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Talk】生死掙扎!開槍竟賠104萬 資深警曝真實心聲

出版時間:2019/07/26 15:29

【編者按】《蘋果新聞網》進入會員新世代,為回饋壹會員支持,節目源源不絕推出。蘋果台推出以Video Talk形式呈現的節目,安排嘉賓與壹會員視訊對談。

鐵路警察局高雄分局嘉義派出所警員李承翰7月3日在火車上處理補票糾紛時,不幸遭鄭姓嫌犯持刀攻擊殉職,從民眾拍下案發過程影片,發現李員當時空手上前欲制伏歹徒,結果遭暴徒持刀襲擊不幸殉職。

本新聞、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新聞媒體、社群網站等,在紙本或網路上,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基層警員身處第一線,隨時可能面對身懷火力強大的通緝犯或現行犯拒捕,尤其通緝犯為避免警察追捕,遇警臨檢時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逃跑避免被抓,此時警察人員面對具高度威脅自身安全的嫌犯,用槍時機該如何等到所謂的「急迫、需要」才可合理使用警槍?所謂急迫、需要的定義又是如何?

今天Video Talk邀請包括刑事局國際科研究員李泱輯、刑事局司法科科長鄺慶泰、台北市警局中正二分局警員溫皓翔、律師陳君瑋等人,針對警察用槍時間進行討論,由基層警員現身說法,討論警察遇突發狀況時,如何在最短時間內決定開槍與否的內心轉折,開槍傷人甚至打死人時,面對司法追訟的內心煎熬,法界所謂開槍的比例原則又該如何界定?請壹會員們一起來聽聽專家怎麼說。

台北市警局中正二分局警員溫皓翔日前出勤時遇到歹徒持刀攻擊,溫與歹徒搏鬥且開槍還擊,過程中不慎手部挫傷。溫皓翔表示,每次出勤時都無法預估會發生什麼事,這是警察工作的危險性,各種突發狀況發生時只能靠自己臨場反應,每次逮捕過程中都是瞬息萬變,不知歹徒何時會拿出武器攻擊,甚至可能會致警員於死地。

溫皓翔說,警員臨場反應時間可能只有零點幾秒,但開完槍後可能要面對1到2年的司法訴訟,用漫長的訴訟時間去審視警員在零點幾秒做出開槍判斷正確與否,用司法嚴格標準去審視零點幾秒開槍動作,這對警員是否公平。他認為,每個警員都是人,就算有受過訓練,也不可能如電影情節般飛在空中,要打哪裏就打哪裏,當下可能只有兩種選擇,一個是警員開槍射嫌犯,另一個就是警員被嫌犯砍死,但警員事後要面對家屬提告與漫長嚴格司法審查,這對警員是蠻不公平的。

至於在警員教育訓練上,溫皓翔指他曾在網路看過美國警察在一個有3D設備房間內的情境模擬訓練,在各種不同狀況下模擬訓練警員臨場反應,但台灣目前沒有類似訓練與設備,基層警員確實很需要這類情境模擬訓練,可增加警員在狀況發生時的臨場反應。

溫皓翔說,因為在狀況發生時,警員沒有多餘時間去思考,常常是腦袋一片空白下,用本能反應去做出一些決定,但用本能反應做出的決定未必符合後續司法審查時需符合的要件,導致警員開完槍就要面對後續鉅額賠償。

19年前曾因開槍傷人,遭法院判賠104萬的刑事局國際刑警科研究員李泱輯回想當年追捕槍擊要犯,過程中他朝歹徒開4槍,在訴訟10年事後遭法官判賠104萬元。李泱輯說,當年追捕過程處於高壓氣氛中,因行動前指揮官告知這是名殺人通緝犯,且他隨身攜帶槍械。

當時勤務布署過程中,現場只有2名警力,嫌犯也毫不猶豫地朝李衝過來,由於他是重刑犯,圍捕現場任何一個手部、腿部動作,都可能引起警員高度緊張,何況他是帶槍、朝警員衝過來的通緝犯,他也立即開槍還擊。事後在法庭上最常被法官問到的是:「為何不開第1槍後,先看嫌犯狀況再看是否需要開第2槍?」,李泱輯指在高壓環境下,「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開了幾槍?」,直到對方倒下來危機解除,才知道自己究竟開了幾槍。

李泱輯指出,很少人有「今天出勤可能會死」的經驗,當想到這裏時多數人會頭皮發麻、雙腳發軟,就算警察受過高度訓練,但面臨生死一瞬間時,現場狀況與大家事後討論、或法庭上究責的氛圍是相當不同的,尤其他對法官在庭上所說的「為何不開第1槍後先停一下,看看有沒有打中再決定是否再開槍」的說法不認同,「我又不是在野外打兔子」,這種說法真的不了解刑案現場的真實氣氛。

李泱輯對法官說法能夠體諒,因為真的很少人有這種生死一瞬間的體驗,高壓執勤氛圍下可能會導致個人腳軟、手軟,也可能無法呼吸,沒有經歷過是無法體認的,他希望末來類似案件審判時,能有其他機制介入,畢竟法官不是神,如醫療爭議要有醫療鑑定委員會介入,才有機會獲得較公平的審判,期待未來能朝這個方向改革。強調警察使用警械目的只是希望完成任務、平安回家,根本沒想過要傷害任何人,希望警械使用條例能有所改革。

律師陳君瑋聽完2位警員談話後,真替警員捏一把冷汗,認為律師、警官應該相互合作,尤其警員描述抓捕過程很緊張的timing時,老實說除非是神仙,否則沒有任何人可以在那麼短時間內做出這麼清楚的判定。但法院它有一個固定法律程序,法庭的固定程序就叫比例原則,這個比例絕不是說什麼東西都要用10%、什麼公益10%等等,「這不是在算數學」。

陳君瑋認為,比例原則就是一個德文的翻譯名詞,簡單來講就是你要有助於目的達成,如果今天嫌犯是正面朝警員跑來,直接要襲擊警員,如果警員開槍,這叫正當防衛,這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開槍動作是因為嫌犯要逃跑,那阻止逃跑可以把嫌犯攔截即可,開槍可能不被接受。

至於警員開槍可能射擊輪胎或射人體下半身,但這樣仍然可能造成傷亡,實務上警方可能要拿捏,最好有一個實務教材讓警員參考。比例原則次要的就是在最小侵害,例如教科書常舉例「不要拿大砲打小鳥」,樹上的小鳥很可愛,我為了捕一隻麻雀,結果拿一個大砲去打牠,顯然不符合比例原則。

陳君瑋指出,如果今天警員為了拘捕嫌犯,結果開槍射殺把他殺死,那顯然就會違反比例原則。他舉近十年內有關警方使用槍械追捕嫌犯案例統計,成罪機率約八成,比例其實蠻高的,法院的行政其實偏向被告,這反而對警察不利,一般刑度落在4個月到8個月間,低於6個月可易科罰金,超過6個月就必須要可緩刑。

陳君瑋舉2008年舉蘆洲分局警員林冠宏的法院判決,當時最重判到1年6個月,可見過去法官對警員是比較苛刻的。以賠償金來看,法院判賠比率約八成,判賠金額落在一百萬元。警員使用槍械目的不是為了殺人,目的是為了要保護國家,如果不給警方好的教育,讓警方使用槍械時動輒得咎,可能就會發生像日前台鐵警員被刺死的案件,讓警員手足無措、手無寸鐵,結果造成警員生命垂危。希望法院鑑定警員是否有業務過失致死時,國家可以設立一套機制如鑑定委員會,讓警員能找到公平的那一條線。

刑事局司法科科長鄺慶泰認為,警員在案發現場的判斷非常困難,當面臨這種危害時,為了保護民眾、保護警員自身安全,不得已要在很短時間內做出使用警械與否的決定,這對一般人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選擇。從過去一些判例來看,各級法院或地檢署對警員使用警械環境、因素,可能不是很深入了解,所以認定標準不一。今年推動修法將納入成立警械使用鑑定小組鑑定機制,網羅如彈道、生物、法醫學等專家,共同檢視警察使用警械狀況,作為日後責任判定,也可提供法院參考依據,也能做日後教育案例與教材。

另外,警察依法執行實務代表國家、政府機關,若依法執行職務使用警械造成傷亡或損失,賠償責任不應由警員個人承擔,應由國家或機關負責,應優先適用國賠,但若同仁故意違法開槍,政府機關可以跟他求償。另為協助警員不要獨自面對訴訟,警政署特別成立律師顧問團,網羅專業優秀律師協助警員做法律訴訟協助,並補助訴訟費用。(突發中心/台北報導)

想看完整直播連結:請點此

出版時間11:25
更新時間15:29

今天Video Talk談警員用槍時機。
今天Video Talk談警員用槍時機。

中正二分局警員溫皓翔(右)談執勤開槍經驗。溫皓翔提供
中正二分局警員溫皓翔(右)談執勤開槍經驗。溫皓翔提供

刑事局國際科研究員李泱輯談19年前開槍打中歹徒,結果遭法院判賠104萬的心路歷程。李泱輯提供
刑事局國際科研究員李泱輯談19年前開槍打中歹徒,結果遭法院判賠104萬的心路歷程。李泱輯提供

刑事局司法科科長鄺慶泰談警械使用條例修法內容。鄺慶泰提供
刑事局司法科科長鄺慶泰談警械使用條例修法內容。鄺慶泰提供

律師陳君瑋談警械使用的比例原則。陳君瑋提供
律師陳君瑋談警械使用的比例原則。陳君瑋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