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村8】「一世人就住在這裡了」受訪者罹癌驟逝令人不捨

出版時間:2019/07/05 22:21


點我直接觀看 癌症村專題網頁

 
更新:內文

編按:《蘋果新聞網》調查,桃園觀音的「樹林新村」與工業區上百間工廠為鄰,酸臭化學味日夜侵襲,近年來17位村民相繼罹癌過世,占總死亡人數比例高達77%,被稱為「癌症村」。我們走進村落,傾聽居民的生命故事與失去親人的哀痛。

「有人在家嗎?」前年,我們曾至樹林新村拜訪居民余梅蘭,但僅是登門訪查閒談。沒想到今年4月再度前往時,木門一拉開,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卻不是余梅蘭,而是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原以為她有事出門了,男子卻對我們說:「梅蘭得癌症,走了。」
 
才經過一年多時間,竟已人事已非,令我們感嘆生命的無常。進一步詢問才知道,這名男子是余梅蘭生前友人李振榮,兩人相識10多年相互扶持。只是,去年余梅蘭透過子宮抹片檢查,發現罹患子宮內膜癌末期,腫瘤長到3公分,積極治療仍難敵癌魔,於今年3月逝世,年僅52歲。

李振榮說,余梅蘭生前很勇敢,很痛也是自己承擔,「咬緊牙根,一直做治療。」前前後後8個月,余梅蘭陸續開刀、化療、電療,李振榮則辭掉工作,專心照顧她。治療的副作用,包括掉頭髮、手麻腳麻,失去控制手腳的能力,連走路都困難。
 
「我印象最深的,她常講一句:這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都不聽使喚。」李振榮回憶。
 
化療之後,癌細胞卻很快轉移到肝臟,余梅蘭的健康迅速惡化,送醫治療;最後一個禮拜,更是痛到必須打嗎啡,變成嗜睡,無法正常講話。即便如此,她的求生意志強烈,堅持坐在病床,強忍著不睡著,害怕一覺不醒,「她不要睡那麼久,寧願打瞌睡,醒了還可以看看周遭在做什麼。」
 
「跟我講話也是在打瞌睡,也是手撐著。感覺看了,很心酸。」講到這裡,李振榮深深吸了一口氣,抿著嘴吞了一下口水,才將情緒壓抑下來。他說,余梅蘭多年前離婚後,就搬回娘家住,照顧爸媽和精神疾病的弟弟,曾在附近工廠上班及賣檳榔,支撐整個家庭的經濟。
 
採訪行程結束,我們抱著難過的心情,找出1年多前訪問余梅蘭的錄影畫面。影像中,當時還沒生病的余梅蘭和善健談,身體看來相當硬朗,還邀請我們坐在家門前的騎樓板凳,閒話家常。
 
在簡短的訪問中,余梅蘭提到,她不是從石門水庫遷來的移民,而是在當地出生長大。她還說,當地工廠常在晚上偷排廢氣,聞得到化學味道,「半夜排也沒得抓,我們也睡覺啦。化學工廠幾百間,你怎麼找?」
 
當我們問到附近空汙問題時,余梅蘭說:「沒法度啊,一世人就住在這裡了」語氣裡充滿無奈。這句話,彷彿一個不詳的惡兆,提前預示她終將在此走向生命盡頭,令人不勝唏噓。(新調查中心林奐成、陳偉周、陳鼎仁╱桃園報導)

出版:00:00
更新:22:21
 

余梅蘭今年3月,因罹患子宮內膜癌末期,難敵癌魔病逝,年僅52歲。陳鼎仁攝
余梅蘭今年3月,因罹患子宮內膜癌末期,難敵癌魔病逝,年僅52歲。陳鼎仁攝

余梅蘭家中不再有她的身影,顯得格外空蕩。陳偉周攝
余梅蘭家中不再有她的身影,顯得格外空蕩。陳偉周攝

余梅蘭友人李振榮,回憶她生前勇敢抵抗癌魔過程,一度難過地說不出話。林奐成攝
余梅蘭友人李振榮,回憶她生前勇敢抵抗癌魔過程,一度難過地說不出話。林奐成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