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千萬鑽錶不見 控富商情人偷走卻碰壁

出版時間:2019/10/13 20:18

台北1名于姓貴婦,指控前男友蔡姓富商,趁著她2017年出國期間,到她家中拿走10樣貴重物品,其中光是1隻百達翡麗男鑽錶,價值就高達1192萬元,甚至還盜領306萬元存款,提起刑事告訴,但因無證據可以證明富商犯罪,台北地檢署做出不起訴處分,于婦另外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蔡男賠償1972萬8200元,北院審理後也認為沒有事證可以證明蔡男盜領或是偷走于女家中的貴重物品,判她敗訴,于女不服上訴高院,仍判她敗訴。

據了解,這名于姓貴婦多年前因為遭色男詐騙上億而登上媒體版面,2011年透過商界人士認識蔡姓富商,2013年于婦的丈夫因病過逝,蔡男以朋友的身分幫她處理後事相關事務,2人越走越近,成為男女朋友,于婦還將家中鑰匙及大樓門禁的磁扣交給蔡男,讓他得以自由進出。

然而2人的感情,疑因1名赫赫有名的科技界大老介入,不愉快分手,于女因為提出刑事告訴,被蔡男妻子發現2人疑有姦情,蔡男拿出一份于女的行事曆,上頭註記2人交往4年期間,共做了1110次,蔡妻見丈夫一直在外灌溉怒不可遏,氣得對2人提起妨害家庭告訴,但北檢調查後認為事證不足三度做出不起訴處分,蔡妻不服再度提起再議,高檢署認為全案調查完備,駁回再議。

至於這起竊盜案,于女指控,當2人往來結束後,蔡男並沒有將鑰匙及磁扣還給她,並趁著她在2017年6月出國前往美國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期間,潛入她的住處,偷走10樣貴重珠寶、存摺及2人出遊的照片,其中確定價值的貴重物品有3樣,包括市價1192萬2000元百達翡麗男鑽錶、市價338萬2500元勞力士玫瑰金女錶、以及126萬7700元、淨重700公克的金條。

于婦還說,蔡男不僅偷她的貴重物品,同時還趁她出國期間,將她帳戶中的306萬元匯到他的帳戶。當她返國後發現家中物品遭竊,調閱大樓監視畫面後,發現6月13日中午11點58分時,蔡男自大樓離開,不僅對蔡男提起加重竊盜及偽造文書等罪告訴,另外請求民事損害賠償,要求他賠償1972萬8200元。

蔡男到案後,就竊盜罪的部分否認犯行,辯稱,他最後一次到于女家的時間是在當年3月間,她指控犯罪的時間6月13日上午,他正在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舉辦一場「有關經濟部公司法修法建議協調會」,當天他擔任會議主辦人全程在場,還有證人可以證明。

另外對於匯款的部分,他承認有做這件事,但辯稱,交往期間,他曾經拿新台幣300萬及人民幣180萬元交給于女幫忙理財,不過需要他同意才可以動支,然而于女卻在未知會他的情況下動用這筆錢,2017年4、5月間于婦同意還他300萬元,並將她的存摺交給他,告知6月間會有300餘萬元匯入,他才依約將錢提領出來。

就刑事的部分,台北地檢署勘驗于女住處1樓電梯間監視器拍攝的畫面,發現2017年6月13日11時58分,確實拍到1名服飾、體態、身形與蔡男極度相似的男子,正從大樓離開,而大樓的總幹事及保全人員也證稱監視畫面中的人與蔡男「極為相似」。

檢察官也調閱相關資料,確認案發當天中午,在工商協進會公亮廳,舉辦有關公司法修法的午餐會,但依據有參加那場會的工商界大老到案證稱,當天中午前後在門招待的人就是蔡男。

另外就盜領帳戶300萬元的部分,檢察官也發現,蔡男當時是指示銀行行員將錢匯到他名下的帳戶,若是盜領,理應從密集的從于女的帳戶內提領現金,避免日後被追查,但蔡男卻自己打電話,要求行員用匯款的方式匯到其帳戶,反而留下金流線索供人追查,顯然相當不合理,且于女也陳述2人交往期間,蔡男確實有拿錢給她,但不是要她幫忙理財,而是拿給她使用。

最後檢察官認為蔡男事證不足,處分不起訴,于女不服提起再議,但高檢署認為一審檢察官已調查完備,駁回再議,于女仍不服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也被法院駁回。

至於民事損害賠償部分,法官就案發後警員前往現場並未採到蔡男DNA,以及工商協進會函文顯示,案發當天確實有召開修法的午餐會,蔡男還當餐會的承辦人員等事證,加上于女住處與工商協進會最短距離為4.1公里,依照「GOOGLE」網站試算,行車時間約10至15分鐘,但大樓監視器是在上午11點58分拍到可疑男子,證人卻證稱蔡男中午12點就在開會地點,根本無法認定2人是同一人,因此認為蔡女主張無理由,予以駁回,于女不服上訴二審,仍被法官駁回,可再上訴。(呂志明/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5:45
更新時間 20:18

貴婦和富商分手後,有諸多不愉快。示意圖
貴婦和富商分手後,有諸多不愉快。示意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