸,發出轟然巨響,鍋爐彈飛5公尺外,黃童首當其衝,臉頰、下巴、右手與身體右側遭四散碎片炸出多處撕裂傷。

更嚴重的是,黃童顱骨因爆炸威力而骨折與顱內出血,還因碎片異物嵌入顱骨,以致右側氣腦、部分腦組織喪失,爆炸碎片甚至造成咽喉破裂,送醫急救時一度命危,雖保住性命,但後續仍須復健,包括須開刀以金屬頭蓋骨等修補缺損的顱骨,並修復身體傷痕,另須長期觀察防範腦部感染與癲癇發作等危險。

黃童父母指事發後鑑定發現,爆炸的水泥磚內竟然有軍方封存的「M303式57公厘戰防彈」引信與火藥,且檢方到場勘查,確在周邊200公尺到300公尺範圍內的街道、民宅,找到80多塊同樣內有封存彈藥的水泥磚,明顯是軍方處理廢彈後疏於管理所棄置。

黃童父母認為,農場現址就在昔日土城彈藥庫範圍內,負責督導的陸軍司令部卻提不出當年封存廢彈後的管制記錄,並在彈藥庫遷離後,任由這些暗藏高爆彈藥的水泥磚散落民間讓人取用,過失責任重大,「離譜至極!」

此外,黃童父母主張農場負責人廖男久居當地,應知可能潛藏廢彈未清理的風險,卻沒妥善管理農場環境,也有過失,黃童父母據此提告要求陸軍司令部國賠、廖男須負損害賠償責任,連帶賠償共601萬餘元。

一審採信陸軍司令部抗辯,認定農場不在土城彈藥庫營區範圍內,陸軍無管理權限,而本案水泥磚封存廢彈引信、火藥的工法,符合1951年到1981年軍方規定的作業規範,即使儲存逾40年,在一般天候環境下也無危安顧慮。

一審認為,軍方早年沒有列帳管制封存廢彈的規定,無從證明陸軍對本案封存廢彈水泥磚有故意、過失或怠於執行職務造成損害的情形,此外,廖男無軍事相關背景,無從要求他必須明知並防範有廢彈被遺留在農場裡的風險,加上檢方也將廖男被涉業務過失重傷害罪嫌不起訴處分確定,因此判決黃童與父母的求償全部敗訴。(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3:03
更新時間:20:38(新增高院改判理由)

黃姓男童在新北市土城區陸軍彈藥土庫舊址旁一處農場遭炸傷,軍方人員來採證送鑑定。資料照片
黃姓男童在新北市土城區陸軍彈藥土庫舊址旁一處農場遭炸傷,軍方人員來採證送鑑定。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