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訟17年 后豐大橋命案再審12月底宣判

出版時間:2019/10/30 19:41

發生於2002年的台中后豐大橋殺人案,陳姓女老師因要求分手與男友王淇政相約橋上談判卻墜橋慘死,王男與友人洪世緯被依殺人罪各判刑15年與12年半定讞服刑,2018年2月最高法院破天荒自為裁定准許開始再審,全案發回台中高分院重審,原本已在服刑的王、洪兩人也即刻獲釋,全案更審至今1年多,台中高分院今天辯論終結,定於12月31日宣判。
 
王淇政今天開庭時仍否認犯罪,表示:「只求法官給我一個清白,是我做的,我用命來賠,不是我做的,我扛不起。」洪世緯則哭著說:「我母死前跟我說,是我做的,關完出來好好做人,不是我做的,傾家蕩產也要打到底,請法官讓我母完成心願。」
 
陳女的妹妹也在法庭上表達心聲:「對方至今沒有一個道歉,只是一直不斷利用媒體和政治炒作,一直在我姊姊死亡這件事情上灑鹽,請求法官維持原判(有罪)。」庭訊結束後,陳女妹妹拒絕媒體訪問,低調離去。
 
今天辯論庭從上午9時30開始,2名檢察官與6名律師展開激辯。檢察官指出,當晚橋下補蝦人王清雲目睹全程,加上與其他2名路過人證詞相輔,證明案發當時是王男先和陳女爭吵,王男說:「如果你要和我分手,我就要你死。」王男並叫洪男和他一頭一尾共同抱起陳女,強行架上護欄,雖陳女大喊「救命」,2人仍先後鬆手,致陳女墜橋身亡。當初因現場繪圖警員繪圖錯誤,橋上墜點與橋下落點有誤差,才造成事後刑事人員、法醫誤導認為無他殺之嫌。
 
檢察官並指出,身為關鍵證人的王清雲事後不但被王男控告作偽證,還被監察委員傳喚,而王清雲在偽證案曾對檢察官說:「那邊(監察院)說要辦我,這是我親眼親耳所聞,若我說謊,就被雷公打死。」
 
律師團反唇相辯,表示案發當晚,王清雲向警察自薦幫忙調查,做筆錄時說什麼都沒看見,隔了13個月卻向檢察官翻供說,因為王淇政父親曾找他認親戚(台語),他才說沒看見,但後來覺得對不起死者才翻供。但經事後調查,王清雲翻供前曾經和陳家的律師接觸過,所以翻供有瑕疵,不足採信。
 
律師團認為,此案在檢方之間就因為證據不足,多年來一直有歧見,2任前檢察總長都曾為2名被告提起非常上訴、1名高分檢檢察官聲請再審,2名被告自行提起再審聲請,來回更裁長達5年,監察院調查也認為有冤情,此案實無積極證據證明他殺,請求法官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改判無罪。全案定12月31日宣判。
 
這起命案發生於2002年12月7日凌晨,安親班陳姓女老師要求分手,與男友王淇政相約橋上談判,卻墜橋慘死。王男與在場友人洪世緯被指涉共同殺人,原獲不起訴處分,後因關鍵證人王清雲改稱目睹陳女遭兩男合力抬起扔下橋送命,最高法院於2009年將王、洪各判刑15年與12年半定讞。
 
王、洪兩人入獄後仍堅稱無罪,兩人家屬也聲請再審並到處陳情,監察院2012年調查認為本案疑點包括:依氣象局資料事發當夜無月,有罪判決卻記載月明足以分辨遠處景物。此外,聲援團體以資深法醫石台平提供的專業意見,指本案陳女落地位置與橋邊的水平位移為兩公尺,依法醫學理,研判應為自殺。
 
不過台中高分院5度駁回王男兩人的再審聲請,主要理由是一審曾到場勘驗,已命王男兩人依證人所見模擬,符合案情,監院的調查方式不能還原案發情況。不過最高法院認為,關鍵證人王清雲前4次作證都說沒聽見王淇政與死者在橋上爭吵、沒看見死者如何墜橋,第5次作證才改稱有聽、看見,證詞不一;王家人有提出證人王清雲與死者家屬律師談話的錄音,會面後王清雲即改證詞稱有目擊犯罪過程,認為此證據屬新事實、新證據,符合再審要件,因此發回台中高分院再審。(鄧玉瑩/台中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5:44
更新時間:19:41

王淇政開完庭後表示「是我做的,我用命來賠,不是我做的,我扛不起。」鄧玉瑩攝影
王淇政開完庭後表示「是我做的,我用命來賠,不是我做的,我扛不起。」鄧玉瑩攝影

今天中午開完庭後,冤獄平反協會在台中高分院前支持王淇政和洪世緯無罪。鄧玉瑩攝影
今天中午開完庭後,冤獄平反協會在台中高分院前支持王淇政和洪世緯無罪。鄧玉瑩攝影

陳琪瑄(左圖)2002年在台中后豐大橋墜橋亡,2名被告當時以真人模擬殺人經過。資料照片
陳琪瑄(左圖)2002年在台中后豐大橋墜橋亡,2名被告當時以真人模擬殺人經過。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