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不認替逃稅名醫關說 彭坤業:界線我很清楚

出版時間:2019/04/03 18:09

法務部前部長邱太三涉向桃園地檢署檢察長關說名醫逃漏稅5億元案,高檢署昨晚公布調查結果,認定邱太三宣稱只是「轉知陳情」,實際上就是「關說」,而當時桃檢長彭坤業未依規定通報,還直接對所屬檢察官下口頭指示,作法失當。對此,沈默多日的彭坤業今首度打破沈默,接受《蘋果新聞網》獨家專訪,質疑高檢署調查不公,並痛批檢察總長未審先判,竟於調查報告出爐前,就在檢審會中公開下定論:「公訴檢察官是被害人。」

彭坤業還透露,當初調查小組詢問「陳情人」身分時,他原本不願提到「邱太三」這個名字,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問題,最後是因為檢協會發出一份聲明,質疑他「跟這個被告可能有私交關係,才會去做這個施壓、關說的事情」,他認為這對他的名譽損害相當大,才會向調查小組說出整個事情的原委。

然而彭坤業最介意的,是檢察總長江惠民的態度。彭坤業指出,上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開會討論這起關說疑案時,有人提議如果調查期間要先調整職務,檢察官應與檢察長一起調動才公平,不料江惠民竟當場下結論:「公訴檢察官是被害人。」彭坤業想要問江惠民「你知道調查的內容是什麼嗎?如果你知道的話,到底是從那裡得到的?你怎麼知道他是被害人?跟今天的結論一模一樣?」

彭坤業說,他很感概,他在這個事件上清清白白,卻遭到誣衊、抹黑,「我相信很多首長再也不敢講話」、「如果連程序的事項、程序的快慢,連這個都不能管的話、不敢管的話,我不知道以後的檢察一體要怎麼走下去。」

檢察總長江惠民得知彭坤業的質疑,第一個反應是「原來新聞稿(指彭的聲明稿)提到的那個人就是我哦!」隨後表示,他已經不記得當時是怎麼講的,怎麼用詞,「坦白講,除非要把記錄調出來看一看,才會清楚」、「我沒有針對彭的一個責任這樣子講,我印象是沒有這樣,若是他要這樣子講,我尊重他的意見。」

江惠民還說:「未來檢審會若討論到彭坤業的案子,應該會有完整的調查報告,所有委員都可以依據調查報告進行討論,且委員會的形式,也不是說誰說了算,基本上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看法,我們全都尊重。」(呂志明/台北報導)

以下為彭坤業受訪全文:

3月18日邱前部長找我吃飯,理由是國安諮詢,當時談了很多,談到參審、陪審、法制的問題,也談到桃檢的人力問題以及桃檢偵辦《廢棄物清理法》的問題,最後要離開的時候才提到這個案子,他說,我們桃檢的檢察官已經答應,而且已經開始啟動認罪協商,最後反悔,這個是很不好的,因為這會影響司法的公信力。

我回來以後,請襄閱去公訴主任那邊了解,我得到的第一手訊息,就是確實有開始協商,承辦檢察官有反悔的意思,承辦檢察官準備用拖延、擱置、不理的方式來處理,要讓它慢慢拖,拖到4個月的辦案期限超過以後,就可以轉到一般庭去。

這是第一時間得到的訊息,通通都沒有被修飾過,但後來(檢察官)在調查時講的話,有被修飾過,我在第一時間得到的這個訊息是最完整的,我認為檢察官這樣處理是不可以的,既然都已經開始啟動、開始跟人家談,你要把程序走完,你避不見面算什麼?對當事人來講,做何感想?對司法來講,公信力又在哪裡?

所以當我得到這個訊息後,立即請襄閱轉達這樣是不對的,應該要繼續協商,至於要談什麼條件?談成談不成?我沒有做任何具體指示,因為這會到具體的內容,已經到關說的一個範圍,所以我只是就一個程序在講,把程序走完,這是一個單純的事項,中間的界限我很清楚,那個是關說,那個不是關說,只有具體事項的決定是關說,不是具體事項,單純是程序的東西,我很清楚。

當時公訴檢察官回消息說願意協商,我想這個事情就告一段落了、圓滿解決,沒想到過了幾天以後,突然在論壇間爆發出這個負面的消息,至於後續公訴主任檢察官及檢察官之間怎麼去談、怎麼去加人、怎麼去派人,甚至後面簽呈的問題,我完全都不清楚。

一開始調查小組問我的時候,我並沒有把邱前部長點出來,因為我覺得他是一個善意的提醒,認為檢察官若有不對,應該要去做一些糾正,而把他講出來,也怕會有一些政治上的問題,所以我知道是不能提他的。

我也知道沒有把他提出來、登錄他的名字,在法規上我也站得住腳,完全站得住腳,可是後來為什麼會講?我受不了,因為檢協會、最高檢檢協會,發布的一個聲明,說我之前跟這個被告可能有私交關係,才會去做這個施壓、關說的事情,我想說再不講的話,對我個人的名譽的損傷是相當的大,所以我不得不在禮拜天(3月24日)跟調查小組說我要澄清,要把整個事情講出來,這當然不得已,但為了保護我的名譽,我也只能這樣做。

當然我對調查報告最不滿的一點,是我剛講的那些事實,我在調查報告裡面講得清清楚楚,在調查小組調查時講得清清楚楚,但卻在公布的調查報告隻字未提,你今天調查的是我、要處分的也是我,我是被告,我的說詞,你最起碼要反駁嘛,對不對,我在調查報告裡面看不到任何一個反駁我說法,也沒有把我的說詞講出來,然後就直接認定我有問題,這個我絕對沒辦法接受。

我不對,告訴我錯在那裡,你要把我的話引出來,去指責我那裡不對,可是我看不到,所以說這個調查報告發布出來時,我為什麼要發布聲明,去把事實經過講出來。之前,調查報告還沒出來時,我還尊重調查小組,不要去影響到他們的一個判斷,我什麼話都不方便講,但是今天,結論已經出來了,我想什麼話都可以講了。

在我調高檢主任檢察官那次的檢審會上,有人替我仗義直言,認為報告還沒出來不宜調動,如果要調動的話,是不是我跟那個檢察官要一起調動,才公平嘛,都是被指責的對象,對不對?結果在會場上,我們的江惠民檢察總長竟直接下定論,說「公訴檢察官是被害人」,我聽到這個迅息,就傻眼了,總長沒參與調查,知道調查的內容是什麼嗎?如果你知道的話,到底是從那裡得到的?你怎麼知道他是被害人?跟今天的結論一模一樣,我很質疑這些點。

所以我今天特別把他(江惠民)點出來,為什麼?因為部長已經講了,4月19號又要再開一個檢審會,檢審會除了總長以外,還有他派的代表,如果他們這些人還是用這個手法來修理我,那我不知道到時候我的權益要如何獲得保障,所以我今天一定要把他講出來,為了保護我的權益,我一定要把總長這段經過講出來,我希望所有的檢審委員,在19號在考量這個事情的時候,一定要站在非常公平、公正、非常客觀的立場考慮事情,不要未審先判。

我這個案子本身沒有牽涉到行政事項,是訴訟權的問題,所以沒有「人民陳情處理要點」的規範,問題是我們檢察機關裡面,平常也要處理很多行政事項,這些事項不會直接跟檢察業務有關,但是會間接相關,比如相驗時能不能夠快一點、解剖時間可不可以提早、火場鑑定報告可不可以快點出來、火災現場的封鎖可不可以趕快解除,類似這樣,跟個案的結論沒有關係,不會牽涉到個案具體事項的決定,但跟民眾的權益息息相關,在這種情況下,民眾有時候真的實在走頭無路,才會想盡辦法找關係來陳情。

今天假設我們承辦人,只要當事人一跟他表示就能馬上處理的話,誰願意去欠人家人情,沒有人願意欠人家人情,所以碰上陳情事項,我們自己要檢討,自己有那裡不對的地方,你不應該一下就懷疑說誰來陳情,這個陳情人跟首長之間有什麼關係,然後看關係人的眼睛就說這個就是施壓,這個就是關說,這種心態要不得。

本案這個例子一開以後,我相信很多首長再也不敢講話,因為很多情況,你是不方便做那個登入的,實務上也非常的多,如果連程序的事項、程序的快慢都不能管、不敢管的話,我不知道以後的檢察一體要怎麼走下去。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8
:09
更新時間:21:05

桃園地檢署前檢察長彭坤業接受《蘋果》專訪。呂志明攝
桃園地檢署前檢察長彭坤業接受《蘋果》專訪。呂志明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