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口水害酒測超標? 法官當庭驗證判無罪

出版時間:2019/09/16 23:17

北市一名鄭姓男子2018年酒後7個小時開車上路,結果因逆向被警攔查酒測超標,他辯稱上路前曾使用漱口水漱口,不知內含酒精,仍被依公共危險罪起訴,但高院依據科學實測,當庭命鄭男用同款漱口水與礦泉水先後漱口後,測出的呼氣酒精濃度竟比他被查獲時高很多,因此判鄭男無罪確定。

判決指出,鄭男於2018年8月11日上午8時許,開車在北市街頭逆向行駛被警員攔停,發現他的呼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31毫克。鄭男坦承當天凌晨1時許,在卡拉OK店喝3杯威士忌,但他堅稱酒後在停車場的車內睡到天亮,自覺酒氣已退,還用李施德霖薄荷漱口水漱口後才上路。

鄭男宣稱,逆向行駛是不熟悉路況,並非還沒酒醒。處理警員證稱,鄭男的確宣稱使用漱口水、車上也有漱口水,不過鄭男當時身上都是酒味,嘴裡沒有漱口水香氣,酒測確認單也替鄭男勾選「服用其他含有酒精成分物(食)品(如蜂膠、感冒糖漿、漱口水等)未滿15分鐘,要求使用礦泉水漱口後立即檢測」。

一審函詢漱口水進口商得知,鄭男所用的漱口水含有19.5%到23.8%的酒精,濃度不低,且鄭男宣稱做酒測時,距離用完漱口水僅約5分鐘,一審認為有可能影響酒測正確性,為求慎重,當庭命鄭男以同款漱口水漱口1分鐘,間隔6分鐘後,讓鄭以礦泉水漱口,模擬本案查獲時的狀況。

結果鄭男當庭所做酒測值高達0.44毫克,超出被查獲時的酒測值。一審認定儘管無法完全還原案發時狀況,但已能證明這款漱口水使用後可能殘留口腔,就算用礦泉水漱口,仍會影響酒測正確性。

至於警員證稱看到鄭男臉色紅紅、聞到鄭男有酒氣,一審認為純屬個人感受而無法具體量化,且鄭男整晚沒洗澡換衣服,不排除衣物與車內留有酒味,加上警員沒對鄭男做其他觀察測試,無從證明鄭男因酒意而不能安全駕駛,據此判他無罪。

檢方上訴主張鄭男有多次酒駕前科,他用的漱口水外包裝也註明含有酒精,懷疑他用漱口水當成藉口,何況使用漱口水應該不會造成警員當場看見的臉色發紅,一審的模擬沒先做歸零測試,不具可信度,且法條僅要求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0.25以上就不能開車,並不區分酒精濃度的來源。

高院認為就算鄭男明知漱口水含有酒精,但法律不禁止使用漱口水後開車上路,用完漱口水也未必會有香氣讓人聞得到,一審的模擬測試雖不能完全還原案發時狀況,但鄭男的辯解也非全然不可採信,檢方無法另提有力證據,因此駁回檢方上訴,判鄭男無罪確定。(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3:14
更新時間 23:17

李施德霖薄荷漱口水。翻攝網路
李施德霖薄荷漱口水。翻攝網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