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實錄】我做錯了什麼 讓你覺得要我好看

出版時間:2014/04/29 02:27

我是記者葉郁甫,剛到蘋果日報突發中心任職1個多月。4月28日晚,我被指派在忠孝西公園路口待命,對現場狀況與參與民眾進行採訪,並留意可能的驅離狀況。凌晨2點多起,現場由平靜轉為鼓譟,從館前路與中山南路持續傳來口號與警哨聲,警力逐步向東推進,隨後是長達數小時的拉鋸,我用無數次快門記錄歷史。過程中被鎮暴水柱波及,加上滿身汗水的溽熱感,早上5點多身體早已疲憊不堪。
 
反核人群已盡數被驅離集中至忠孝中山路口,但大家仍聲嘶力竭地喊著口號「停建核四,還權於民」。此時從麥克風傳出的喊話聲突然由弱轉強,大家轉頭一看,一台宣傳車沿中山南路靠近人群後。這時整隊霹靂小組飛奔而來,從我身旁向宣傳車衝去,其中一警員迅速跳上車用力拉扯擴音器,其他警員在旁阻擋民眾。民眾怒斥警員動粗和任意破壞人民資產,並與他們發生拉扯推擠。
 
我衝入人群高舉相機要拍下霹靂小組爬上車要拆卸擴音器的過程,但馬上被其中一員用拳頭頂開,他瞪著我並大聲喝斥「幹什麼!」我連忙用另一手秀出胸前記者證說「大哥不好意思,記者,請通融一下」。突然霹靂小組警員紛紛往中山南方向衝去,我沒看到追打原因為何,看到的僅是拉扯與棍棒齊飛,更看到有某民眾同時遭數名霹靂組員持警棍圍毆。我追上前去搶拍,正當我換上DV要錄下現場狀況時,右手掌隨即一陣疼痛,更看著手上的攝影器材飛得老遠,當下除錯愕外沒有別的想法。我雖不認為記者該擁有免死金牌,但我困惑「到底我做了什麼舉動,讓你覺得該給我好看?」
 
我右手又麻又痛,特別是食指中指無力彎曲。傻在原地的我,在民眾將DV撿還給我後才回神。我用左手勉強拿著所有器材走向路邊,向公司回報我受傷狀況,我一面摸著手,心裡想著:「還好不是頭…」。我閱歷尚淺,對於警力編制布署狀況不甚了解。但目睹整個驅離過程,很好奇這場行動政府到底定義為驅離還是鎮暴?若此行動有上層定義為鎮暴,為何到了群眾被驅離集中後,才看到霹靂小組有動作?而且過程還讓人如此印象深刻,破壞民用車輛、毆打民眾,有人授意嗎?若沒有人授意,你們又為何敢在這麼多鏡頭和眼睛下如此執行公務?從太陽花學運至今1個多月,每一個衝突現場對我這菜鳥來說都算是震撼。這場「曙光下的黑色閃電」,讓我難以忘記。
記者葉郁甫

霹靂小組警員欲扯下宣傳車上擴音器,葉郁甫攝
霹靂小組警員欲扯下宣傳車上擴音器,葉郁甫攝

霹靂小組警員與民眾在宣傳車上拉扯,葉郁甫攝
霹靂小組警員與民眾在宣傳車上拉扯,葉郁甫攝

面對大批警力與鎮暴水車強勢驅離,民眾眼眶泛紅。葉郁甫攝
面對大批警力與鎮暴水車強勢驅離,民眾眼眶泛紅。葉郁甫攝

面對警方全副武裝驅離,民眾只能以肉身面對。黃彥傑攝
面對警方全副武裝驅離,民眾只能以肉身面對。黃彥傑攝

《蘋果》記者葉郁甫右手遭警棍狠劈,瞬間麻痺。黃仲瑜攝
《蘋果》記者葉郁甫右手遭警棍狠劈,瞬間麻痺。黃仲瑜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