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欺車手該不該強制工作 上百件上訴案等大法庭釋疑

出版時間:2019/11/03 17:18

詐騙集團負責提款的車手被依加重詐欺罪判刑後,能否另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再諭知3年強制工作?最高法院大法庭已準備開庭審理這項爭議,而根據台中高分檢統計,今年1月至10月光中高檢就有159件相關爭議案件上訴最高法院等待判決,因此急須大法庭統一見解。
 
電信詐欺的車手加入以詐欺為業的組織,因分別觸犯《刑法》的加重詐欺罪,可處1年至7年徒刑,及《組織犯罪條例》可處6月以上、5年以下徒刑,實務上均從重論處加重詐欺罪,但是否要再依《組織犯罪條例》規定宣告強制工作,則出現不同見解。
 
近年,台中高分檢針對二審未依《組織犯罪條例》宣告車手強制工作的案件,一律上訴最高法院,結果有的案子上訴駁回,但也有案件獲發回重新審理,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也為此提起2件非常上訴,突顯最高法院見解分歧,法律適用原則出現重大爭議,但在今年7、8月間陸續被最高法院駁回。

數月前,最高法院刑事第2庭審理台中楊姓車手上訴案件也察覺此問題,刑2庭與此案一、二審見解相同都認為詐欺集團涉案車手不用宣告強制工作,目前最高法院有4個庭見解與刑2庭相同,但另有3個庭認為應一併宣告強制工作,還有1個庭認為2罪應個別處罰,上月中旬,最高法院裁定將此爭議提交大法庭審理,統一法律見解爭議。

台中高分檢主任檢察官吳萃芳表示,今年1月至10月間,中高檢陸續針對加重詐欺案件提上訴,最高法院目前尚有159件未判決,近來最高院決定要以大法庭公開辯論審理類似案件,意義重大。
 
吳萃芳表示,目前法院對於詐欺車手不用強制工作大致出現二種見解,最常見的是認為組織犯罪刑責既然已被加重詐欺罪吸收,就不再論組織犯罪規定的保安處分強制工作;最近則再出現另種見解,認為車手在組織中所得少、參與情節輕微,依《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參與情節輕微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所以法官直接判決免除其刑,並指刑罰既以免除,用來補充刑罰不足的強制工作,也就無所依附,無須再宣告。

但吳萃芳認為,上述見解都曲解立法原意,《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3項明文規定,參與組織犯罪者就應宣告強制工作,縱使犯行被重罪吸收或情節輕微免刑,原本該宣告的保安處分也不應該一併被吸收或免除。

另從法律規定和立法過程,《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在立法當時,即把徒刑和保安處分強制工作分開訂立,也規定情節輕微者可以免除徒刑,但並不包括可以免除強制工作,她認為,兩者在法律用語上完全不同,立法政策也不同。
 
吳萃芳表示,台中高分檢就有多達159件相關案件上訴最高院待統一見解,若統計全台相關案件數恐怕更可觀,全有賴大法庭審理後儘速統一見解。(許淑惠/台中報導)

中高檢主任吳萃芳表示,有太多與車手是否要強制工作的案件上訴最高院等待統一法律見解。許淑惠攝
中高檢主任吳萃芳表示,有太多與車手是否要強制工作的案件上訴最高院等待統一法律見解。許淑惠攝

有關車手是否該宣告強制工作,光台中高分檢就有159件上訴案,在最高法院等候宣判。資料照片
有關車手是否該宣告強制工作,光台中高分檢就有159件上訴案,在最高法院等候宣判。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