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酒女不單純 美髮師帶回家卻被圍店討錢告性侵

出版時間:2019/05/13 09:47

1名開設美髮店的張姓男子,前往東區相當知名的便服店消費,認識了店裡的1名清純小姐,誤以為遇到真愛,不僅時常到店裡點她坐枱,帶她回店裡溫存,甚至與她一起吃年夜飯、陪她過年。或許歡場無真愛,幾個月後女子突然對張男提出強制性交告訴,指控張男性侵她,甚至還有一次她的月經來了,對方不相信竟伸手測試,直到見血才作罷,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僅有女子的單一指訴,沒有任何事證可以證明張男有違背女子意願性交,因此處分不起訴。

據了解,這名張姓男子在台北市東區開設美髮店,因為附近有家全台知名的酒店,裡面的小姐素質又好,張男下班若是有空,就會騎著腳踏車前往酒店消費,一來響應政府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二來停車也很方便,也免了小弟的泊車費,成為酒店常客的他,漸漸的與裡面1名長相清純的酒店小姐熟識,只要他到酒店就會指定她坐陪。

去年2月14日情人節同時也是小年夜,張男收工後又騎著腳踏車到酒店消費,並指定這名清純女陪侍,2人在包廂喝酒聊天到凌晨1點多,2人又續攤到外面吃宵夜,然後張男再騎著腳踏車載著酒女回到他的店裡,2人發生了性關係後相擁而眠。

2人醒來後,女子告訴張男每次回家過年的感覺都不好,這個世上只有他對她最好,希望能夠一起過年,光棍一人的張男想到有美女陪伴過年,自然樂不可支,立即帶她到微風超市買年夜飯,2人吃完後還去龍山寺走春拜拜,回到家後2人又一起到頂樓放煙火,2人一直膩到初一下午,張男才送她回家。

去年7月24日,張男又騎著腳踏車到酒店消費,並指定女子坐枱,張男又騎著腳踏車載她續攤,2人又一起返回張男的店裡,繼續喝酒聊天,直到清晨女子才返回住處。

原以為這是真愛的張男,突然在去年9月底被一群黑衣人包圍他的店嚇到,而帶頭的竟是他時常指定坐枱的酒女,對方說他性侵她向他要錢,張男覺得不可思議要叫警察前來處理,女子沒有如願討到錢,事後告張男性侵。

女子指控,去年2月14日那天到酒店消費,翌日凌晨1點多帶她出去吃消費,然後又到他的店裡繼續喝酒,張男趁她休息時,違反她的意願性侵得逞。同年7月24日凌晨,張男又到酒店消費並要求她陪他吃消夜,當張男帶她回到美髮店時,將她拉進房間,她說生理期來不要做,但他不相信,就隔著褲子摸她的下體,有摸到衛生棉。

她原本想張男摸到衛生棉應該會死心,沒想到張男卻發狂的抓住她的手狂吼「妳不脫衣服我就幫妳脫」,在拉扯的過程中,她的全身被扯到只剩下一條內褲,張男還用手伸進她的下體,直到見血才罷手,但張男又轉向親吻她的胸部、甚至咬傷她的乳頭。

對於女子的指控,張男坦承小年夜那次有帶對方回家並發生性關係,但那次是兩情相悅,完事後2人還抱在一起睡,一起過年、一起拜拜、一起放煙火。去年7月那次是對方主動跳到他的腳踏車上與他一起回家,因為對方說月經來了,2人沒有做,帶她回家只有單純喝酒聊天。

檢察官為此傳喚酒店幹部到庭作證,她證稱,去年7月24日那次,她送張男離開酒店,告訴人卻自己坐到張男的腳踏車上,還把包包放到腳踏車前的菜籃裡,她不清楚2人要去哪裡,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跟張男離開。

至於女子雖指控張男咬傷她乳頭,但因事發時女子並未就醫、也沒報警處理,等到事發近2個月後報案,已看不出女子身上有任何傷痕。

檢察官認為,全案只有女子的單一指訴,就算她所說的屬實,在第一次遭到張男性侵後,應該對他避之唯恐不及,怎麼可能在第二次還主動跳上他的腳踏車,隨他返回住處,將自身安危置於險境,顯然與常情不符,因此認為張男事證不足,處分不起訴。(呂志明/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張男以為酒店遇真愛,沒想到清純女不單純。示意圖
張男以為酒店遇真愛,沒想到清純女不單純。示意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