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首例! 逆子縱火殺6親友判死定讞

出版時間:2019/07/10 21:23

桃園男子翁仁賢於2016年除夕夜在家潑汽油縱火,燒死正在圍爐的父母等6位親友,一審到更一審共3度被判死,全案第2度上訴最高法院,開庭進行生死辯論時,翁男拒絕出庭,他的律師主張應審酌「是否應由他(翁男)1人承擔行為的後果」,翁兄則反批律師檢討被害人的說法「強詞奪理!」最高法院今罕見自為判決,判翁男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定讞。也使目前等待執行的死囚人數,增加為40人。

翁仁賢大哥翁仁焜晚間對於判決結果說,「遲來的正義!傷害已經造成啦;我的父母親人都不會回來了!一個和樂美滿的家庭被毀;燒燙傷的疤痕成了永難磨滅的創傷!」

最高院今對翁男自為判決的主要理由,是翁男所犯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今年(2019年)5月修正通過並施行,刑責從舊法只有死刑或無期徒刑2個選項,改為依殺人罪加重其刑至2分之1,在犯罪事實認定不變的情況下,因《刑法》從舊從輕原則,所以按照刑責較有利於翁男的新法重新審酌量刑。

最高院指出,此罪修法用意,是讓法官能就個案情狀,審慎斟酌,以便不堪受直系血親尊親屬虐待或尚有教化遷善可能的罪犯,保留一線生機。但若是泯滅天性,窮兇極惡之徒,事後確無悛悔實據,顯無教化遷善可能,不得已而必須剝奪其生命權、與社會永久隔離時,仍得判處死刑。

最高院指出,《兩公約》限制未廢除死刑國家,只有對「最嚴重的犯罪」才可判處死刑,我國《刑法》仍保有死刑宣告制度,並經司法院大法官解釋合憲,本案翁男故意殺害包括父母親等多人,造成其中6人死亡,其所犯應符合《兩公約》所指「最嚴重的犯罪」。

最高院認為,翁男在闔家團圓的除夕夜,不知感恩惜福來告別舊時、迎接新年,竟預謀以潑灑汽油點火形同無差別方式,弒殺歡樂圍爐團聚的親族,手段極為殘忍毒辣,6位死者死狀淒慘,令人不忍卒睹,造成遺屬永遠無法彌補的痛苦及傷害,倖存被害人或其他家屬迄今仍生活於無限悲憤中,均不願原諒翁男,而且請求法院判死。

最高院指出,本案並非肇因於被害人生活、態度、背景等情形,例如被害人拋家棄子、好賭、酗酒等,或有《刑法》第272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修正理由說明所舉,翁男遭父母言語或暴力相向而犯罪,如處以法定刑死刑或無期徒刑而有過苛狀況。

此外,翁男自始均無悔悟之心,犯後言詞仍充滿報復之意,加上他沒自首,或犯案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欠缺,而處於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得以減刑或不罰的情形,鑑定也認定他已難再教化、無回歸社會的可能性。

最高院強調,經斟酌再三,認為翁男本案犯行「實已達人神共憤而為天理、國法所難容,除處其死刑外,並無其他選擇」,因此援用修正後新法審酌,仍量處其死刑,並褫奪公權終身,「以彰顯國法尊嚴與維護法治、倫理制度」。

判決指出,翁仁賢(53歲,在押)在7名手足中排行老么,長期認為父母偏袒兄長、家人輕視他,2016年2月7日農曆除夕晚間7時許,翁男趁16位親友齊聚老家圍爐吃年夜飯,將預買的20公升汽油潑灑飯廳內外並點火,造成父母、看護、兄嫂與姪子等6人死亡,另5人遭火焚輕重傷。

翁男短暫逃亡後被捕,到案後多次出庭期間口出狂言,從偵辦階段放話:「多年前就準備要殺害整個家族、滅門了!」到一、二審屢次揚言「不後悔」、「你(翁男兄長)就等著我回來吧!」等語,一、二審均以惡性重大等理由,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等罪判他死刑。

不過最高法院2018年5月第一次將本案發回更審,要求查明本案倖存者所受灼傷,是否因翁男縱火所致等3大事項。高院更一審審理期間,翁男竟多次嗆法官「多讀點書」、「恐龍」、「你是國小畢業的嗎」、「Fuking you know」等語,甚至當庭賴坐地上嗆法官:「不夠格(讓他起立)!」

翁男更對出庭指摘他的哥哥們嗆聲:「禽獸畜生都比我家人更值得讓人尊重,至少他們不會坑人、整人!」並批哥哥們隻手遮天,「把我家變得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甚至放話:「人可以輪迴幾10次,我就追殺你們幾10次!」

更一審今年2月仍判翁男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上訴後,最高法院今年5月27日開庭進行生死辯論,在押的翁男具狀表明不願出庭,他的辯護律師則質疑更一審審理過程有諸多缺失,包括沒鑑定翁男有無就審能力、沒重做精神鑑定、混淆鑑定人與鑑定證人作證的具結程序、判翁男死刑違反《兩公約》要求的正當法律程序等。

翁男的律師還指稱,即使翁男在本案不否認犯罪事實,也不上訴、不願提出答辯,但死刑是剝奪被告生命的最嚴厲懲罰,審理程序不應有瑕疵,「若用實驗室打比方,應該是完全乾淨無菌狀態」,並指任何人受到刑事控訴,都應獲得公平、公正、公開與無偏移的法庭審判,但更一審的審理顯有偏見與偏頗。

翁男的律師另主張,更一審沒盤點翁男從小到大的轉變,沒探討翁男在社會化過程所受創傷與挫折而形成人格扭曲,且親友與社福單位沒提供協助,「是否應由他1人承擔行為的後果」,所以才請求重新為翁男做鑑定,但更一審不做也沒說明理由。

檢察官反駁指出,死刑用來防止生命權遭他人無理剝奪,《兩公約》沒有廢除死刑的字句,至於不論被告是否受到枉法裁判、一律禁止公權力剝奪殺人被告的生命,更是邏輯不通,何況翁男燒死親生父母,「若不算情節最重大犯罪,真不知還有什麼犯罪才是情節最重大」。

翁男的哥哥與姪子當時出庭表示,翁男對世界上唯一包容他的家人、為他煮飯洗衣服的父母親做出這樣的事情,「判決結果應該要保護台灣所有善良百姓,對有意做出犯行的人,作為警惕!希望審判長維持死刑判決,並且盡快執行!」(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6:56
更新時間 21:23(新增翁仁賢哥哥回應)

翁仁賢被控縱火燒死6名親友,出庭多次比中指。資料照片
翁仁賢被控縱火燒死6名親友,出庭多次比中指。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