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爹外流「吃肉包包影片」給騎士團 直播主藉機公審遭判刑

出版時間:2019/10/15 20:45

正妹實況主「肉包包」2018年初自爆被廖姓乾爹性侵並外流性愛影片,引發鄉民「跪求影片」的「肉包包之亂」。廖男為自清而找正妹實況主「蛋餅薇涵」開直播,不料「蛋餅薇涵」卻在直播中驚爆是一名蔡姓網友散布性愛影片,結果挨告誹謗。新北地院認定廖男自承只有把性愛影片傳給蔡男及另2名實況主,但「蛋餅薇涵」沒查證就指控是蔡男散布性愛片,已損害蔡男名譽,今依誹謗罪判她有期徒刑4月,可易科罰金。
 
此案起因「肉包包」在2018年1月自爆遭廖姓乾爹性侵,廖男還以偷拍影片威脅她不得分手。事後廖男提出雙方對話記錄,反指「肉包包」勾引他,沒想到網路隨即流傳「肉包包」約砲價碼及5分鐘、12分鐘版本的性愛影片。
 
判決指出,廖男為了自清,在同年1月17日透過臉書聯繫另名王姓正妹實況主「蛋餅薇涵」(27歲),希望由「蛋餅薇涵」邀請他上「TWITCH」直播澄清絕無性侵「肉包包」。
 
沒想到直播前一天,廖男就先LINE「蛋餅薇涵」,表示曾將全長20多分鐘,但經他剪輯為5分鐘的性愛影片,傳給暱稱「藍老師」、「Messy Cary」的蔡姓男子,以及暱稱「姿媚」、「哈利」的直播主。
 
而「蛋餅薇涵」為了替廖男帶風向,便在隔天的直播上,秀出蔡男的臉書頁面,並公開說「散布的話呢,請大家找這位Messy Cary先生」、「縱然八萬哥(即廖男)拍影片,他錯,可是散布的人是他(指蔡男)」、「請大家要嘴砲、要攻擊、要罵人渣、要什麼送中監(指台中監獄),散播的是這位人好不好」、「你今天竟然去散播一個女生被偷拍的影片,那你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等語,藉此指控蔡男散布「肉包包」和廖男的性愛影片,結果遭蔡男提告誹謗。
 
「蛋餅薇涵」挨告後,因為提不出證據而被起訴,但她在法院審理期間,仍辯稱直播前有問過廖男,廖男表示偷拍的性愛影片只有傳給蔡男,她相信廖男,加上蔡男曾在PTT推文向網友要一名女網友的外流裸照,因此推論是蔡男散布影片,已經有合理查證。
 
不過法官認為,廖男是偷拍之人,性愛影片在網路流傳,源頭均可追溯回廖男,廖男更可能涉犯妨害秘密罪,縱使廖男曾向「蛋餅薇涵」保證沒有散布影片,甚至懷疑、影射是蔡男散布,但廖男所說的內容是否就可信,還是為了脫罪而誣賴給別人,本來就應該存疑。「蛋餅薇涵」開直播指控蔡男散布影片前,應負有查證義務,不能僅因聽廖男所述就可免除誹謗罪刑責。
 
何況,「蛋餅薇涵」直播前曾和廖男用LINE聯繫,問廖男為什麼偷拍的性愛影片會在網路流傳,廖男當時回覆「我只給過3個。姿媚、哈利,還有那個人(指蔡男)」,可見直播前,含廖男在內可知至少有4人握有影片,怎能肯定就是蔡男散布,而不是廖男本人,或是「姿媚」、「哈利」所為?
 
另外,廖男也證稱,只有對「蛋餅薇涵」提過蔡男散布影片的機會很大,但沒說就是蔡男散布影片,且直播前已明確告知曾傳影片給3人,不清楚為什麼「蛋餅薇涵」會特定是蔡男散布。
 
法官因此認為,「蛋餅薇涵」明知沒證據可認定蔡男散布性愛影片,但為了替廖男挽救名聲及轉移焦點,不惜以不實事項污衊蔡男,主觀上顯有誹謗惡意,且非出於善意發表言論,也難以依「蛋餅薇涵」所稱有在PTT看過蔡男索取女網友外流裸照的留言,就咬定蔡男有散布性愛影片的行為,難認「蛋餅薇涵」已盡合理查證義務。
 
法官審酌,「蛋餅薇涵」為了追求衝高直播人氣,糾集網友進行網路直播公審,且該次直播計有上萬名網友觀看,使蔡男的個人資料無端在網路、新聞媒體被揭露,因此蒙受巨大身心壓力,事後還否認犯行,直到審理期間仍無意向蔡男道歉或調解,因此依誹謗罪判她有期徒刑4月,可易科罰金。可上訴。(游仁汶/新北報導)
 
【更多精彩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7:07
更新時間:20:45

正妹實況主「肉包包」自爆遭「乾爹」性侵。翻攝「肉包包」臉書
正妹實況主「肉包包」自爆遭「乾爹」性侵。翻攝「肉包包」臉書

「蛋餅薇涵」在直播中指控蔡男外流性愛影片而挨告。翻攝YouTube
「蛋餅薇涵」在直播中指控蔡男外流性愛影片而挨告。翻攝YouTube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