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律師同行】「家事案件沒勝敗訴」  梁維珊:放手才是真正的愛 

出版時間:2018/07/31 20:32

(更新:新增網友意見、梁維珊背景)

「家事案件沒有勝敗訴,孩子永遠是最大的受害者。」律師梁維珊坐在辦公桌前,懷裡抱著絨布玩偶,放滿案件卷宗的辦公桌,一旁擺著方塊奶粉及零食,辦公室另一角則放了一張桃紅色的圓形沙發椅,溫馨的氣氛,跟一般律師事務的嚴肅氣氛很不一樣,這些特殊的裝置,都是為了父母即將離異的小客人所準備的,梁維珊希望在父母即將分離的過程,能盡可能避免孩子成為父母感情破裂的受害者。
 
「我已經訓練到可以一邊用手轉玩具逗弄孩子,同時又可以跟當事人討論問題。」執業7年的梁維珊,因為自己也有1個4歲孩子,因此每當她因為案件接觸到父母正準備離婚的孩子時,她總是感到不捨、痛心,因此致力走向專業家事律師。

父母離婚 孩子學會戴上面具

她提起一次印象深刻的調解庭,對方律師的專長是財產訴訟,竟將離婚案件當作財產訴訟處理,像是把孩子當作財產分割,「我覺得訴訟已經讓家庭破碎,大人無法相處,被撕裂的卻是小孩,有些孩子才3、4歲,卻已學會戴上面具,在父母面前跟著指責對方,我也是母親,這樣是不對的」。
 
梁維珊回憶起一件爭奪監護權的官司,法官在庭上舉所羅門王的故事為例勸說這對父母,法官說,有2個媽媽在爭奪孩子,雙方僵持不下,所羅門王拿起大刀,稱要將孩子劈成兩半平分時,其中一名媽媽立刻放手,所羅門王以此認定,先放手那個人才是孩子真正的母親,「其實放手才是真正的愛,家庭事件中最大的困難,就是大家要學會各自放手,放下對對方的仇恨、怨恨,只專注在孩子的健康發展」。
 
梁維珊說,她曾經處理一起案件,這對夫妻關係已明顯到了冰點,不可能再共同生活,但2人對孩子的愛卻是相同的,開調解庭時,包括法官、調委跟雙方律師,目的是希望2人不要再以夫妻的角度看待事情,而是以父母親的立場,盡可能修補關係,別讓孩子受到傷害,結果該次調解庭一開就是7小時,中間完全沒有休息、進食,成為她調解最久的一次記錄。所幸原本雙方態度都很強硬,想爭取單獨監護權,最後調解成功,雙方同意共同監護,辛苦總算有代價。

除了法律 也要懂心理學

 
「這還不是我上班時數最長的一天」,梁維珊分享家事律師的日常,每天早上通常會在法院開庭或調解,晚上再回到事務所開始寫書狀,研究法律問題、查看案情事實,再跟客戶確認細節,「每天大約都要晚上10以後才能下班」,有時還需要帶卷證回家繼續工作,梁維珊說,工作時數超過12小時是家常便飯,她最高紀錄曾同一天連開2次調解庭,工作16小時才下班。
 
除了開庭、寫狀,另外一件也很佔據她工作時間的事,就是接電話。梁維珊說,她每天平均都要接20通以上的當事人電話,而這些電話當中涉及法律問題的大約只會有5通,其他都是當事人述說心情很緊張,或者很怨恨對方等內容,梁維珊說,「家事案件的當事人有種特質,就是特別容易焦慮和緊張,這時我們就不是律師的身分,反而要以朋友的方式,安慰或安撫當事人」。
 
因此梁維珊和家事案件當事人溝通時,會特別注重認真傾聽當事人說話,從夫妻相識到相愛,決定攜手共度一生的過程,她都讓當事人暢所欲言,目的是希望也讓當事人回想起過去和對方相處的快樂回憶,即使在那之後可能因為相處而發生衝突,不得已必須從家庭進到法院,也不要讓當事人充滿對立的仇恨,「家事訴訟沒有輸贏,其實走進法院大家都已經輸了,在這種狀態下,我們能做的就是找到平衡點,讓每一個人平安的離開法院,結束關係」。
 
除了用心傾聽,外在的穿著打扮也有眉角,梁維珊說,家事律師除了必須擁有法律專業,其實更需要學習心理學知識,「像是心理學上黑色跟紅色,是帶有攻擊性概念的顏色,所以我在進行家事案件時,都會刻意選擇暖色調或是帶有小花的衣服,避免穿著全黑的西裝,目的是希望對方了解,我們今天是來解決問題的,不是戰鬥」。
 

4歲孩子的畫 家事律師最大回饋

說到這裡,梁維珊從書架上的卷宗中,抽出一張用簡單線條勾勒出2個人,攜手迎向愛心與陽光的圖畫紙,「這是一位當事人的4歲小孩畫給我的作品,這孩子來事務所時,本來防備心很重,我花了滿多時間和他聊天,談他心中對於父母離婚的看法,結束時他給我這張圖,告訴我穿著綠色裙子的人是我,旁邊是他自己,畫的是我在他心中的形象,我想這圖的意思應該是我們一起走向光明,我看了很感動,這是我覺得當家事律師最大的回饋」
 
一張價值1元的圖畫紙,因為梁維珊的愛與耐心,搖身一變成為無價之寶,也讓她體悟到大人如何對待孩子,孩子就會給予相等好或壞的回饋,「我周末時常被客戶抱怨找不到人,但也就是因為我看過這麼多故事,讓我發現『長時間』的陪伴,不如有『質量』的陪伴,所以在回歸家庭角色時,我會放下手機和工作,陪著兒子一抓起蟲、一起玩水,將最好的陪伴給我的家人」。
 
「所有的刑事案件都是從家開始腐爛,當有些家庭出現裂痕時,家事律師跟家事法官、調委和社會都應共同努力,協助他們重建家庭價值,讓撕裂的親情傷口,能快速結痂復原,這是我認為家事律師應該有的責任與使命感」。(顏凡裴/台北報導)

=====  網友意見  =====

網友留言表示「當愛遠離,唯有放手,自己才有真正的自由」、「台灣有如此的好律師可減少很多社會問題」、「雖然受苦是小孩,但如果雙方父母,有暴力傾向,最好還是離了把」、「對於家事(離婚、爭財上法庭)⋯律師都覺得有些事是需要放下⋯遠比打官司更需要。」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
:00
更新時間:20:32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上一堂放下仇怨的法庭 梁維珊:律師不是來打架的

當事人孩子畫出眼中的梁維珊,充滿陽光,她認為這是家事律師最大的回饋。趙元彬攝
當事人孩子畫出眼中的梁維珊,充滿陽光,她認為這是家事律師最大的回饋。趙元彬攝

忙碌的梁維珊常有接不完的電話,但她總是耐心聽完當事人想說的話。趙元彬攝
忙碌的梁維珊常有接不完的電話,但她總是耐心聽完當事人想說的話。趙元彬攝

梁維珊的辦公室內,有很多充滿童趣的擺設。趙元彬
梁維珊的辦公室內,有很多充滿童趣的擺設。趙元彬

梁維珊辦公室裡的小冰箱裡,為了「小客人」放著滿滿的飲料。趙元彬攝
梁維珊辦公室裡的小冰箱裡,為了「小客人」放著滿滿的飲料。趙元彬攝

 梁維珊準備了可以重複使用的畫布,要讓來事務所的孩子們,有一個可以紓解緊張情緒的方式。趙元彬攝
梁維珊準備了可以重複使用的畫布,要讓來事務所的孩子們,有一個可以紓解緊張情緒的方式。趙元彬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