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燒炭女死男獨活 家屬請法官准法醫高大成鑑定

出版時間:2019/11/07 21:07

北市一名杜姓男子2015年在租屋處和王姓女友燒炭輕生,結果女死他獨活,一審依幫助自殺罪判他2年8月徒刑,上訴高院後今天開庭,王女父母泣訴女兒樂觀開朗、無尋短動機,質疑遭杜男陷害喪命,請求法官准許法醫師高大成協助研判驗屍數據,合議庭諭知評議後裁定,擇期再開庭。

杜男開完庭和父母為躲避媒體採訪,在法院院區裡亂鑽、誤闖管制區域,最後被法警請出,杜男用紙遮臉,被媒體追問有無向被害人道歉,他答稱「我有道歉」,杜男父母護子心切,朝記者怒喊:「無聊!講話要小心!」一家三口急忙搭計程車離開。

王女父親庭外受訪說,他和家人不認識高大成,本案發生後,高大成依媒體提供的案情,在電視節目分析是否同謀自殺,所以他們才去尋求高大成協助,並請求高院讓高大成以鑑定人身分協助釐清,包括她女兒吞食10多顆安眠藥後約4小時死亡,解剖時胃內卻沒殘留任何藥錠顆粒,是否遭磨粉摻入酒裡加害等疑點。

王父表示,希望高院合議庭體諒家屬心情,「就算要我吞下去(指接受結果),也要讓我吞得心甘情願!」王父並批杜男雙親態度惡劣,「只要有家教的為人父母,假設此事真的是同謀自殺,也應想到此事是你兒子引出來的,應該誠心跟我們道歉,(但是)完全沒有!還在為他兒子脫罪!」

王父氣憤說,杜男在一審時,當庭宣稱自己是成年人、這個案子跟他爸媽無關,杜更表明:「我現在沒工作,我不會賠!」講完卻又跟法官說:「報告法官,我想跟王爸爸王媽媽道歉!」可見杜男態度反覆,所謂道歉都不是真心。

本案發生於2015年8月17日,當時任職電競公司的杜男(28歲)下午在租屋處與王姓女友(20歲)燒炭自殺,杜男當晚9時許清醒,發現王女已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卻拖延到當晚11時許才打電話給自己母親求助,由母親報警處理。

杜男被送醫急救,供稱與王女燒炭前還一起吃安眠藥,但化驗與解剖顯示,僅王女遺體有酒精和安眠藥成分,且杜男血液中的一氧化碳濃度約10%,遠低於王女被驗出的58%,王女父母認為女兒無自殺動機,懷疑遭杜男謀殺。

檢方原本以罪證不足為由將杜男不起訴,經高檢署發回續查後,認定杜男僅構成幫助自殺,依幫助自殺罪嫌起訴。杜辯稱王女生前多次自殺未遂,他感受女友死意堅決,決定陪她共赴黃泉,宣稱:「我們當時覺得一切都很好,想停在這美好的一刻。」希望法官給予免刑。

一審指王女在案發前關閉臉書、退出LINE群組,斷絕與外界聯繫,現場遺書經王母確認是王女字跡,加上王女手腕有多處割痕舊傷,顯見確有輕生念頭,案發現場又無打鬥跡象,王女遺體也無外傷,安眠藥為錠劑型,不太可能遭人強行灌藥,因此認定王女自行服藥,非遭杜男殺害。

至於杜男辯稱兩人相約殉情,一審指杜男尿液沒驗出安眠藥物,還能自行站立與趕來的消防員正常對話,不採信其「謀為同死」的辯詞,並痛批杜男未鼓勵王女求生,或通知王女家人或朋友,反而幫助王女結束生命,對痛失愛女的家屬造成無可彌補的傷痛及遺憾。

不過一審考量杜男年輕、思慮不周,雖不符合自首條件,但始終坦承幫助王女自殺,因此依幫助自殺罪判刑2年8月。上訴後,高院今開庭審理時,王女母親仍堅稱女兒樂觀開朗、無自殺動機,哽咽表示「單純、涉世未深的孩子,就這樣沒了,幸福美滿家庭,一夕全毀!」事發至今的除夕,她都用眼淚配年夜飯,王母並對杜男喊話:「你欠我女兒一個道歉!」

杜男幾度偷瞄王女父母,被王父怨恨目光逼得低頭閃躲,對於王父聲請高大成協助鑑定一事,杜男表示高大成曾上電視節目談論本案,不知是否跟王家相識,他認為高大成可能偏頗,希望若真要鑑定,能改請其他專家。王父庭外批杜男此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胡說八道!」(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蘋果》關心你
自殺解決不了問題,卻留給家人無比悲痛。請珍惜生命。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杜男被媒體追問有無向被害人道歉,他答稱「我有道歉」。黃哲民攝
杜男被媒體追問有無向被害人道歉,他答稱「我有道歉」。黃哲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