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庭制度將上路 統一法律見解但不含死刑量刑

2747
出版時間:2018/12/07 20:53
未來最高法院出現法律適用疑義,要提案到大法庭解決。資料照片
未來最高法院出現法律適用疑義,要提案到大法庭解決。資料照片

司法院所提《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在終審法院設置「大法庭制度」的修正案,今獲立法院三讀通過,將在總統公布後6個月施行,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今表示,「大法庭」功能為統一審理案件的法律見解、使整體法秩序具有安定性及可預測性,新制更將廢除現行判例、決議制度,「將來法官要體認,自己所做的判決,都是判決先例!」

主管此項修法業務的司法院司法行政廳廳長王梅英舉例,若最高院審理食安案件的合議庭,認為「大便精煉也能給人吃」的看法合法、想挑戰現在「不是給人吃的就不能做為食品添加物」的主流見解,就可循「大法庭」制度提案,透過法庭辯論決定採用哪個見解。

王梅英強調,「大法庭」制度將在總統公告後6個月上路,應不會出現太多挑戰現有見解的「大鳴大放」情形,反而會讓最高院從此不再「一院各表」,因沒經過「大法庭」裁判,合議庭不能輕易表示不同法律見解。

至於殺人案件是否該判死刑的標準,包括教化可能性該如何判斷,日後能否透過「大法庭」辯論確立,王梅音閃躲說:「這是量刑見解,這是個案審理,這個問題不要為難我!」

依照我國法制,最高院擁有統一下級審法律見解的權力,過去是透過選編判例,或召開刑事庭、民事庭法官會議做成決議,對同類案件的審理產生拘束力,但2005年起不再選編判例,司法院透過此次修法設置「大法庭」,不僅再停止做出新決議,更全面廢除現有判例、最高院決議的效力。

但最高院內部仍對部分法律見解產生歧異,例如認定是否構成貪污,究竟應採「法定職權」還是「實質影響力」,最高院原本去年11月要召開刑事庭法官會議討論,卻臨時喊卡,至今仍無法做出定論。

呂太郎在司法院推動此次修法期間,曾表示設置「大法庭」就是要讓最高院的法律見解能統一、讓同樣案件受到同樣的法律對待,不能再出現「判決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的情況。

立院今三讀通過設置「大法庭」的修正案後,呂太郎在司法院受訪表示,「大法庭」的運作也是針對個案審理,分成對於現有見解看法不同的「歧異提案」,以及並無先例、但具有通案適用的「原則重要性提案」兩大類。

呂太郎說,最高院的決議,也是因為有兩個不同判決的見解產生歧異,才開法官會議討論,施行「大法庭」後,也是碰到所採用的見解不同於現有見解,才提案召開大法庭,如同司法院大法官審查釋憲案,都靠逐漸累積共同的意見,而且採用司法權模式,透過法庭裡的辯論做成判斷,比起用司法行政方式召開法官會議,更能周延解決紛爭。

針對廢除最高院判例、決議對於審判的拘束力,呂太郎強調,這會讓每個判決的重要性都一樣,不因是否為判例而有不同,他呼籲「將來法官要體認,自己所做的判決,都是判決先例!」(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