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逼撤告遭裁定迴避 法官喊冤:「士可殺 不可辱」

12129
出版時間:2018/09/22 14:48
高等法院民事庭法官賴淑芬。資料照片
高等法院民事庭法官賴淑芬。資料照片

台灣高等法院民事庭法官賴淑芬被一件返還借款案的當事人指控偏頗並聲請迴避,指賴開庭時以「法院不是討債的地方」等語,甚至揚言要告發當事人財報登載不實,目的是逼當事人撤告,高院調查時,發現賴法官審理該案時,應該全程都錄的法庭錄音竟數度中斷,找不到當事人指控的言語,部過高院依據相關事證,認為賴法官確有偏頗之虞,日前裁定她必須迴避,不能審理該案。

此事在法界傳開後,賴淑芬昨在法官論壇留言回應,承認開庭時有發火、罵律師,但原因是勸訴訟雙方和解。從檢察官轉任法官的賴淑芬還說,「我從檢方來,很多規矩不清楚,連送自律是什麼都不知道,但聽起來好像很嚴重。一直很感謝大院可以收留我們這批連冷氣都沒的吹的檢察官,對於賺錢沒有太多興趣,所以也還想留在這裡。但士可殺,不可辱,若真的要我走,我想也不會賴在這裡」。

記者今天詢問高等法院是否會議處賴淑芬,高院行政庭長林瑞斌表示:「當事人的返還借款案還在審理中,為了避免影響個案,高院暫時不會主動議處賴法官。」丁牧群/台北報導)

以下是賴淑芬法官在法官論壇的留言全文:

案件還沒終結,我不能寫太多案情相關東西。雙方的爭執只在100萬借款有無交付,上訴人對一審的判決很不滿,我也覺得一審的證據可以再加強,但沒想到查出來的結果跟被上訴人所述不符。律師是中途才加入訴訟,我有分析客觀證據與證人所述矛盾之處,律師開始說法官是不是跟對方有關係,或得到什麼好處,我的確有發火,罵律師,並表示是證人不實還是亂記帳,我要查個水落石出。 此段過程沒有錄音,所以就變成法官勸和解不成,惱羞成怒。 

一直以來,受理他人聲請迴避的案件,我都是抱著當事人一定是預見判決結果不利,才惡意栽贓,沒想到別人不是這樣做,沒有錄音,就變成當事人講的都是真的。 為什麼開庭不錄音?這個我真的很抱歉,我以為勸籲和解的過程可以不錄音,因為勸籲過程中,會適度公開心證,有時為了安撫當事人情緒,也配合譴責對方幾句,或是當事人就喜歡罵來罵去,都不適合讓對造聽去。從剛辦民事,通譯在勸籲和解時都會主動把錄音機關了,我不曉得在這邊不可以。現在已經不敢關了。 

為什麼要職權調證據?這個我也很抱歉,我不知道民事訴訟法第288條是具文。 為什麼查出來的證據都對被上訴人不利?這個我也很懊惱,本來是要查補強證據的,想說多一個證據,可以讓上訴人服氣一點,沒想到查成這樣,害自己不能結案。只是單純的一筆借款有無交付,我想我還沒爛到寫不出來,需要逼撤回。 

法庭雖沒有錄音,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一天到晚在開庭,法官是如何勸籲和解的,會不會強迫人家,我想書記官、通譯都很清楚,就算書記官是直屬,會維護法官,通譯也不至於需要維護我。但顯然我的人格不受信賴,不用調查就知道我是當事人講的那樣。 

這種事如果發生在檢方,我想我一點都不會害怕,我們每天在前線作戰,多的是抹黑攻擊,只要同事的人品可信賴,長官一定力挺到底。但在這邊似非如此,同事間都用放大鏡在檢視對方,連調查證據有沒有必要,都是別人說了算,打自己小孩給別人看,是最好平息眾怒的方法。 

我只能祈求上天讓所有壞人可以得償所願,不要再來找我的麻煩,也請同事們高抬貴手,我從檢方來,很多規矩不清楚,連送自律是什麼都不知道,但聽起來好像很嚴重。一直很感謝大院可以收留我們這批連冷氣都沒的吹的檢察官,對於賺錢沒有太多興趣,所以也還想留在這裡。但士可殺,不可辱,若真的要我走,我想也不會賴在這裡。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高院正義】女法官疑嗆原告「不要再告了」 被裁定須迴避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