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性侵應訊神情疲憊 鈕承澤:我已經被判處死刑

8968
出版時間:2018/12/08 00:01

捲入性侵案的導演鈕承澤,神隱2天後,昨出現時印象中的帥氣的頭髮,已變成大光頭,穿著藍色T恤、外套,不再是過去光鮮亮麗的模樣,神情顯得十分疲憊,鈕應訊時對於性侵指控並沒有閃躲,只說誤認雙方互有好感,才會造成錯誤發生,警訊後還發表聲明說:「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鈕承澤已經死了。」但有網友質疑鈕的諸多動作,只是為了脫罪。

昨天早上8時23分鈕從住處離開,面對記者的提問,也僅露出無奈的一抹微笑討饒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隨後就在律師胡原龍陪同下,搭車前往大安分局,一下車就被現場等候的媒體團團圍住,鈕疑似被這大陣仗嚇到,表情十分嚴肅,一路抿著嘴、皺著眉,全程未發一語,在推擠中走進警局。

鈕與律師胡原龍兩人是四十年的朋友,兩人都是念靜心小學的,因此鈕得知自己被控性侵後,當晚半夜就打電話給胡問該怎麼辦?胡初步了解過程後,就建議鈕「誠實面對、絕不逃避、更不能傷害女生」,而且前往警局應訊時一定要大門、一定不要遮掩、一定要讓記者拍照、一定要面對司法。

所以鈕昨上午九時在警局應訊時,全程由胡陪同,而且配合度高,有問必答,對於性侵指控也沒有閃躲,不過鈕應訊時情緒一度激動,數度出現呼吸困難,導致警詢中斷,但鈕堅稱誤認雙方互有好感,才造成錯誤發生。經2小時訊問,鈕在離開警局前,一度遲疑是否要對在場媒體發表聲明,但律師開導指他是公眾人物,一定要對社會有所交待,只要不提案情就可以,所以鈕承澤才在11時16分步出警局、走向在門外守候的媒體。

鈕被媒體包圍時,還特意回頭看了一下律師,確認沒問題才發表聲明。鈕承澤表示,他期待這場性侵疑雲會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鈕承澤已經死了」,語畢後深深一鞠躬,全程僅約一分鐘就要離去。

此時現場媒體大喊:「可以再鞠躬一次嗎?」「要道歉嗎?」問題疑似又觸動鈕承澤情緒,他不甩提問,快步離開大安分局,行進間還用手肘做出防禦姿勢,努力隔開媒體的推擠,過程中不慎踢到一旁的垃圾桶,造成一名記者間接掛彩,胡原龍見場面開始混亂,趕緊護送鈕承澤上車,沿路不停喊著:「可以了、可以了!」鈕離開警局後,就直接返家未再出門。檢察官原本開出傳票要鈕承澤昨下午4點赴北檢說明,但鈕以身體不適為由請假。

藝人李烈近日為了鈕承澤的事情到處奔波,前晚就曾去鈕住處探望;昨天鈕做完筆錄返家後,下午4點多又去探望他,李烈在按門鈴後長嘆一口氣,媒體問她有沒有什麼話要跟鈕說?李烈回說:「我自己跟他說就可以了。」

鈕承澤昨穿著樸素,一反昔日光鮮亮麗的明星模樣,還頂著大光頭前往警局應訊,法界人土認為鈕顯然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希望透過收歛的行為和衣著,爭取一些同情。

不過網友懷疑鈕承澤變大光頭的原因,是擔心驗毛髮會出問題。律師胡原龍則表示,這兩天去見鈕的時候,鈕就已頂著大光頭。而警方私下表示,性侵案雖可採集被告的毛髮鑑驗,但也只能做為性侵案的證據,目前並無鈕吸食毒品的相關情資或證據,依法不能強制採毛髮驗毒,而且若真有吸毒,也可採集其他部位的毛髮送驗,不會因沒頭髮就驗不出來。(突發中心/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遭性侵女出示LINE打臉 「鬥倒」鈕承澤女友說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勇姊抱病幫癱弟翻身5萬次 勞碌11年嘆「人生好累」
【名人性侵醜聞1】胡睿兒背叛孕妻夜店撿屍 「硬不起來」也脫不了罪
【名人性侵醜聞2】周伯勳射後不理惹麻煩 斷不開陽台性侵案

鈕承澤與律師、助理穿過記者群,不發一語進入警局。潘志偉攝
鈕承澤與律師、助理穿過記者群,不發一語進入警局。潘志偉攝

鈕承澤進入大安分局應訊。潘志偉攝
鈕承澤進入大安分局應訊。潘志偉攝

鈕承澤在律師、助理陪同下,進入大安分局應訊。潘志偉攝
鈕承澤在律師、助理陪同下,進入大安分局應訊。潘志偉攝

鈕承澤做完筆錄鞠躬後離開警局。潘志偉攝
鈕承澤做完筆錄鞠躬後離開警局。潘志偉攝

鈕承澤抵達大安分局門口。潘志偉攝
鈕承澤抵達大安分局門口。潘志偉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