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殺警死囚】鄭性澤被關14年 想用這句話搏回人生

出版時間:2016/04/11 14:28

今年3月18日,台中高分檢為死囚鄭性澤聲請再審,這是檢方首次主動為定讞死囚聲請再審案例。消息傳入看守所,如同3月入春溫煦的陽光照進鄭性澤生活14年的陰暗囚房,鄭的心情難掩雀躍但又忐忑,他告訴首次來訪的記者:「如果有機會再審開庭,我第一句話要告訴法官 『警察不是我殺的!』」而明天台中高分院將針對是否准許再審首度提訊鄭性澤,他將有機會當面告訴法官這句話。
 
已經48歲的鄭性澤,被判死刑定讞已經10年,連同之前遭羈押時間,他歷經14年的牢房歲月,已非照片上年輕模樣,現今的他,身材微發福、面容老態,志工團體「魚麗共同廚房」社工林韡萱剪的「阿澤紙偶」更接近目前他的模樣。
 
我是當事人我最清楚
 
鄭性澤向記者詳述14年前那一夜的槍戰,他反覆強調:「我是當事人,我很清楚我沒有開槍殺警察,我有請檢察官驗槍枝的指紋,但檢察官沒有驗...,警察不是我殺的、我是當事人我最清楚…。」當記者質疑:「你在警訊和檢察官訊問時都自白」,鄭立即打斷:「當時被刑求…!以為他們是同一單位…。
 
隔著鐵窗,鄭性澤國台語夾雜侃侃而談,心情顯得輕鬆,用語鄉土、趣味。
 
記者追問他怎會當殺警案另名死者羅武雄的小弟?鄭說:「我不是羅武雄的小弟啦,他是我在家鄉的朋友,記者都寫錯了,但隨便他們寫,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沒有開槍殺警察。」
 
鄭性澤說,力爭清白的過程,檢察官、法官沒有人相信他,他在獄中不斷思索、鑽研警察(死者)身上的彈道是如何造成的,他和冤平會的律師看法一樣,蘇警應該是在倒地前被連續射擊,「我每次開庭都說,但沒有人理我」。
 
問他是否怨恨?鄭性澤說:「剛開始會怨恨那些檢察官和法官,但後來想,怨恨也沒有用,什麼事他們說了算,法官自由心證的權力太大了。因此當鄭性澤曾和因案被羈押的資深法官同囚房時,他抓住機會和法官談他的案情,還追問這位法官:「法官審判的標準在那裡?法官回答他:沒有標準就是標準!」
 
對於檢察官聲請再審,鄭說:「寄望是有啦,有最好(再審通過),但用平常心看,因為實在太多次被駁回,受打擊太大,這次只是比以前好一點,因為是檢察官自己提出的。」
 
一人受苦 全家承受
 
鄭性澤說,14年的冤錯,最大的變化就是什麼都變了,他1人受苦,家人跟著一起承受,尤其是每次執行死刑消息出來,家人就很緊張,他認為,這已不是他1個人的問題,而是司法制度問題。
 
這幾年來,他非常感謝冤平會律師和志工的關心和相信,在囚牢的他,知道志工會帶著他的人型立牌到處玩、趴趴走,他說:「那些地方我都不知道,什麼反核遊行?都沒聽過。」是不是以後出去,會想親自去看看?鄭突然眼睛一亮,又怯懦的說:「也不知那是什麼地方呀。」
 
問他有沒有想像過,如果出來最想做些什麼?鄭性澤停頓了一下,臉突然漲紅、搔著頭說:「這是機率問題,以前完全沒有機率,如何想呢?」
 
或許過了明天,鄭性澤真的可以開始想想:未來要做些什麼!(法庭中心/台中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鄭性澤殺警案7大爭議 3分鐘看懂
總統級待遇 全台唯一死囚便當計畫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鄭案救援志工剪的鄭人偶,便像鄭目前的模樣。許淑惠攝
鄭案救援志工剪的鄭人偶,便像鄭目前的模樣。許淑惠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