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酒店妹 他傾家盪產還要賣掉小老婆

255704
出版時間:2018/09/19 13:42

(更新:黃男受訪內容)

北市一名黃姓男子前年9月在LINE上認識綽號叫「鼻鼻」的施姓女子,鼻鼻稱她在酒店工作,邀約黃男捧場,想不到黃男一試就「暈船」,愛上這名外型甜美可人的鼻鼻,不但半年砸50萬元買鼻鼻出場,請她吃飯、看電影,還因鼻鼻宣稱業績好才能離職,而常點檯幫鼻鼻做業績,有時鼻鼻沒空做他的檯,黃男仍點鼻鼻,甘願空檯到天亮,酒店經理見黃男花光積蓄,還想典當被他視為小老婆的重機,終於看不下去,到當鋪阻止黃男,不料兩人吵架後,鼻鼻換店、失聯,酒店老闆卻和經理一起被黃男告詐欺。
 
但台北地檢署認為,酒店沒有捏造理由或名目要黃男付款,黃男登門消費,公關小姐是否要與黃男交往或離職,並非黃男花錢就一定能得到的,因此認為黃男不滿酒店小姐失聯或服務態度不佳,也與詐欺罪無關,僅是民事糾紛,因此將酒店老闆和經理不起訴處分。
 
黃男的暈船事件要從前年9月間說起,起初黃男在LINE上遇到一個原本不認識的施姓女子加他好友,兩人搭上線後,施女自稱綽號叫鼻鼻,在南京東路三段一家酒店工作,但業績不好,希望黃男來捧場。
 
黃男上門見到鼻鼻本人,驚為天人,因為鼻鼻外型甜美、身材火辣,說起話來更是嬌滴滴,黃男漸漸迷戀上這個溫柔鄉,一而再再而三地點鼻鼻坐檯,儘管兩個小時就要花7900元,黃男仍常常捧場,而為了帶鼻鼻四處遊玩,黃男更不惜花一次付出2萬8000元的出場費,帶鼻鼻出場去吃飯、看電影。
 
有時黃男工作到晚上12點多才下班,鼻鼻也央求黃男去店裡陪她,但鼻鼻不是每次都有空坐黃男的檯,有時鼻鼻被別人點走,酒店想找其他小姐陪黃男,但黃男就是不願意,他寧願花錢點鼻鼻,空著檯癡癡地等,獨坐到天亮。只是銀彈也有花完的一天,黃男先將愛車拿去貸款45萬元,並將其中的35萬元用來點鼻鼻坐檯,才2周就花光。
 
有次情人節鼻鼻要黃男來店裡,黃男雖然口袋只有4000元,仍拍胸脯表示會跟朋友借錢去,要鼻鼻不用擔心,癡情程度可見一斑。鼻鼻還說她業績不好,若能有35萬元業績,她就能離職,離職後就要和黃男一起住,還要和黃男結婚、生小鼻鼻。
 
但好景不常,有次黃男看到新聞報導剝皮酒店,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坑了,為此質問鼻鼻,鼻鼻嬌嗔怒稱她對黃男這麼好,黃男竟然懷疑她,兩人吵一架後,鼻鼻就不理他了,還換店工作。

黃男為了再度見到鼻鼻,明知已經銀彈用盡,還傳訊息告知酒店經理,表示他要賣車幫鼻鼻贖身,經理得知後,火速趕到現場阻止黃男,要黃男不要再找鼻鼻了。
 
黃男質問為何鼻鼻更換工作地點?經理稱鼻鼻希望你把錢用在需要的地方,「妹妹希望你過的好,不要再來找她,再花這些錢,妹妹只是因為關心你,百般不願意你來找她花錢。」
 
沒想到黃男怒告酒店經理和老闆,認為兩人利用鼻鼻騙他錢,因為鼻鼻說過她需要35萬元業績,還說她在公司出事情需要和解,需要15萬元,黃男懷疑那都是兩人利用鼻鼻來騙他。
 
檢察官為此傳鼻鼻作證,但她出庭時,卻與黃男形同陌路,鼻鼻證稱,她和黃男只是互有好感而交往,她有聊到自己缺業績,但沒說欠35萬元業績,她也確實和店裡客人發生糾紛,但沒有寄望黃男幫她擺平,兩人是因為吵架才分手,根本沒有詐欺問題。
 
開庭時,酒店老闆和經理雖然不認罪,但也同意賠償20萬元和黃男和解,可是黃男卻霸氣地說:「這不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他就是要繼續和鼻鼻見面、交往,最後和解破局。
 
檢方認為,酒店小姐是否願意離職或與客人交往,本來就不是花錢就能獲得的,黃男不滿鼻鼻失聯,甚至換店工作避不見面,是兩人間的感情糾紛,酒店老闆、經理並未虛構、捏造名目向黃男要錢,因此認為兩人罪嫌不足不起訴,但黃男自始自終都未控告鼻鼻。

《蘋果》即時報導後,黃男主動聯繫《蘋果》,黃男指出,他因為沒錢又想去找鼻鼻,酒店經理才陪他去當鋪當車子,但當鋪老闆一看到酒店經理,就跟他說「剝皮店的嗎?」酒店經理聽到這樣,才要黃男不要典當車子,根本不是良心發現,而黃男之所以拒絕對方以20萬元和解,黃男表示,他受騙50多萬元,對方卻只想以20萬元了事,他當然不要這樣就和解。
(吳珮如/台北報導)

======  網友意見  ======
 
網友留言表示「人呆就是被人騙,這就是社會!」「這酒店經理跟老闆人很好了!只能說自己無腦」、「沒錢想當大爺,你冼洗睡!」「鼻鼻=逼逼,賤到這樣還要?」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3:42

黃男為了酒店小姐傾家蕩產。示意圖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