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衣起爭執他當街割喉殺鄰 殺到力大斷刃

出版時間:2019/03/05 13:17

北市男子黃繼彤2017年與鄰居陳賜達因曬衣服發出聲響等居家問題爭執,同年5月14日上午,兩人在住家附近狹路相逢,黃男故意用手肘頂撞陳男,雙方當街互毆,黃持折疊刀揮刺陳的頭臉,割斷陳的頸動脈大出血致死,疑因力道太大,刀刃斷掉,斷刃還插在陳的脖子上,直到解剖遺體時才取下,黃留在現場自首,事後並賠償陳的妻女達成和解,高院今維持一審見解,仍依殺人罪判刑5年2月,可上訴。

判決指出,黃男(50多歲)與陳男(60多歲)是北市民生東路同社區不同棟鄰居,案發當天兩人當街爭執時,陳拿起雨傘作勢要反擊。黃男見狀,右手拿出鑰匙串裡的1把刃長約7公分的折疊刀,朝陳男頭臉不斷揮刺,待左手抓住陳的雨傘後,右手持刀繼續攻擊陳的肩頸腹等處,不但刺進陳的頸椎,還割斷陳的頸動脈,陳負傷不支,臉朝下倒地不起,黃上前拔刀,斷刃插在陳的脖子上,隨即大出血。

警消獲報趕來搶救,陳男送醫仍於隔天下午不治。黃男留在現場向警方自首犯案,辯稱當時很混亂,他什麼都不記得,但他絕無殺人意圖,推稱當時和妻子同行,不想讓陳男碰到妻子,「所以很幼稚的用右手肘擋他」。

黃男宣稱,雙方第一波衝突結束後,他掏鑰匙要開門回家,陳男仍糾纏不休,雙方發生第二波衝突,這時鑰匙串裡的折疊刀「不知道為何刀刃會彈開」,然後就刺傷陳的頸部,黃主張自己應屬正當防衛或防衛過當而已。

一審法官審理時,依據街道監視器錄下的事發過程,認定黃男在雙方第二波衝突中,並未遭陳男扭打攻擊,而是處於相互對峙叫罵情勢,且黃當時已壓制住陳所持的雨傘,卻仍以身體呈大字形投擲姿勢的力道,持刀朝陳的頭頸要害揮擊,顯有殺人故意,而非正當防衛。

一審認定黃男符合自首條件,且在現場要妻子代叫救護車將陳男送醫,事後與陳男的妻女達成分期付款賠償的和解條件,應予減刑,至於律師請求再依情堪憫恕規定酌減刑責,一審認定黃僅因細故就殺人,毫無值得一般人同情之處,依殺人罪判刑5年2月。

黃男上訴主張應改依傷害致死罪或重傷害致死罪論處,並請求依情堪憫恕規定從輕量刑與宣告緩刑,高院指黃對僅有枝節糾紛的鄰居下重手,使陳男在街頭血流如注,送醫前已無呼吸心跳,急救仍不治,令目睹民眾驚駭不安,死者家屬蒙受天人永隔的傷痛,今駁回黃的上訴,還可上訴。(丁牧群/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