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棒球銀牌教練率女壘亞運奪銀 國訓中心竟拒付加給

出版時間:2019/10/15 09:37

曾率中華棒球隊在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奪銀的教練楊賢銘,去年帶領中華女壘在雅加達亞運摘下銀牌,訓練期間,壘協以楊的奧運指導成就為他申請6個月的教練加給36萬元,卻被國訓中心以「壘球與棒球項目不同」駁回申請。楊賢銘不服提起行政訴訟,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審理後認為,奧林匹克要點並未規定須「同一競賽項目」的指導成就才能申領,判國訓中心敗訴應給付楊36萬元,事後雙方均未上訴而確定。

俗話說「棒壘一家親」,但本案中,國訓中心與體育署卻是依據一家法律事務所做出的法令解釋認為「棒壘大不同」駁回楊賢銘的申請。法官還在判決書中指摘,國訓中心主張其決定是依據體育署亞運訓輔小組的決議,且訓輔小組是由各運動領域專家組成,應尊重訓輔小組對於本案的專業判斷;但訓輔小組會議紀錄卻說明該決議是依據「論衡法律事務所」協助提供的法律意見做成,與國訓中心聲稱「訓輔小組依其專業做成決議」,顯然不符。

楊賢銘起訴指出,2017年1月23日他受中華民國壘球協會徵召,經教育部體育署2018年第18屆亞洲運動會運動人才培訓輔導小組(訓輔小組)審議核定,擔任同年3月至8月的亞運第一階段女子壘球培訓代表隊總教練。同年3月間,壘協以他的奧運銀牌教練成就,依「奧林匹克運動會及亞洲運動會培訓教練費用支領要點」為他申請指導成就加給,但體育署函詢律所意見後指出,楊男是壘球教練,卻以棒球比賽成績申請教練指導成就加給,「此二比賽項目核屬不同體育競賽,尚難認為屬同一體育項目之教練指導成就,不符合奧林匹克要點第2、3點的規定,故不具申請資格。」

他主張,奧林匹克要點中並無規定「同一運動項目」才能申領指導成就加給,且之後制訂的國訓中心要點也在指導成就加給中增訂「該運動項目」字眼,可知訓輔小組在本案發生後也認知到舊的奧林匹克要點並無同一運動項目的限制。楊強調,訓輔小組既然聘他擔任壘球總教練,自是認為他有能力勝任,若又指稱棒球與壘球屬不同運動項目,豈不是自認聘請外行人來擔任壘球教練?

國訓中心則辯稱,依奧林匹克要點制訂的文義及精神,本就限定要同一運動項目才能申請,例如指導網球選手獲得奧運金牌的教練,不能以此殊榮來申請擔任亞運桌球隊教練的指導成就加給,否則就失去奧林匹克要點制訂指導成就加給的目的。國訓中心並堅持,棒球與壘球從發展演變、運動規則到球員教練養成方式都不同,就連觀看的民眾也有區別,確屬不同運動項目。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審理認為,奧林匹克要點中有關教練專業加給部分僅規定「教練所指導選手(指導成就),或其餘擔任選手(參賽成就)時,曾獲得下列成就者核發加給:奧林匹克運動會第2名:總教練—8萬元;教練—6萬元。備註:得核發加給費用之教練,以經本署核定為參加所獲指導成就之奧運、亞運、世錦賽代表隊教練為限,且同一教練或選手所獲成就如有上表所列成就二項以上情形,僅擇優一項核發加給,不得累加計算。」文義上並未限於須「同一競賽項目」指導成就方得申請教練專業加給。解釋上自不應增加奧林匹克要點所無之限制。

法院認為,楊賢銘為巴塞隆納奧運中華棒球隊銀牌教練,以此經歷向國訓中心申請每月6萬元的指導成就專業加給,與現行規定並無不合。國訓中心雖以國訓中心要點附件之集訓教練費用支給基準表主張其中就指導成就加給規定明確限於同一運動項目,奧林匹克要點也應做相同認定等,但楊賢銘是在2017年3月21日提出申請依奧林匹克要點核發指導成就加給,當時國訓中心要點尚未生效,況且奧林匹克要點在楊男申請教練成就加給期間均有效,直到同年9月始經教育部體育署廢止,國訓中心即應依照奧林匹克要點辦理本件申請案。(王吟芳/高雄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