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醉倒沙發遇鹹豬手出沒 竟找不到犯人

14537
出版時間:2018/12/07 00:00
OL與同事KTV狂歡酒醉,竟遭鹹豬手偷襲。示意圖
OL與同事KTV狂歡酒醉,竟遭鹹豬手偷襲。示意圖

1名年輕OL去年6月與公司13名同事到KTV歡唱,酒醉倒臥在包廂沙發上,好心女同事怕她著涼,用外套蓋在她身上,沒想到,事後OL指控謝姓男同事趁她睡夢中,將手伸進外套裡搓揉她的胸部達1分鐘,她驚醒坐起來,對方還得寸進尺,將手伸進他的連身裙姿意撫摸她的下體,因此提起趁機猥褻告訴。

檢察官傳了當天所有在KTV歡唱的人出庭作證,都沒有人見到謝男有侵犯OL的舉動,因此一度做出不起訴處分。但女子不服,認為事後謝男有傳簡訊向她說對不起,「若他沒有做,為何要對不起」,因此提起再議,高檢署將全案發回北檢續行偵查後,檢察官調查發現,當時因為2人的上司要求謝男不管有沒有做錯,「身為男人應該先向女方說聲對不起」,謝男聽從上司的話才傳簡訊給女子賠不是,且簡訊內容並未提到是因為性侵對方才道歉,檢察官因此以事證不足,再次做出不起訴處分。

去年6月23日週五夜晚,在台北市某公司任職的年輕女子,與公司一群同事及主管共有14人,趁著小週末聚餐,還續攤前往忠孝東路4段的錢櫃SOGO店歡唱,當天一群人喝了不少酒,女子同樣也喝多了,最後不勝酒力就躺在包廂的沙發椅上,好心的女同事還拿了一件外套蓋在她身上怕她著涼。

女子指控,就在她躺著休息時,突然感覺到有1隻手,鬼祟的滑進蓋在她身上的外套,搓揉她的胸部,足足超過1分鐘之久,她嚇到坐起來,見到謝姓男同事坐在附近,此時外套滑落到沙發椅上,但那隻手卻得寸進尺的從她的連身洋裝裙底伸進去撫摸她的下體,她因此控告謝男。

謝男到案覺得委屈,他指當天他也喝得很醉,不是跑去廁所吐就是坐在椅子上休息,不可能、也沒有去碰女同事,不知對方為何會誤會他,至今都搞不清楚。

檢察官為此傳喚當天在KTV包廂的所有人出庭,試圖還原經過,1名當時站在點歌機旁的男同事說,當天謝男坐著睡、女的則躺著,頭比較靠近謝男,但謝男若要摸她的下體,必須要刻意伸手去摸才摸得到,他的視眼卻一直看到謝男一直呈現醉坐那邊、癱在那裡都沒動。

1名女同事則證稱,她在當天9點多到包廂,見到2人都喝醉在睡覺,不久躺著的女同事突然坐起來拿著電視遙控器一直在滑,她就問她有什麼事情,對方看了看謝男告訴她「他怎麼可以摸我」,當時他謝男一直坐在椅子上睡覺,她還叫了他幾聲都沒有回應。

另1名女同事也說,當時女同事喝醉了以後,就躺在包廂的沙發睡著,謝男也喝醉了,坐在沙發上睡覺,印象中,當她幫女同事蓋上衣服後,謝男就一直在沙發上睡覺,並沒有到女同事身邊去。

由於所有在場證人都沒有看到謝男有趁機吃豆腐的行為,且依照這些證詞,從不同證人所在的角度,都證稱當時謝男與女子有點距離,且一直坐在那裡睡覺,因此認為無法單憑女子的指訴,就認定謝男涉有重嫌,因此處分不起訴。

OL不服,認為謝男事後還傳簡訊向她道歉,她認為若謝男沒做這些事,為何要道歉?因此向高檢署提起再議,高檢認為有必要進一步釐清,將全案發回北檢續行偵查。

北檢為此再度傳訊謝男,釐清他為何於事後發簡訊給女子,謝男供稱,上司知道這個事情後,認為他不管有沒有做,都應該先向女同事道歉,他聽從上司的話才會傳簡訊道歉,而檢察官也傳了謝男的上司作證,他證稱當時因為女同事在群組反應此事,他認為謝男不管有沒有做,身為男人應該先道歉,所以確實有請謝男向女同事道歉。

由於謝男傳給女子的簡訊內容大意為:「我不知道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向妳說聲對不起」,並未提到謝男是因趁機猥褻而說對不起,因此認為事證不足,再次做出不起訴處分。(呂志明/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