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村2】監測六輕石化廠儀器移師桃園 《蘋果》驗出有害氣體

出版時間:2019/07/05 22:18


點我直接觀看 癌症村專題網頁

更新:內文、照片

編按:《蘋果新聞網》調查,桃園觀音的「樹林新村」與工業區上百間工廠為鄰,酸臭化學味日夜侵襲,近年來17位村民相繼罹癌過世,占總死亡人數比例高達77%,被稱為「癌症村」。我們走進村落,傾聽居民的生命故事與失去親人的哀痛。

《蘋果新聞網》自行花費十萬多元,放置曾被「台大公衛學院」檢驗六輕石化的精密檢測器「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在該地區的住戶樓頂架設機器,一度出動大型吊車,將重達近100公斤的器材吊掛到陽台。利用該機器能夠逐時的連續監測當地空氣品質,試圖找出這個被人遺忘村落遭受的汙染。

該儀器可利用在線氣體與氣膠成份監測儀(IGAC)前處理器,進行空氣採樣,加上離子交換層析(IC),進行立即的空氣品質分析。主要監測項目為7種氣體,包括氨(NH3)、氯化氫(HCl)、亞硝酸(HNO2)、硝酸(HNO3)、二氧化硫(SO2)、乙酸(CH3COOH)、甲酸(HCOOH)及硝酸鹽、硫酸鹽等9種水溶性離子。針對工業的排放,主要監看甲酸跟乙酸,這兩種汙染物比較偏向化工製成的產出,透過這個監測,看有沒有異常排放現象。
 
《蘋果》擺放「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從去年10月4日至11月2日止,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取得空氣品質逐時監測的大數據,再搭配氣象條件,經過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專案助理教授邱嘉斌透過Open air軟體分析,發現在觀音工業區空氣品質AQI值達101以上的橘色警報時(即指標污染物PM2.5值達35.5μg/m3),其中氨、乙酸、甲酸的數值較高,其中甲酸最高值測到3.38ppb(標準5ppb),乙酸最高值9.8ppb(標準10000ppb),氨最高值為31.69ppb(標準1000ppb)。

結合當天風向資料分析,更可以準確的發現氨氣、甲酸、乙酸與二氧化硫主要來自於西北方,硝酸氣體主要來自於西北方、東南方與東北方,亞硝酸氣體主要來自於西北方和東南方。而汙染數據呈現一波波的峰值現象,顯示是「人為排放」現象。

邱嘉斌說,雖然相關監測數據未超過環保署的標準,但這些觀測到的化學汙染物質,部分來自石化產業排放的酸性氣體與臭味來源,這些刺激性的氣體容易引起呼吸道的刺激。
 
胸腔重症醫生蘇一峰更表示,這些汙染物質為水溶性,吸入後會立刻在呼吸道的黏膜產生溶解,刺激到黏膜,所以吸聞到一些怪味時,會發生眼睛刺癢與急性的喉嚨痛,產生揉眼睛或是咳嗽反應。若吸入更高濃度的汙染時,會引發急性肺炎,甚至急性呼吸衰竭。

長期關注桃園空氣品質,並推動空氣盒子監測點的桃園市環境資源教育推廣學會理事林治宏表示,桃園的空汙一直沒有被重視,大家長期觀點都在中、南部,長期居住在桃園的他,覺得桃園地區空氣都是「霧霧的」,只要風向改變,就無法有效帶走汙染空氣,PM2.5的濃度就瞬間累積,這是居民最明顯感受到的。

邱嘉斌分析,台灣因為地形因素,當大氣風向呈現東風或東南風時,氣流需爬升到3000公尺的中央山脈,氣流再往下沉,相對是往下壓的,這個因素就會影響整個台灣西半部汙染擴散的空間,造成擴散條件不良,邱嘉斌形容:「像是一個看不見的大鍋蓋,當工廠都排放相同的東西,擴散不好時,就會累積在我們生活的這個空間裡面。」

而居民與工廠像是站在天平的兩端,工廠當然想要排放標準越鬆越好,居民則是要求越來越嚴格,政府就是那個訂立標準的把關者。若政府偏向這些廠商,環境就只會越來越糟,邱嘉斌更呼籲相關標準要更貼近人民的感受。

邱嘉斌表示,站在民眾的角度來說,民眾並沒有足夠的經費做空汙監測。如果政府機構不站在第一線為民眾把關環境,一般居民根本沒有能力去獲取這些污染的數據。
 
空氣污染總在一瞬間,要能夠逐時監控汙染價值不斐,如果還包含重金屬檢測,光機器成本動輒高達兩千多萬,而委託機構監測,每個月則需一百多萬租用成本。相對來說,即便是研究單位都不見得有足夠的經費,去做長時間的監測。邱嘉斌呼籲,在汙染標準寬鬆之下,犧牲的就是民眾的健康,如何在天平兩端之間取得平衡,還得靠政府的決心。
 
(新調查中心何柏均、林奐成、陳偉周、陳鼎仁、吳宜靜╱桃園報導)

出版:00:00
更新:22:18

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曾用來監測雲林六輕廠的空氣數值。陳鼎仁攝
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曾用來監測雲林六輕廠的空氣數值。陳鼎仁攝

去年,《蘋果》自費十萬多元,在桃園觀音樹林新村,放置「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監測空氣品質。侯良儒攝
去年,《蘋果》自費十萬多元,在桃園觀音樹林新村,放置「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監測空氣品質。侯良儒攝

《蘋果》擺放「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近一個月,取得空氣品質逐時監測的大數據。陳偉周攝
《蘋果》擺放「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近一個月,取得空氣品質逐時監測的大數據。陳偉周攝

「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小檔案。數位視覺中心設計
「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小檔案。數位視覺中心設計

《蘋果》放置「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連續監測樹林新村空氣物質一個月。何柏均攝
《蘋果》放置「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連續監測樹林新村空氣物質一個月。何柏均攝

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的專案助理教授邱嘉斌,為《蘋果》分析數據。吳宜靜攝
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的專案助理教授邱嘉斌,為《蘋果》分析數據。吳宜靜攝

林口長庚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講解空氣汙染對人體危害。吳宜靜攝
林口長庚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講解空氣汙染對人體危害。吳宜靜攝

《蘋果》自行花費十萬多元,放置「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監測當地空氣品質。陳鼎仁攝
《蘋果》自行花費十萬多元,放置「氣體與氣膠成分監測儀」,監測當地空氣品質。陳鼎仁攝

桃園市環境資源教育推廣學會理事林治宏觀察,桃園地區空氣都是「霧霧的」。陳偉周攝
桃園市環境資源教育推廣學會理事林治宏觀察,桃園地區空氣都是「霧霧的」。陳偉周攝

胸腔科重症醫師蘇一峰認為,工業區旁的居民生活環境與死神為伍。吳宜靜攝
胸腔科重症醫師蘇一峰認為,工業區旁的居民生活環境與死神為伍。吳宜靜攝

樹林新村被觀音工業區包圍。陳鼎仁攝
樹林新村被觀音工業區包圍。陳鼎仁攝

村民家門打開就看到工廠。何柏均攝
村民家門打開就看到工廠。何柏均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