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921】史上最慘山難!15名飛鷹山友魂斷中橫 親人登頂代償心願

出版時間:2019/09/21 07:03

【編按】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芮氏規模7.3的強震從南投開始翻轉全台,一夜之間造成全台2千多人死亡,臺中、南投主震央區的災情尤其慘重,人口數1萬8千人的南投中寮就有180人死亡,而來自新北市的飛鷹登山隊一行15人,搭乘小巴穿梭中橫時遭山崩落石掩埋,全數罹難,迄今仍是台灣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山難。這場災難在今日屆滿二十周年,《蘋果新聞網》回到災變地重訪倖存者,看到掙扎落寞,也看到重生和希望,讓我們一起為生者加油。

「反正他們就是一起去登山了!」921震災中在中橫公路整車遭土石掩埋的飛鷹登山隊,14名隊員及1名司機全數罹難,領隊謝鄭盛的女兒謝佳燕,當年還在讀高一,20年來總覺得爸爸只是去爬山,每晚睡前都會在心裡和爸爸說話。謝鄭盛的妻子王秀霜,從一開始無法接受,到後來接任飛鷹登山隊隊長,每次爬山登頂後,就會對著在天上的丈夫大喊:「我用你的腳走到了!」
 
來自台北縣(已改制為新北市)飛鷹登山隊的14名隊員,當年由副隊長謝鄭盛擔任領隊,進行奇萊東稜縱走,成員包括陳金榮、李青松、江俊明及妻子林素霞、劉燿泰及妻子劉李秀華、吳富明、盧錦雀、游顯寧、陳進益、王淑蘭、魏永鋒、賴文德,司機則是盧勝森。行程規劃1999年9月20日晚上8時,搭中型巴士從台北出發到台中,再沿中橫公路到松雪樓附近的登山口入山,預計9月26日下山。
 
不料,中型巴士在9月21日凌晨1時47分行經中橫公路61.5公里處,也就是在距離德基水庫約500公尺的青山上線路段,遭逢百年強震,整輛車被山頭震落的大量土石掩埋,其中一顆巨石更砸在車子中間,直到10月4日才被挖出,車內15人全數罹難,創下台灣山岳界有史以來罹難人數最多的災難事件。
 
事隔20年,《蘋果新聞網》重回現場,穿越好幾處正在刷坡灌漿的路段,經過好幾個新設防止崩塌的明隧道,到達當年造成14名飛鷹隊員及1名司機罹難的中橫青山上線下方,該路段從地震之後就沒有修復,只隱約看得出道路形狀,山壁也長出樹木,但當時擔任台中縣山難搜救協會大隊長的李陳信得,永遠記得那一片崩塌的岩壁。

李陳信得說,當時距離地震發生已經10多天,搶修道路的公路局傳來有怪手司機挖到頭顱,嚇得當場棄車跟老闆說「不幹了」,救難協會隊員馬上集結搭直升機前往現場,前後動員20多人,徒手用工具把支離破碎的15具遺體運下山,「大夥都忍著臭味挖掘,戴著好幾層口罩甚至沾上米酒,就是希望儘快讓登山隊員入土為安。」

李陳信得說,救難協會當時在中橫公路共搶救近20名傷患,找出23具遺體,到現在還有人下落不明,回想地震當時幾乎天天搭直升機入山,他跟救難隊員分成好幾個小隊,直升機在各處放他們到地面搜尋,有時因為天候關係無法載運他們返回谷關,他們只好在山上過夜,連「屍袋」都變成他們的被子,甚至撿丟棄路邊的鋁箔包,剪開當做碗盛泡麵果腹。

飛鷹罹難隊員中,林素霞是當時飛鷹登山隊隊長鄭雅文妻子的二妹,與丈夫江俊明雙雙罹難,李青松則是鄭妻大妹的丈夫,一次走了1個妹妹、2個妹夫,令鄭妻悲痛萬分。
 
鄭妻說,二妹習慣坐車子中間,與另名女隊員的頭部都被壓碎,兩人穿著相同隊服,她前往認屍時一度辨認不出來,後來還是靠二妹褲袋中的個人物品才認出;坐在車子後方的李青松外觀完整,但脖子上的金項鍊被扯掉了,可能是被土石掩埋缺氧掙扎時抓掉的。

「去的都是副隊長、總幹事,幾乎我的主要幹部都過世了」鄭雅文說,他加入飛鷹登山隊30多年,江俊明、林素霞及李青松都是因為他加入登山隊,4人感情好,一起登山時都睡同一個帳篷,李青松因為體型魁梧,專門負責背帳篷及糧食。該次行程鄭雅文因父親剛過世,且正好要出差,所以沒參加,因此逃過一劫。

「晚上眼淚流好幾小時,流完以後再想明天要做什麼」鄭雅文回憶,震災發生時,他正在中南部出差,得知出事後就立即返回北部坐鎮,並借用中華山岳協會辦公室做為搜救中心,多次率隊員南下搜救,飛鷹甚至自費請直升機搜尋,但中橫從德基水庫往西一路都是巨石,難以深入,眼看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他只好向當時的副總統連戰陳情,最後終於在10月4日發現車子,遺憾的是無人存活,最後唯一能做的「遺體運回台北,家屬辦聯合公祭,把親人最美最好的回憶深埋心底」。
 
罹難領隊謝鄭盛的妻子王秀霜則回憶,地震後一直打丈夫的手機都不通,家屬彼此連繫也都沒有登山隊的消息,當時還自我安慰:「會不會基地台壞掉?」在等待的14天中,心中除了煎熬還是煎熬,原本還樂觀認為若登山隊受困在明隧道,糧食無虞下還有一線生機,沒想到結局仍令人心碎,「看到先生遺體時,心裡的痛苦無法形容!」
 
當年這起登山行程主要是由謝鄭盛規劃,他親手寫下的行程表,王秀霜至今仍保存著。王秀霜說,飛鷹登山隊重傳承,謝鄭盛前一年攀登西巒大山後完成百岳,就一直帶隊員挑戰百岳,該次奇萊東稜行程原本打算11月才去,但考慮太冷,加上劉燿泰、劉李秀華夫婦要移民加拿大,才決定提前到9月20日出發。
 
沒想到,謝鄭盛8月檢查出患有鼻腔囊腫,預定9月17日開刀,大家勸他改時間,但李青松臨時決定報名,兩名在菲律賓從事成衣生意的女隊員盧錦雀、王淑蘭也說要參加,謝鄭盛才決定將開刀日提前至9月7日,登山計畫仍訂在9月20日出發。
 
王秀霜說,當時她擔任飛鷹登山隊的財務,出發當晚還趕到集合點送行,但有2名隊員遲到近一個小時,車子直到晚上9時才出發。鄭雅文則說,一行人行經東勢時還停下來吃宵夜,部分成員打電話給家人報平安。
 
一連串的巧合,讓飛鷹登山隊在9月20日晚上出發,又剛好在9月21日凌晨1時47分經過崩塌點。鄭雅文說,意外發生地點離德基水庫僅500公尺,「如果早2分鐘通過到德基水庫,可能就不會出事了!」
 
謝鄭盛的女兒謝佳燕當年16歲,她說,印象中爸爸很慷慨、很會講笑話,也很有義氣,20年來,她始終覺得爸爸還在身邊,每晚睡前都會和爸爸說話,感謝他一直保佑家人。她說,他們那一群都是很愛山的人,「你就會覺得,反正他們就是一起去爬山了!」
 
王秀霜則說,一開始無法接受丈夫就這樣走了,但總是要認命,一直想說是天意冥冥之中安排他們要在一起,「反正我老公喜歡爬山、釣魚,能這樣長留在山林之中,也算是唯一的安慰。」
 
王秀霜說,當年為了搜救失蹤的隊員,飛鷹其他隊員及友隊均盡心盡力,為了感恩及傳承,她在震災後第3年接任隊長,「還人家一個情!」她也經常和其他罹難隊員的家屬去登山,每次登頂或到達目的地後,他們就會對著逝去的家人大喊:「我用你的腳走到了」、「謝謝你們保佑我們走到了。」彷彿當年那個飛鷹登山隊,永遠陪伴在他們身邊。(鮮明、王乙徹、賴文忠/綜合報導)

登山巴士被土石掩埋,救難人員徒手將支離破碎屍體搬出。資料畫面
登山巴士被土石掩埋,救難人員徒手將支離破碎屍體搬出。資料畫面

飛鷹登山隊所乘巴士(箭頭處),在中橫61.5公里青山上線段被發現。資料畫面
飛鷹登山隊所乘巴士(箭頭處),在中橫61.5公里青山上線段被發現。資料畫面

1999年921凌晨,搭小巴士行經中橫青山上線61.5公里處,慘遭震落土石活埋喪命的飛鷹登山隊隊員及小巴士司機。王秀霜提供
1999年921凌晨,搭小巴士行經中橫青山上線61.5公里處,慘遭震落土石活埋喪命的飛鷹登山隊隊員及小巴士司機。王秀霜提供

九名遇難的飛鷹登山隊員生前合影。王秀霜提供
九名遇難的飛鷹登山隊員生前合影。王秀霜提供

謝鄭盛手寫當年飛鷹登山隊計畫行程。王秀霜提供
謝鄭盛手寫當年飛鷹登山隊計畫行程。王秀霜提供

謝鄭盛1998年才完成攀登百岳,不料隔年就遇到災難喪命。王秀霜提供
謝鄭盛1998年才完成攀登百岳,不料隔年就遇到災難喪命。王秀霜提供

王秀霜出示和丈夫一起登山的照片。賴文忠攝
王秀霜出示和丈夫一起登山的照片。賴文忠攝

王秀霜(右)和女兒謝佳燕。賴文忠攝
王秀霜(右)和女兒謝佳燕。賴文忠攝

王秀霜說自己比丈夫謝鄭盛早踏入登山,但丈夫比她先完成百岳。賴文忠攝
王秀霜說自己比丈夫謝鄭盛早踏入登山,但丈夫比她先完成百岳。賴文忠攝

王秀霜與謝鄭盛在七彩湖合影。王秀霜提供
王秀霜與謝鄭盛在七彩湖合影。王秀霜提供

謝鄭盛完成攀登佳陽山後留影。王秀霜提供
謝鄭盛完成攀登佳陽山後留影。王秀霜提供

921地震發生當年的飛鷹登山隊隊長的鄭雅文。賴文忠攝
921地震發生當年的飛鷹登山隊隊長的鄭雅文。賴文忠攝

鄭雅文看著當年搜救的新聞剪貼本。賴文忠攝
鄭雅文看著當年搜救的新聞剪貼本。賴文忠攝

當年告別式上,飛鷹隊員向罹難隊員以隊旗致哀。吳昭男提供
當年告別式上,飛鷹隊員向罹難隊員以隊旗致哀。吳昭男提供

一支和飛鷹登山隊締結姐妹隊的日本登山隊,派員到台灣參加告別式。吳昭男提供
一支和飛鷹登山隊締結姐妹隊的日本登山隊,派員到台灣參加告別式。吳昭男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