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兵世大運搶「TAIWAN」布條 國安局判賠10萬

出版時間:2019/07/12 20:47

2017年世大運閉幕式會場上,FETN蠻番島嶼社成員陳俞璋手舉寫有「TAIWAN」的布條旗幟,被憲兵搶下並強制抬離現場,引發爭議。陳男被控妨害公務等罪獲不起訴後,針對台北市政府、台北市警局、國安會、國安局、國防部、憲兵指揮部、警政署等7單位,提出國賠求償75萬1元,台北地院今判國安局要賠陳男10萬500元,可上訴,判決特別痛批國安局將手持旗幟者與其他觀眾對立,還定義為「脫序違常」,還大張旗鼓介入,奪取陳男手持符合大會規範的布條,導致民眾與特勤人員大規模衝突,執勤「失焦」、「無稽」。

判決理由指出,世大運大會規定攜入旗幟長不得超過2公尺、寬1公尺,而陳俞璋攜帶的旗幟長178公分、寬66.7公分,並未違反規定,「且旗幟上的『TAIWAN』即『台灣』,是吾人生長及居住地,眾所皆知,毋庸舉證,不知舉世對台灣之名有何異議」,法官進一步指出,無論「TAIWAN」或「台灣」,本即超越政治與意識形態,國安局只針對閉幕式副總統蒞臨維安勤務,對其他大會規範不清楚,卻聲稱陳男的旗幟是違禁品而下令憲兵奪取並帶回警局,侵害其言論自由、人身自由及身體權。

法官還認為,國安局擅將陳俞璋手舉台灣旗幟的行為定義為「脫序違常」,大張旗鼓下令憲兵人員搶奪旗幟,並強行抬到松山分局,於法無據,更無阻卻違法事由,認定是公權力不侵害陳男言論及人身自由,又「特種勤務綱要計畫」是國安局單獨決定、指揮及監督,與其他單位無涉,審酌後判國安局要賠陳男醫藥費500元,慰撫金10萬元,共10萬500元。

陳俞璋今天親自到法院聽判,他得知判決結果後說:「法院為何只判國安局要賠10萬500元,我得先瞭解判決書正式的詳細內容,再與與律師討論後續如何處理。」但他認為其他單位最該負責的是台北市政府,因為北市府是世大運主辦單位,他們協調所有維安單位,結果竟然是這樣。

陳俞璋還說:「我是一個觀眾,買票去看閉幕,維安單位抬我出去就算了,北市府不限制其他奇奇怪怪的旗幟帶入會場,就針對台灣布條或旗幟限制,經過爭取,最後同意每人只能拿一面台灣旗幟或布條進入會場,這就是不對等的待遇,後來造成國安局、憲指部對台灣人打壓,台北市政府卻不必責任,我無法接受。」

陳俞璋主張,事發當天他被違法逮捕,在被抬離會場過程中雙手有5處擦傷,為此還去就醫花費950元,另還受到精神損害,因此請求國安局等7單位賠償他醫藥費、精神慰撫金共75萬1元。

陳男出庭時曾指控,國安局等7個單位都在推卸責任,完全無法交代為什麼高舉寫有「TAIWAN」的布條旗幟違法,也沒任何法律規定可以搶這個布條或抓他,他表示因為這件事被當成鬧事分子而受歧視,精神嚴重受損。

全案起因世大運前年8月30日閉幕當天,FETN蠻番島嶼社成員陳俞璋在會場上舉著寫有「TAIWAN」布條,隨即被一群黑衣人圍住搶走布條,還被抓到警局,陳男經警方告知,才知抓他的黑衣人是憲兵。警方事後也說明,陳男因持標語、呼口號,擾亂典禮進行,經制止不聽,還辱罵憲兵,才依妨害公務逮捕,但檢方調查後認定陳男並無妨害公務,因此將陳男不起訴。事後,陳男認為,北市府、國安單位、憲兵指揮部及警方等7單位違法逮捕他,導致他受傷且精神受損,因而提告請求國賠。

台北地院開庭期間,憲指部人員指出,陳俞璋當時手持大面旗幟妨礙維安勤務人員視線,依據《特種勤務條例》第12條規定,維安對象蒞臨場所得劃設安全維護區,特勤人員可以對區內物品進行必要管制,事發當時特勤人員先勸導陳男放下布條、旗幟,因勸導無效,才強制排除。
 
國安局的律師則指出,陳俞璋當時手舉的布條、旗幟,是世大運官方網站上開閉幕式明列的違禁物品應予查禁,還提出「2017世大運開閉幕典禮主場館蒞臨場所特種勤務綱要計畫」,證明陳當時所在的內位區,是屬於憲指部人員執勤的範圍,憲兵是依法執行職務。北市府等單位則主張沒有參與當天維安勤務,並非賠償義務機關,但陳認為,該勤務計畫是由被告7單位整體決議,是共同侵權行為,因此要求7單位負連帶賠償責任。(張欽/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7:37
更新值間20:47  陳俞璋說法、判決理由

陳俞璋於世大運閉幕式被便衣憲兵抬出會場。資料照片
陳俞璋於世大運閉幕式被便衣憲兵抬出會場。資料照片

FETN蠻番島嶼社成員陳俞璋指控在世大運閉幕現場被黑衣人強擄。資料照片
FETN蠻番島嶼社成員陳俞璋指控在世大運閉幕現場被黑衣人強擄。資料照片

陳俞璋打官司求國賠赴台北地院出庭。資料照片
陳俞璋打官司求國賠赴台北地院出庭。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