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悠瑪開庭】3被告都不認罪 家屬怒「難道我死去的家人有罪嗎?」

出版時間:2019/10/03 15:41

台鐵普悠瑪案今天(3日)上午在宜蘭地方法院召開第二次準備程序庭,合議庭原本通知告訴人及被害人57人到庭陳述意見,但最後僅13人出庭。被害人家屬批評台鐵案發後卸責、說謊,也批評3名被告全都不認罪,痛批「難道是我死去的家人有罪嗎?」「哀莫大於心死!」另也有被害家屬說,家人受傷至今仍被病痛纏身,對於搭乘列車恐懼萬分,甚至一度表達「想死」念頭,盼司法能趕緊還原真相,給家屬一個公道。
 
台東監獄替代役役男邱歆粵,案發當天正搭乘普悠瑪列車返回台東,翻覆時當場罹難。邱的阿姨林太太,上午出庭時說,對於外甥罹難,家人及她都相當難過。
 
她怒批,政府從案發到現在都一直在說謊,質疑為何政府不誠實面對與主動改善?她說,台鐵從案發至今有真的改善嗎?為何台鐵於案發後在外界督促下才願意成立體檢小組?她認為,台鐵發生問題後,應該主動面對而非外力介入才願意改善。
 
對於三名被告全都否認犯罪,她痛批,「都沒有人認罪,難道是買票搭台鐵列車的人有罪嗎?難道是我的家人有罪嗎?」
 
她於庭上對於行政院調查報告及檢方的偵查,都有所質疑,但她也認為,真相為何至今不清,盼司法能查清楚「讓他們死的有意義有價值,讓台鐵真心改善」,她說,一年來,家人內心相當煎熬,是一種動態的進行式,並未因為時間流逝而抹滅,盼能得到一個公正的結果,還給家屬一個公道。
 
台東卑南國中柔道小將陳睿杰在事故中罹難,母親許太太今特地前往宜蘭地方法院替兒子「討公道」。
 
她說,家中育有1子1女,陳睿杰是家中唯一兒子,從國小開始學柔道,表現很優異,經常代表學校到各地比賽,還曾得過銅牌獎。案發當天他與班上同學正從韓國交流返台,要搭乘普悠瑪列車返回台東。案發後看到兒子最後一面時,剛就讀國中的兒子已罹難。
 
「講再多也喚不回我的兒子」、「只希望兒子回來,可是回的來嗎?」、「我只能接受跟面對啊」,許太太表情凝重,對於往事不願多談。她當前只希望司法能公平公正公開客觀,找出真相,也希望台鐵不要再亂放消息。
 
「哀莫大於心死!」陳父在庭上也說,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每個文字都可以有不同解讀,事發時,台鐵該有作為沒有作為,該有擔當沒有擔當,他認為,每件事發生都有因果,而台鐵能阻止事情的人,若在案發前做好該做的,也許就不會發生此事件。
 
在翻車當下受傷的盧姓少女,母親許太太也出庭,庭中她向審判長說,女兒案發後有嚴重腦震盪症候群,經常頭痛、頭暈、想吐及耳鳴,且會不定時發作。她說,女兒案發後每3、4星期就得前往台北榮總回診,但案發後,女兒身心受創,恐懼搭乘火車及飛機,家人也身心俱疲,十分煎熬,她只盼司法能夠查出真相,徹底追究,並追訴其他人的責任。
 
庭後受訪時她透露,頭部血腫,全身挫傷,差點失明,雖然現在外觀都好了,但案發至今將一年,腦震盪症候群仍纏身。原本盧姓少女成績相當優秀,但案發後注意力不能集中,常常因為頭痛頭暈耳鳴而哭鬧,影響情緒甚大。許太太說,每次看診前都會出現情緒不穩,登機前都會害怕,但為了回診好不容易才克服恐懼。
 
她為了照顧女兒,單親媽的她只好辭掉工作,她表示,3週前女兒回診時還一度告訴醫師,因頭痛等問題讓她想死,藥劑量也一直加大,女兒的遭遇讓身為母親的她難過、自責萬分。
 
另外,同樣從韓國返台的卑南國中學生翁姓少女,母親黃太太今天也出庭,她說女兒於案發時全身外傷,腰椎第2到第5根已經打10根鋼釘與鋼板,一輩子都無法彎腰,現在會有酸痛,女兒案發時12歲,現在才13歲,未來還有漫長人生,女兒未來結婚生育恐受影響。
 
她說,案發後台鐵局都含糊帶過,沒有給一個說法,另外針對台鐵後續處置與評估方式她相當不滿,女兒傷重卻只被台鐵評為輕傷,她盼司法能給一個公正的答案。
 
被害人之一的卑南國中呂姓女學生,在父親陪同下一起出庭。呂父說,今天清晨5時許從台東站搭乘普悠瑪列車北上開庭,行經出事的蘇澳新馬車站有多看幾眼,他表示,女兒在事發後個性丕變,家人不斷陪伴才逐漸走出,想吃什麼去哪玩都陪在身邊,希望女兒的心理陰影能早日揮除。對於被告的司機員尤振仲,呂父說,尤也很無辜,能原諒就原諒,至於台鐵局的部分,他認為該懲處就該懲處。
 
當時與同學一同前往韓國交流返台後就出事,呂女對於案發當時情狀已經不太記得,今天搭乘普悠瑪列車北上心裡還是有相當大的壓力,但希望一切能夠早日落幕,法院早日還給大家真相。
 
「第一時間有顧慮到乘客的安全嗎?」何姓女子說,當天帶著女兒與妹妹一同搭上該列車,過程中曾驟停2次,遇到危機突發狀況應都有SOP處理,台鐵卻沒有做好SOP而是讓列車續行,她認為不該是司機員尤振仲扛下權責。
 
另一名游姓告訴人在庭上也說,司機員尤振仲過去因犯毒品案而獲緩起訴,他盼司法能追查尤於案發時是否吸毒開車,也針對台鐵所提供的資料存疑,請檢方深入追查。也有一名陳姓告訴人在庭上力挺檢方,「相信檢察官的辦案!」(林泊志、林金聖/宜蘭報導)

柔道小將陳睿杰母親許太太,難過的說「講再多也喚不回我的兒子」,但她雖然傷痛也要替兒子討回公道。林泊志攝
柔道小將陳睿杰母親許太太,難過的說「講再多也喚不回我的兒子」,但她雖然傷痛也要替兒子討回公道。林泊志攝

盧姓少女母親許太太。林泊志攝
盧姓少女母親許太太。林泊志攝

翁姓少女黃姓母親對於台鐵事後的處理態度相當不滿,也憂心腰椎受重傷的女兒後續的醫療問題。林泊志攝
翁姓少女黃姓母親對於台鐵事後的處理態度相當不滿,也憂心腰椎受重傷的女兒後續的醫療問題。林泊志攝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翁姓少女母親說,翁姓少女案發後腰部重創,腰椎第2至第5節受傷,植入10鋼釘及鋼片,終身無法彎腰,卻被台鐵列為輕傷。家屬提供

盧姓少女案發後頭部受創,眼睛紅腫,半年後才消瘀,半年期間均以此面容示人,被同儕嘲笑是「麵龜」,母親說,盧姓少女有嚴重的腦震盪症候群,且不定時發生,一年來深受頭痛、頭暈等症狀困擾,一度向醫生表達想死念頭。家屬提供
盧姓少女案發後頭部受創,眼睛紅腫,半年後才消瘀,半年期間均以此面容示人,被同儕嘲笑是「麵龜」,母親說,盧姓少女有嚴重的腦震盪症候群,且不定時發生,一年來深受頭痛、頭暈等症狀困擾,一度向醫生表達想死念頭。家屬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