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の逆襲 女患告醫療疏失反判賠15萬

出版時間:2019/05/14 13:07

醫師在醫療糾紛中通常是挨告的角色,但台北市仁愛醫院婦產科醫師梁惟信2015年幫一名吳姓女病患進行子宮肌瘤切除手術後,遭吳女提告業務過失傷害罪並求償150萬元,前年獲不起訴且判免賠後,反告吳女在訴狀中不實指控「梁惟信完全未告知要切除子宮以及切除子宮會導致喪失生殖機能」等,已侵害其名譽權、人格權,應賠250萬元。台北地院認定吳女確以不實言論貶損梁男身為醫師的社會評價,判她須賠梁男15萬元。
 
判決指出,梁惟信從2006年就開始幫長有子宮肌腺瘤的吳女追蹤治療,2015年4月他幫吳女座超音波手術發現肌瘤已長大到11公分,必須動手術切除,手術前他已告知吳女會切除子宮的一大部分,而且恐會「符合勞保失能給付標準」,也就是喪失懷孕能力,該次手術經吳女同意而正常完成。
 
沒想到在術後兩個月,梁惟信突然被吳女提出業務過失罪告訴,訴狀中的內容指稱:「吳女手術前再三強調希望保留子宮將來生育」、「梁惟信完全未告知要切除子宮以及切除子宮會導致喪失生殖機能」、「手術後住院期間每天莫名遭施打大量抗生素」,但2016年台北地檢署認定梁惟信無過失不起訴,2017年高檢署駁回再議確定,同年法院也認定手術符合醫療常規,駁回吳女150萬元求償確定。
 
梁惟信認為,吳女的指控內容都已被法院認證為不實虛構,而吳女的陳姓丈夫曾經找台北市議員鍾小平陳情,疑在幕後主導興訟,吳女、陳男行為在客觀上已嚴重貶損他在社會上的評價,導致他名譽及人格權受損,請求吳女、陳男連帶賠償他精神慰撫金250萬元,加上律師費16萬元,共266萬元。
 
吳女在法庭上辯稱,該次手術事實上是「次全子宮切除術」,但手術相關各類文件都是記載「子宮肌瘤切除手術」,從未寫明要切除她的子宮,她長期找梁惟信看診治療,醫病關係已長達9年,梁惟信應該明知她還想再生一個女兒,沒想到那次手術完後她赫然發現子宮被切除,從此喪失生育能力,為維護權益只能提起訴訟,這是《憲法》所保障的人民訴訟權正當行使,並非不法侵害梁惟信名譽,至於丈夫陳男找鍾小平陳情,只是希望透過鍾小平當溝通管道,並沒有所謂教唆、主導她興訟的事情。
 
法官審酌,吳女在本案審理期間被傳喚出庭,在梁惟信委任律師的詰問下證稱:「…我當時並沒有明確跟梁醫師說我要懷孕的事,是很久之前有一次跟梁醫師聊到過…當天門診沒有再跟梁醫師提,且我知道肌瘤很大是沒有辦法懷孕的…。」關於之前的訴狀指控術後住院遭大量施打抗生素,吳女則證稱:「這個不是我說的,我覺得是我在跟我的律師溝通上有問題…我有看過告訴狀,但我沒有認真看,這次原告告我後,我有回去看,才發現有些時間點有寫錯,這是我的疏失。」
 
法官認為,從吳女證詞可見,她已承認並沒有在術前向梁惟信再三強調要保留子宮懷孕,也沒有在術後住院期間被大量施打抗生素,又之前的吳女求償判決已經認定,梁惟信術前有明確說明手術會切除子宮壞的組織,吳女子宮只會剩下很少好的組織,可能達到勞保失能條件,梁惟信已盡告知義務,而相關文件記載「子宮肌瘤切除手術」非「次全子宮切除術」,只是醫療不確定性之本質始然,因此,吳女在訴狀中的相關指控確屬不實言論,縱使吳女辯稱狀紙非她所寫,但訴狀以她的名義提出,狀紙末端經她親筆簽名,她仍應對內容負責,至於配偶陳男參與訴訟只是人情倫常,無法認定其為興訟幕後主使者,陳男不用負責。
 
法官最後認定,吳女訴狀中的不實指控批評梁惟信醫療專業及職業道德,自然足以貶損梁惟信醫師身分在社會上的評價,構成對梁惟信名譽權及人格權的不法侵害,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衡量雙方經濟能力,酌定吳女應賠梁男精神慰撫金15萬元,又律師費算作訴訟費由敗訴對造賠償,只有在當事人接受強制辯護的情形才能請求,自願請律師不能請求賠償律師費,梁男請求16萬元律師費部分吳女免賠。可上訴。(李奕緯/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