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的苦與痛】我家吃飯隔壁燒屍!諷刺「繁華村」怒吼 潘孟安有聽到嗎

出版時間:2019/10/08 12:00

(更新:新增蘇榮祥氣稽查人員找業者對質內容)

「陳情抗議N年了,地方政府是真的硬不起來嗎?」這是與三間化製場為鄰,每天聞著燒屍惡臭的繁華村鄉親,咬牙切齒的沉痛控訴!全國有10家焚化斃死家禽家畜的化製場,屏東縣長治鄉繁華村北方約一公里多距離就占3家,每天接收中南各地腐臭動物屍體焚化,廠區飄散出的惡臭,總圍繞在繁華村巷弄家戶間,不管是用晚餐時間甚至入睡都能聞到,讓人食不下嚈,睡不安眠。長年忍受惡臭的村民,聯合訴求「還我新鮮空氣」抗爭多年,痛罵業者「錢你賺,臭百姓聞」,嘆「晚飯得配燒屍體惡臭味」,也不解政府為何「環保有稽查,業者沒改善」,村民想問業者跟政府,這種燒屍臭味相伴的日子他們還要忍多久?
 
村民四、五年來不停抗爭陳情,今年7月還專程北上凱道陳情,訴求「總統救救我們」,因為繁華村民的聞屍臭惡夢如影隨形,有如醒不過來的噩夢。為此,村民組「繁華環保自救聯盟」,其中重要成員蘇榮祥,為了找出汙染源,只要臭味太濃烈就出門巡查,誓要找到臭味來源好跟環保單位檢舉,除了當逐臭之夫,他還跑了二十幾趟屏東縣府,參加「與鄉親有約」縣民時間,就是要當著屏東縣長潘孟安陳情抗議,但蘇榮祥無奈表示,汙染從未改善,痛斥政府「真是麻木不仁!」
 
人口數僅二千多人的繁華村,清治康熙時即開庄,當時為平埔族聚落,有「番仔寮」(「番仔」是早年對原住民的蔑稱)稱號,國民政府遷台後,因認為地名不雅,改名「繁華」,但當地或周遭鄉鎮民眾談到該處,仍常可聽到「番仔寮」稱呼。
 
另一位自救聯盟的發起人,刑警退休的蘇瑞岷說,原住民居住的「番仔寮」,不是應該空氣清新嗎?但身為「番仔寮人」卻長年被惡臭包圍,鄉親串結要求改善,政府對業者也沒輒,番仔寮人可說比原住民還不如。
 
讓繁華村陷入惡臭的三家化製場,是二家由家族經營的璇億、慈宏,位於繁華村旁的繁昌地區;另一家化製場位於長治、鹽埔兩鄉交界屬鹽埔鄉新圍村邊界的昱成。三家化製場中,璇億最早於1993年設立,2011年設立的慈宏最晚,與璇億僅約百公尺之隔;另一家是2008年設立的昱成。三家都是政府合法核准設立的公司企業,地理位置可說位在同一交通動線上,該動線往南方約1公里多即是繁華村,往東、往北約2公里則是鹽埔鄉的高朗、久愛跟新圍三村,因繁華離的近,易聞到濃厚惡臭,陳抗聲音也最大。
 
三家化製場都營運十多年以上,為何近年才開始陳抗檢舉?蘇榮祥表示,早年繁華村附近,有家養了17萬頭豬的畜牧場,號稱東南亞最大規模,就位於目前的璇億與昱成這條動線的中間地帶。早年村民都認為臭味來源是豬場,經多年抗爭,終把這家在當地營運卅多年的養豬場趕走。後來村民發現怎麼臭味依舊,才發現化製場也是惡臭的源頭,又再次集結起來抗爭。
 
蘇瑞岷表示,三家化製場都會傳出惡臭,因璇億去年花了不少經費增設改空污設備,目前慈宏、昱成較臭。三家的作息,多是利用白天由運屍車到各畜牧區,去清運簽約畜牧戶搬出畜場門口的死豬死雞等,約下午四、五時以後,開始化製燒屍,多數都燒到深夜或凌晨一兩點,也曾發現燒整晚到隔天清晨,「真是臭整夜的」。
 
「他們不能將心比心嗎?」正在料理晚餐的白太太正氣憤說著化製場有多惡劣,突然一陣惡臭傳進廚房,忙打電話給蘇榮祥訴苦「又臭了」。白太太說,她每天在廚房做飯,一聞到臭味就得關閉門窗,廚房不通風又悶熱,真是苦不堪言,而且臭味若剛好是是全家用餐時間傳來,更倒人胃口,「有時我先生就筷子放著,三字經都出來了」,她說不管再好吃的料理,只要有臭味當配菜,全家都會吃出情緒來,「每天都這麼臭,誰受得了」,地方很多人檢舉、打電話,都沒改善,「地方政府真的硬不起來嗎?或是有其它因素嗎?」。
 
「主要看風向啦!」蘇榮祥表示,化製場在繁華村北方,只要吹北風,化製場又剛好在焚化動物屍,村內就臭的要命;像冬天要來了,北風機率大,「整個冬天可說每天臭」。
 
「真的是每天臭啊!」,離化製場較遠些的鹽埔鄉高朗村蔡姓村民表示,不只燒屍臭,有時運屍車也會駛進社區內,車行經處就傳來腐屍噁心的臭。如果是晚餐時間經過,更是讓人苦不堪言,蔡姓夫婦搖頭嘆稱「無可奈何啊」、「也是要吞下去」。他就曾向鄉長反映惡臭盼改善,不管是加徵垃圾費還是什麼措施,只要能臭味能改善,絕對每分錢都繳,但鄉長以後就較少來這邊了,「改善不了啦!」讓他只剩苦笑。
 
「白天開空汙防制設備,晚上就關起來」談到政府稽查開罰,蘇榮祥就有話說。他表示稽查「都是做表面功夫」,只要臭味一傳出,不管是深夜或凌晨,他都會出門找出是哪家又在偷排,找到了就檢舉,但稽查人員常姍姍來遲,有時一個小時後才來,這時被檢舉的業者已開啟空污設備,稽查人員就算採樣,檢驗結果顯示「未檢出」也是意料中的事。
 
「地方各種污染遲不改善,我一直很質疑環保稽查人員心態」,蘇榮祥還提起一件更扯的事,就是檢舉人竟然跟被檢舉業者面對面會勘,事情發生在去年5月25日間的一次檢舉當地堆肥場排水污染的案件,稽查人員隔天要求蘇到現場協助指認,未料蘇一到場,堆肥場業者也在現場,氣得他當場大罵稽查人員「怎麼會把業者帶來這」、「他們來幹嘛」,當場質問為何洩露檢舉人個資給業者?事件引發大風波,屏縣環保局忙發新聞稿澄清會調查稽查人員疏失。此風波經政風單位調查後,認為李姓稽查人員有洩露公務上機密之罪嫌移送司法,另環保局也將此約聘僱李男解僱,並對全體稽查人員再加強相關教育。
 
蘇瑞岷表示,全國各地都有畜牧養殖區,但目前化製場只分布在雲林、屏東、宜蘭、台南等地,又以雲林、屏東兩縣各4家最多,扛下清運焚化全國動物屍的重任。屏東縣內的化製場是配合政府政策合法設立,要趕走不容易,現在除了仍要求地方政府落實稽查違法取締,建議是否能比一縣市一焚化爐政策,各縣市都設立化製場,「自己的動物屍,自己燒」,盼能以此讓屏東過於集中的這三家業者,透過競爭淘汰劣質的,繁華村民呼吸好空氣的小小訴求才可能實現。(陳宏銘/屏東報導)

出版時間:00:10
更新時間:12:00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化製業者聯合出招抵制民怨 三天就讓政府投降
稽查員烏龍洩檢舉人個資 縣府調查後移送司法

任意放在養雞場門口的死雞等待清運。陳宏銘攝
任意放在養雞場門口的死雞等待清運。陳宏銘攝

清運業者清理養雞場死雞上車。陳宏銘攝
清運業者清理養雞場死雞上車。陳宏銘攝

繁華村(圖左上處)與三家化製業者的相對位置僅約1公里。謝承浩攝
繁華村(圖左上處)與三家化製業者的相對位置僅約1公里。謝承浩攝

丟在門口的死豬任其日曬地蒸,被清運走前面臨屍身腐敗過程。陳宏銘攝
丟在門口的死豬任其日曬地蒸,被清運走前面臨屍身腐敗過程。陳宏銘攝

煮晚餐的白太太聞到惡臭來襲,氣的罵政府真的硬不起來嗎?陳宏銘攝
煮晚餐的白太太聞到惡臭來襲,氣的罵政府真的硬不起來嗎?陳宏銘攝

大型貨車開進昱成廠區。陳宏銘攝
大型貨車開進昱成廠區。陳宏銘攝

出廠的運屍車。陳宏銘攝
出廠的運屍車。陳宏銘攝

慈宏廠外所接的排水管。陳宏銘攝
慈宏廠外所接的排水管。陳宏銘攝

陸續開進慈宏的運屍車。陳宏銘攝
陸續開進慈宏的運屍車。陳宏銘攝

蘇瑞岷等一行今年七月北上總統府陳情,盼政府重視人民的苦。蘇瑞岷提供
蘇瑞岷等一行今年七月北上總統府陳情,盼政府重視人民的苦。蘇瑞岷提供

昱成人員見廠外有人對著髒黑水溝拍照,不久即開啟清水沖洗水溝。陳宏銘攝
昱成人員見廠外有人對著髒黑水溝拍照,不久即開啟清水沖洗水溝。陳宏銘攝

蘇榮祥上前拍攝昱成以清水沖洗水溝的狀況。陳宏銘攝
蘇榮祥上前拍攝昱成以清水沖洗水溝的狀況。陳宏銘攝

慈宏黃昏的排煙。陳宏銘攝
慈宏黃昏的排煙。陳宏銘攝

昱成黃昏的排煙。陳宏銘攝
昱成黃昏的排煙。陳宏銘攝

蘇榮祥不時都會接獲村民通報「臭味又來了」。陳宏銘攝
蘇榮祥不時都會接獲村民通報「臭味又來了」。陳宏銘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