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敲天花板13365下擾鄰 連法官都怒了

108992
出版時間:2018/01/13 14:38

(更新:周男回應、網友意見)

台北一名周姓男子2015年不滿住家上方傳出腳步聲等噪音,認為樓上余姓鄰居所為,竟不定時拿登山杖「捅」自家天花板洩憤,還多次半夜到余家拍打鐵門擾眠,余家隱忍多時,最後花3萬元裝設監視器及麥克風蒐證,2016年1月至9月共錄到周男捅天花板13365下及在辱罵余家「神經病」等行為,憤而提告。台北地院日前依強制罪判周男6月徒刑,另依公然侮辱罪判拘40天,可易科罰金。

周男在《蘋果》報導此案後,主動聯繫《蘋果》喊冤自己才是受害人,「我怎麼可能一直去敲天花板、敲門,我都不用睡覺?我又不是神經病!」他表示余家女兒房間是和室木頭地板,偏偏又日夜奔跑、踱步發出「碰碰」的腳步聲,吵到他難以入睡,上樓溝通又沒用,反被余男說在找麻煩,就算報警,警方也束手無策,「連我的房東都一直被對方騷擾」。「我被吵到曾經去客廳打地舖,因為地板太髒還得毛囊炎!」他租房租了18年,自認是租客而且訴訟時程冗長才不打算提告,最後只好搬走,沒想到法官誤信余男說法判他有罪,「他那些錄音證據有很大部分都是偽造的!」周男也反控對方是反社會人格,根本沒有公德心、同理心,直呼自己「碰到鬼了!我一定要上訴!」
 
余家屋主得知判決結果後受訪表示:「這些年來造成的精神傷害難以衡量,就算判周男有罪也不覺得高興,只能說至少鬆口氣,反而還是有點怕對方會報復家人。」《蘋果》在去年11月及昨天到周男(66歲)住家採訪,發現他已搬家,無法得知他的回應。
 
余男說,周男在1999年左右就曾認為他的1歲女兒跑步吵鬧,登門痛罵20多分鐘,之後便經常製造聲響報復,甚至按門鈴、潑水騷擾他家人,他們忍讓多年,直到2015年周男疑因房東不願續租而遷怒他家,竟變本加厲,他不堪噪音騷擾,一度帶著大女兒搬家,讓她專心唸書考大學,之後才又搬回家和妻子及八旬老母親同住。
 
余男表示,他原本用手機錄音蒐證,但效果不好,提告時被檢方「打槍」,後來才花3萬元在門口裝設2支監視器,並在母親房內裝設麥克風,由被吵得最嚴重的母親費神記錄每次傳出噪音的時間、次數,他再過濾每支檔案製作「譯文」,過程相當辛苦,所幸最後發揮功效,錄到周男上樓拍打他家鐵門、敲擊天花板和鐵門發出的聲響及罵人的畫面,終於讓周男判有罪,若有民眾同樣飽受鄰居噪音所苦,或許可參考他的做法。
 
判決指出,周姓男子住在台北市光復南路某巷內公寓5樓,他認為住在6樓的余家人腳步聲吵得他居不安穩,竟拿登山杖等物,在家猛敲狂捅天花板「吵回去」。
 
余姓屋主因上有八旬老母,下有準備考大學的女兒,每天被吵得不得安寧,交涉無效後,只得花3萬元裝設監視器與麥克風,自行錄音錄影蒐證,從2015年1月到同年3月底,就錄下周男不分晝夜地敲天花板多達2430下,憤而提告。但北檢原本將周男不起訴,余家不服,再議成功,北檢續查才將周男起訴。
 
不料周男不但沒收斂,反而變本加厲,事後余家持續蒐證,同年4月至9月間又錄到周男狂敲天花板10935下及多次拍打余家鐵門飆罵「神經病」、「笨蛋白痴」等行為。
 
事後余男檢附100多GB的錄影、錄音蒐證檔案,再度對周男提告,去年11月北檢將周男併案移送北院審理,公然侮辱部分追加起訴。
 
周男出庭時坦承有敲天花板等行為,但否認犯罪,辯稱因余家吵得他不能睡覺,他的行為只是為了制止余家人。不過法院勘驗蒐證檔案後,認定周男惡意製造噪音干擾他人住居安寧,逾越一般社會所能容忍的範圍,已妨害余家睡眠與居住安寧的權利,還痛批他不思正當途徑解決鄰居紛爭,且犯後又多次指摘鄰居而未反省,日前依強制罪判他有期徒刑6個月,另公然侮辱部分判拘役40天,均可易科罰金。仍可上訴。(游仁汶/台北報導)
 
【更多精彩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網友意見========

對於周男不滿住家上方傳出腳步聲等噪音,竟拿登山杖「捅」自家天花板洩憤,還多次半夜到樓上住戶門外拍鐵門擾眠,被依強制等罪判刑。網友表示:「家有惡鄰,真是倒楣透頂」、「拿別人家鐵門練鐵沙掌嗎?」、「走路是每個人的日常,就算穿上拖鞋也還會有聲音吧」、「最好搬去住透天!沒煩腦!」

出版時間:00:05
更新時間:14:38

余家門口監視器拍下周男在凌晨2點多,上樓拍打鐵門製造噪音。余姓屋主提供

周男在清晨5點多,就會去拍打余家鐵門製造噪音。余姓屋主提供

事發公寓外觀。葉志明攝

余家屋主受訪表示:「這些年來造成的精神傷害難以衡量。」方萬民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