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跨越0 .001秒的遺憾 最速男楊俊瀚

出版時間:2019/11/23 00:05

作者/戚海倫  攝影/張世瑜、謝承浩
 
找到問題就很好去解決;最難的是連問題都不知道在哪裡,在原地一直等待。─台灣最速男楊俊瀚
 
那一晚,台北田徑場罕見地湧進逾萬名觀眾,即使天空飄著細雨,卻澆不熄觀眾熱情。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田徑一百公尺飛人大戰,花蓮阿美族楊俊瀚後來居上,跑出10秒22摘金,瞬間引爆觀眾情緒;在尖叫與歡呼聲中,楊俊瀚高舉雙臂吶喊,慶祝這歷史時刻。
 
那是我國在台北世大運田徑場上的第一金、相隔26年在世大運田徑場再摘金;也是2005年後,再度有亞洲人在世大運百米賽道上封王。
 
當時,楊俊瀚20歲。
 
「其實那晚的回憶滿片段的,可能我太興奮了,對當下的記憶沒那麼清楚。」楊俊瀚說:「我覺得是很瘋狂的一晚。」10秒22的成績,與他和教練的預估相近,「調整差不多到那個水準,很幸運有把握機會,把全部實力發揮出來」。
 
「那感覺有點像……好像跟『國際』比較接近一點,很像入門、剛開始的感覺。」楊俊瀚神情有點嚴肅,「其實一切都沒變,我還是朝著我的目標。只是(世大運摘金後)到了下一個境界;在下個境界,我從最低的選手開始努力。」
 
一年後,2018雅加達-巨港亞洲運動會,楊俊瀚背負著更多期待站上起跑線。兩百公尺決賽,他以僅僅0.001秒差距,與我國亞運史上首面兩百公尺金牌擦肩而過。跑道上,日本選手小池祐貴興奮慶祝,楊俊瀚難掩落寞、流下眼淚。
 
當時無論在現場或守候在轉播畫面前的觀眾,等待著最終判定的心都揪著。特別是最後衝線時刻,楊俊瀚曾失去重心跌倒在地,也讓人擔心不已。
 
0.001秒的差距,是競技運動場上再殘酷不過的現實。
 
一年多後再回想,楊俊瀚心情平靜,他下的註腳是:「幸運」。
 
從台北世大運到亞運,楊俊瀚清楚,世大運只有大學生,但亞運已是成人比賽,也是亞洲最受矚目賽事。「我自己沒設定會有好成績,或一定要怎樣。」他告訴自己:「要比上屆準備得更好,在亞運中有收穫。」
 
「我很幸運,沒想過我會跑到(亞運)前三名。」楊俊瀚分析,在一百公尺跑得不錯,也曾擔心兩百公尺消耗體力。「到決賽很意外我還跑到前三名,跟第一名還差這麼近。」
 
等待最終結果公布時,「那時我覺得:該不會跟我開這個玩笑吧?我一路這麼幸運,就只差這一點點?」楊俊瀚內心上演著擔心的小劇場:「為什麼這麼久?」說到這他笑了出來,「如果一開始就有結果,那一翻兩瞪眼,但因為等很久,有點糾結」。
 
「那個等待讓情緒醞釀,我變得更珍惜那個0.001秒。」楊俊瀚說。
 
「台灣最速男」的運動生涯開端,其實不是短跑。
 
楊俊瀚有印象的童年生活,從台中開始。當時媽媽忙工作,他與阿公阿嬤同住。小學三年級的他精力旺盛,午休從不安份留在教室,都在操場玩。原本到四年級才能加入的排球隊,他才三年級就被叫去學基礎、消耗精力,「老師嫌我太好動了。」楊俊瀚笑說。
 
「但排球基礎都還沒學完,我就轉學了。」楊俊瀚回憶,小四時,阿公阿嬤想回家鄉花蓮玉里,他跟著回去,曾加入棒球社團,也練田徑。
 
「想進田徑隊,就要練競走。」當年松浦國小校長正推廣競走,規定人人都要練,楊俊瀚雖然拿過競走冠軍,但他覺得那姿勢「太彆扭」,難以投入。而學校還有傳統「原舞隊」活動,8至10分鐘的編舞走位,「先在縣內比賽取得資格去參加全國賽,到外縣市畢業旅行就靠這個!」楊俊瀚笑說,自己入學才不到一周就被叫去跳原舞,起初不會跳還被笑,「但原舞不難啦!要我跳舞我不會,但原舞我學一學就會了!」
 
誰也沒想到,競走、原舞,都對後來「最速男」的養成有幫助。教練和楊俊瀚都認為,兒時的這些練習對他的手腳協調有正面作用。
 
「入學第一天,就遇到全校每周一次的大隊接力賽。」楊俊瀚說,當時四到六年級學生打散、混合編隊,雖然他是新生,但部落裡的孩子知道他會跑,都竊竊私語著:「選他!選他!」讓小俊瀚開心獲得認同。
 
「其實小時候不會發現自己有什麼天份,只知道自己是最快的那個。」楊俊瀚在大隊接力找到自己的舞台、自信與樂趣,「不服輸的心態也有,我想當最快的那個。」
 
從小喜歡速度感的楊俊瀚,本想選擇發展田徑的國中就讀,但一方面學校離家較遠,一方面姑姑認為他「沒什麼天份」,還是就近選擇家對面的國中就讀。他國一跟著學長練,國二開始正式練短跑,「到國中我才知道訓練的感覺。到第一次參加縣運,成績吊車尾,才知道沒那麼簡單」。
 
不能讀田徑名校,「我心裡其實滿怨的。」楊俊瀚說,後來才知道,一直有他校教練想「挖角」,但都被姑姑擋了下來。國高中時期,到網咖打遊戲,成了他田徑訓練以外的「重心」。「我算皮,但不壞。」他笑說:「有時晚上跑出去瞎混,還從二樓跳下來出去打網咖。我也叛逆過。」
 
國三到高中畢業,「我像海綿瘋狂吸收,完全不會累。」楊俊瀚說:「那是人生最快樂的時光,只要做好『田徑、玩、網咖』三件事,就會不斷成長。」他收起笑容:「愈長大,愈多複雜的事。」
 
愛跑也會跑,楊俊瀚手握一百與兩百公尺的全國紀錄,台北世大運摘金對他而言,如同一場最特別的「成年禮」。「兩年下來,那種興奮感愈來愈淡。」楊俊瀚說:「變得有點貪心,想再往下一個目標,再達到一樣的成績。」
 
他對美國的訓練系統充滿好奇,「想知道為什麼能跑這麼快?」去年亞運後,楊俊瀚曾赴美看環境,今年初他到美國訓練兩個月。「最緊張就是不知道在緊張什麼。」赴美期間,有時他一個人,得照顧自己,「很像實境遊戲,買菜洗衣、獨立生活」。
 
一次,美國總統川普到他住所附近的中學演講,周遭區域大範圍淨空封鎖,車都不能開進去。「如果那天我一個人,會嚇死。」當時美國警察幾乎用吼的,要楊俊瀚與友人迴轉改道,成了他難忘的回憶。「我從國三開始一路有人照顧。」楊俊瀚說,「這趟去美國最大收穫是,開了眼界、也學會思考。」
 
「台灣最速男」沒有祕訣。楊俊瀚說,就是「自律」和「規劃」,訓練、恢復、休息都好好安排,再搭配營養和睡眠。「教練也說,訓練最重要的其實是休息;有好的休息才會有第二天更好的狀況,訓練效果才會好。」
 
對比前兩年的燦爛風光,今年楊俊瀚顯得較低潮,訓練及比賽成績起伏,下半年也出現傷痛。回顧這一年,「好像別人怎麼檢視我,我就怎麼檢視自己,用『就差0.001秒』這種很極端的方式。」楊俊瀚發現,自己太刻意檢視成績,「忽視了對自己的期許,忽視了內心到底有沒有成長進步?」
 
養傷期間,「發現自己多了很多時間去思考:自己在比賽到底收穫了什麼。」2019拿坡里世大運後,他備戰世錦賽,從復健和訓練中,尋找過往對訓練的可望感。今年成績雖然起伏,他也對表現不很滿意,但他認為,自己在心境及處理問題上變得更主動,主動去找問題和解決克服的方法。
 
無論成績好壞,龐大的家族一直是楊俊瀚最堅強的後盾,特別是一手帶大他的阿公阿嬤,支持始終如一。今年全國運動會,近90歲的阿公像往常一樣,穿著西裝到現場為孫子加油。
 
楊俊瀚記得,「阿嬤是女強人」,以前總帶著四、五十個婦女去採甘蔗;阿公以前在學校當總務,對孩子的生活常規很要求,「俊瀚,你來。」有看不過去的地方,阿公總是把他叫到面前「訓話」。「阿公很嚴格,管很多。以前很怕阿公、也很恨阿公。家裡只有阿公會打人,但我被阿嬤打過。」楊俊瀚陷入回憶:「但是很慶幸有經歷這些,有阿公阿嬤這樣教我。」去年底阿嬤辭世,他突然發現,「怎麼在我的回憶裡都只有小時候我跟阿嬤相處的時光?跑出一些成績了,和阿嬤相處的時光卻只有這麼短?」這讓楊俊瀚開始將更多訓練與比賽以外的時間留給家人,他也在細微的生活點滴裡,感受到母親對他的關愛。
 
一直喜歡小動物的他,現在和女友一起養了一對「貓兒女」:海苔和無牙。「不是你講牠們就會聽,你要花心力,才會有感情。」這讓楊俊瀚的放假時光,多了一件生活重心。
 
才22歲的楊俊瀚,言談間給人「早熟」的感受。「有陣子很在意別人怎麼看我,擔心別人覺得我大頭症。」他說:「這一兩年最難的其實是:做自己。」我請他給年輕選手建議,起初他有些為難,「就是好好享受當下的生活,不論是人生還是田徑。」「每遇到一個問題,就會成長一次。好好地堅持下去,找到自己的興趣去發展吧!」
 
對他來說,「不斷更新自己」是必要的。「大家都說我還年輕,但我不這樣想。」「我比別人起步早一點,要把握這優勢更好。」楊俊瀚想的是:「不是到25、26歲才超越現在的自己,而是現在就要超越現在的自己!」說這話時,他的語氣和眼神滿是堅定。
 
楊俊瀚小檔案
年齡:22歲
族群:阿美族
現職:田徑短跑選手
感情:未婚,有女友
學歷: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競技運動學系碩一
身高體重:177公分、71公斤
成績:
100公尺、200公尺全國紀錄保持人
2017台北世大運100公尺金牌
2018雅加達巨港亞運200公尺銀牌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Video Talk】公民團體站出來 再度打臉李佳芬「肛交說」
《蘋果》10大迷你網 350萬壹會員都來看
台灣街籃文化沒在說道歉 「打屁股賠罪」網喊中肯到哭

2018亞洲運動會,楊俊瀚200公尺決賽,與冠軍僅有0.001秒。
2018亞洲運動會,楊俊瀚200公尺決賽,與冠軍僅有0.001秒。

楊俊瀚參加國內田徑賽事屢獲佳績。
楊俊瀚參加國內田徑賽事屢獲佳績。

家人是楊俊瀚最堅強的後盾。
家人是楊俊瀚最堅強的後盾。

楊俊瀚今年狀態比較起伏,但他覺得自己變得更主動,會去找問題和克服的方法。
楊俊瀚今年狀態比較起伏,但他覺得自己變得更主動,會去找問題和克服的方法。

「台灣最速男」祕訣就是自律及規劃,訓練、休息都要妥善安排。
「台灣最速男」祕訣就是自律及規劃,訓練、休息都要妥善安排。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