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英雄】咫尺難救打火兄弟 他揪心悲嘆「無能為力」

34682
出版時間:2018/05/17 18:00

更新:新增內容細節



點我直接觀看⟪敬鵬大火後的告白 我不是英雄⟫

今天是敬鵬火警殉消防員的告別式,蘋果推出《敬鵬火警後的告白「我不是英雄」》調查報導,帶您與打火弟兄近距離對話;其中,敬鵬火警當天深入搜救的洪泳竹,他在大火後的第11天,回憶起那一刻,道出了失去同袍的無奈。

4月29日凌晨1時,當全台沉睡夢鄉,桃市消防員洪泳竹揹起20公斤重裝,踏入火光沖天的敬鵬工廠。在能見度僅50公分的黑煙裡,他伸長手臂,搭著前方同伴的氣瓶前進,「還有4弟兄受困!」他腦中唯一念頭,是救出同袍。
 
但不到20分後,他與同伴黯然撤出火場,肩上沒有扛著任何人。那一夜,惡火最後奪去6條消防員性命,包括洪泳竹未能救出的4人。
 
「進去前,當然希望他們還撐著,盡我們最大的能力(去救援)。但進去後才發現,自己其實無能為力」,11天後,洪泳竹自責回想當時情況。他抿著嘴,強忍淚水說,其中一名死者是他的球友,以後兩人再也無法一起打球了。
 
「一直聽到爆炸聲 無法再繼續前進」
 
隸屬桃園市政府消防分隊、今年32歲的洪泳竹向《蘋果》表示,當時趕到現場後,被分配到「快速介入小組」(Rapid Intervention Team,簡稱R.I.T),進入拯救當時還受困火場的消防員。
 
「能見度只有一個手臂的距離,搭著氣瓶,確保跟到自己同仁,不會走失。工廠內一直聽到有掉落物和爆炸的聲音,還沒有接觸到待救者,但猛烈的火勢阻止,無法再繼續往前,只好喊『撤退』出來了」,他無奈地說。

對於火場內的化學物品資訊,洪泳竹指出:「我們當然希望廠區提供資料,但你能不能第一時間得到那些資料,其實不是很明確。以我經驗,通常(第一時間)拿不到,可能要到火場中期,我們才拿得到。」
 
「發現自己快撐不下去了」
 
弟兄殉職,重擊消防員士氣。「多多少少都有影響,其實心情……蠻不捨的,畢竟裡面有一個打球的同伴,還有一個我帶出來的學弟,其實蠻難過的」,洪泳竹哽咽說。

他口中的殉職友人,是山峰分隊27歲隊員余佳昇和平鎮分隊22歲隊員林尉熙。

對擔任消防員12年的他而言,至今印象最深的火警就是敬鵬。他說,平時訓練「R.I.T」時覺得很輕鬆,但實際去做才發現困難。
 
「我在火場中,發現自己快撐不下去了,那一瞬間,認清自己的(救援)底線在哪裡。」他說,以後救援時,如果再遭遇體能透支的情況,也會知難而退。
 
洪泳竹解釋,RIT小組的任務是「救自己人」,也就是當同伴受困,會有一組人進去拯救;未來應思考如何避免啟動這個小組,因為當它啟動,代表事情已經很嚴重了。
 
不覺得自己是英雄 希望民眾尊重專業
 
問他如何看待自己?洪泳竹淡然說:「我不覺得我們是英雄,我們只是在做工作」。然而,在火災現場會遇到一些不理性的民眾,批評消防員不作為,他希望人們能夠尊重消防員的專業判斷。
 
工作雖然辛苦,但他早期在當救護員時,獲得很大成就感,「把沒有呼吸心跳的人救回來,讓他走出醫院,感覺真的很爽!」
 
消防員吃緊「多1000個也不夠」
 
《蘋果》調查發現,桃園近10年發生2288次火災,為六都最多,但消防員僅1196人,卻是六都倒數第2,人力吃緊。
 
對此,洪泳竹感嘆:「人力一直都不夠,你再給我1000個也不夠,因為做的事情太多了。台灣消防和民眾比例大概1比2000,美國則是1比400或500。不管是火場,水裡面,山裡面或地震,很多場景不是你可以去預設的……勤務太多太雜,我要查水源、安檢、宣導,早期還要補蜂抓蛇。」
 
看淡生死 火災後跟家人報平安「我還在」
 
他老家在雲林,家人雖不反對他離鄉背井當消防員,但家人看到桃園兩次大火(新屋跟敬鵬火警)造成消防員罹難,心情難免忐忑卻說不出口,他說:「讓媽媽知道我有在就好了」。也令他習慣每結束一次的火警,包括敬鵬火災後,會跟家裡報平安,打個電話說「我還在」。
 
洪泳竹也說,由於從事消防,他已變得「冷血」看淡生死,連阿公阿嬤過世,眼淚也一滴都沒掉。
 
「我跟我媽講好了,如果我怎麼樣,不要救我(指急救)……。因為有時勉強救活,不會比較好。」平時出生入死救命的他,對於自己的命,卻是豁然看待。(林奐成、侯良儒、陳偉周、陳鼎仁/採訪報導)

■網友意見

今天新聞上線後,獲得廣大網友回應,Kaman Chao說:「謝謝你們!」馮子龍說:「台灣高官貪而無厭應入金世記錄,消防署前署長黃季敏因貪污案被一審判刑18年徒刑、褫奪公權8年。」

發稿:00:00
更新:18:00

<延伸閱讀>
【我不是英雄】父在子靈堂過生日 換總統一句「我們回去檢討」
【我不是英雄】「掛了變英雄不值得」 逃死劫警消看淡生死
【我不是英雄】苦勸兒退職仍葬身火窟 母働「我的心好痛」
【我不是英雄】鬼門關前徘徊 打火40年阿來伯:別叫我英雄
【我不是英雄】「嫁給消防尪三暝兩眠空」 返家後兒竟不認識父
【我不是英雄】鬼門關前搶人 救不回半月嬰救護員心碎
【我不是英雄】與死神同行 揭開「火災之都」桃園的真相
【我不是英雄】「永遠不知為何罹難」 殉職悲劇將再發生

更新:1255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致敬片】敬鵬殉職6勇消公祭移靈 消防局警笛齊鳴致敬
【我不是英雄】與死神同行 揭開「火災之都」桃園的真相
【我不是英雄】父在子靈堂過生日 換總統一句「我們回去檢討」

對於消防員殉職,洪泳竹哽咽說:「蠻不捨的,畢竟裡面有一個打球的同伴,還有一個我帶出來的學弟,其實蠻難過的。」陳偉周攝
對於消防員殉職,洪泳竹哽咽說:「蠻不捨的,畢竟裡面有一個打球的同伴,還有一個我帶出來的學弟,其實蠻難過的。」陳偉周攝

桃園市政府消防分隊隊員洪泳竹,是上月進入敬鵬火場救援的弟兄之一。談到當時情況,他語氣中透出自責與沉痛。林奐成攝
桃園市政府消防分隊隊員洪泳竹,是上月進入敬鵬火場救援的弟兄之一。談到當時情況,他語氣中透出自責與沉痛。林奐成攝

洪泳竹說:「我不覺得我們是英雄,我們只是在做工作」。林奐成攝
洪泳竹說:「我不覺得我們是英雄,我們只是在做工作」。林奐成攝

洪泳竹也說,由於從事消防,他已變得「冷血」看淡生死。林奐成攝
洪泳竹也說,由於從事消防,他已變得「冷血」看淡生死。林奐成攝

洪泳竹說,跟國外相比,台灣的消防人力一直不足。陳偉周攝
洪泳竹說,跟國外相比,台灣的消防人力一直不足。陳偉周攝

敬鵬惡火奪去6名消防員性命。資料照片
敬鵬惡火奪去6名消防員性命。資料照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