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打官司不求人 律師林俊峰的專業建議

17552
出版時間:2018/09/13 15:52

當民眾必須上法院打官司,你的夥伴、盟友極可能就只有身旁的律師,這時候,民眾應該要如何與律師配合,才能司法面前爭取最大利益?曾任檢察官11年的律師林俊峰認為,如果民眾必須要上法院,最好把律師當成解決問題的「專業人」,雖無法事事解決,但能協助你求得最大的利益、最小損害,「律師會盡量幫你找到一個出路、得到一個最佳的解決」。

打官司找律師 主要為3件事

曾任檢察官11年的林俊峰,曾任職台東地檢署、新北地檢署,更獲法務部選送赴美進修績優檢察官,6年前,他辭去檢察官工作,轉任律師。

林俊峰認為,民眾找律師無非是想要請教專業意見,就像民眾生病去看醫生,想找個專業諮詢,尋求治療,根據他多年的司法實務經驗,歸納出民眾找律師想知道的主要是為三件事,第一,想知道這個問題事實的發展是怎麼樣?第二,就現有的情況、所掌握的事證對我是否有利?第三,可以期待的結果是怎麼樣?
 
他認為,民眾如果想知道自己的官司會怎樣發展或是最後會是怎樣結果,就要盡可能的把事情過程、原貌說清楚,讓律師知道、瞭解、判斷,因為當事人與律師基本上處在一個信賴關係,民眾找律師時最好能提出證據,不能只是「空口說白話」,「如果你講一個事情,但沒有搭配證據,就只是一個說法,有搭配證據,那才是個事實。」、「當然是盡可能的啦,也不可能說叫你把所有的秘密掏心掏肺都說出來。」
 
若當事人只在胡扯、瞎掰,連律師都難以相信他所說的,林俊峰認為,「這要如何能讓檢察官、法官相信?」雖說檢察官、法官對於被告有利、不利都要調查,但當面對一個說話無法讓人相信的人,當然會往對你的不利點去調查。

對律師不坦白 事後補救很辛苦
 
不過,法院開庭瞬息萬變,身經百戰的林俊峰也曾遇到措手不及的狀況,有時是當事人開庭時過於緊張,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反而讓他的說法變得前後矛盾,無法自圓其說;另一種則是「當事人只說了80%的事實,但卻被法官或檢察官掌握到而訊問出來(剩下的20%),身為律師,也只能在法庭上看著他,他則看著我,兩人大眼瞪小眼。」
 
林俊峰無奈地說,畢竟,當事人事前沒說有過這段事實,也沒提供相關事證,可以讓律師來幫他爭取最佳利益,而在法庭上被這樣質問,律師通常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不諱言說,「有些當事人會選擇講片面有利的事實,對於他不利的則會輕描淡寫,甚至隻字未提,如此事後要補救就會相當辛苦。
 
林俊峰以多年的經驗指出,訴訟結果不一定僅有輸贏,有時就是一個大家可以接受的結局,例如民事案件中原告請求100萬元,被告原本不想付任何錢,可是在漫長的訴訟過程,雙方願意各退一步而以50萬和解,就可以避免積年累月的訟累、精神上的疲憊,而最常見的就是車禍案件,當事人會採取一個妥協方案。
 
如果遇到明顯有罪的當事人,卻堅稱自己無罪,怎麼辦?林俊峰說,若當他看完了卷證資料,發現當事人看起來就是有罪,譬如酒駕,明明酒測值已經是1.0、1.2了,他就會明白跟當事人說,無罪可能性很低,希望當事人能在偵查中坦承,表示懺悔,檢察官可能會姑念他沒前科,只是一次晚上應酬或朋友聚會,犯後態度良好而願給緩起訴,他說,這些他都會分析給當事人聽。
 
但如果當事堅持不要人生有汙點,不希望有前科,要獲得無罪,林俊峰表示,律師畢竟不能違背當事人意志,如果已經跟當事人分析很久,而他仍堅持要作無罪答辯,也只能跟他說會盡最大的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

被批「魔鬼代言人」 是職業的無奈
 
當然民眾也有可能會因為檢察官被司法警察誤導,或對被告有利事項沒去查,或對法令解釋沒完整蒐集,或出於行政法規缺漏等等而被起訴,林俊峰說,這時他會慢慢從給法院的答辯狀中提出事證,引導法官進入情境,中間再經過函詢、調查事證、交互詰問證人等過程,來讓法官相信說被告可能真的是無辜、被誤會,如此才會有判無罪的機會。
 
至於他最怕的當事人類型,就是一來就問律師說:「有沒有認識那位司法官,能不能幫我打通一下關節?」林俊峰強調,「其實現在的司法環境並不是大家誤以為很黑暗、不公的,司法人員會去亂搞、拿錢的」,因此如果當事人劈頭就想要他去「打通關節」,他都會建議他去找別人。
 
外界常常批評律師是「魔鬼代言人」,林俊峰表示,「這是職業的無奈,就跟醫生面對剛打死人的受傷槍擊犯或搶匪,要不要去急救是一樣?」他說,《刑事訴訟法》有「無罪推定」原則,在被告被判有罪之前都是無罪的,且就過去的案例來說,也有被判很多次極刑的案件,後來再審或非常上訴後改判無罪的,而這過程中,擔任辯護的律師也常被指責是魔鬼代言人!他因此認為要以平常心看待,民眾應該要思考,即使這個人犯了錯,是否應受該嚴厲的處罰?

林俊峰舉例說,曾經有丈夫為了保護孕妻打死了來家中行竊的竊賊,竊賊或許不像先生那麼值得同情,但他可能出於家境清寒才去偷竊;或先生打死的那個人,其實每天都是來勒索,另外有些弒父案件,剛發生時民眾可能會覺得說怎可已殺死自己的爸爸呢?但如果是因為爸爸長期虐待媽媽呢?
 
他認為,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即使他做的事是錯的,但是律師要幫他找到解決方式,是否讓法官知道在這起案件中被告也有可憐的地方,而這是「律師可以盡到力,幫到忙的地方。」至於一些很明確的殺人案件,律師分析背後沒特殊原因,往往就比較不會去接受委任,避免落入爭議,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外界總覺得律師多金,收入比檢察官、法官優渥,但林俊峰表示「不一定」,因為律師終究沒有退休金保障,收入不穩定,「今天賺的就是在『存』一桶水,退休就沒了」,加上每年律師錄取人數多,競爭激烈,且司法院現在推行刑、民事訴訟金字塔制度,無形中減少很多案源,因此律師收入遠不像司法官平穩,且法律有地域性,律師很難跨國執業,不像醫師無國界,只要取得其他國家認證執照就可以執業,因此律師真的沒有外界想像的輕鬆。(孫友廉/新北報導)

◎林俊峰律師小檔案
◎年齡:44歲
◎學歷:台灣大學法律系學士
          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碩士
          美國康乃爾大學法學院訪問學者
◎經歷:司法官訓綀所第39期結訓
         新北(板橋)、台東地檢署檢察官
       法務部選送赴美進修績優檢察官
         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常訓講師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署長替代役秘書
    世新大學法律系兼任講師
◎證照:律師執照
         地政士執照
         英語國際領隊執照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15:52

林俊峰有11年檢察官資歷、6年律師經歷,對於各類訴訟都有相當豐富經驗。劉耿豪攝
林俊峰有11年檢察官資歷、6年律師經歷,對於各類訴訟都有相當豐富經驗。劉耿豪攝

林俊峰曾把自己多年經驗寫成》刑事官司不求人》一書。劉耿豪攝
林俊峰曾把自己多年經驗寫成》刑事官司不求人》一書。劉耿豪攝

林俊峰會替當事人分析案件現況與利弊得失。劉耿豪攝
林俊峰會替當事人分析案件現況與利弊得失。劉耿豪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