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政府醒了?1歲娃被活活壓死後 首設「惡保母現形平台」

出版時間:2019/08/26 08:00

今年已發生逾10起保母虐童事件,每每引發社會憤慨、家長心驚,最離譜是年僅11月大的幼童「叡叡」遭托嬰中心保母活活坐壓致死案,他的不幸死亡掀開惡保母難監理的黑幕,衛福部終要在官網首設專區,羅列近7年遭裁罰惡保母姓名和違規事件,近日將正式公告,讓家長有「資」可查,不再送無辜娃入險境。
 
保母虐童案頻傳,讓新手父母送托很怕踩雷,領有合格保母證的保母,難從資料中辨識他們的心理狀態或情緒控管能力,驚覺他們失控時,多半已賠上孩子受虐傷亡的悲劇,「如何為孩子找到安全的托育幫手?」儼然成為新手爸媽最大惡夢。
 
據衛福部統計,2017年兒少保護通報人數4.5萬人,2018年暴增為5.4萬人,平均每天通報150起兒虐案;不少都是因大人不耐孩童哭鬧而情緒失控,負向情緒行為特質是施虐主因之一,去年有多達1238人次因此施暴。
 
立委黃國昌也曾提出訴求,現行托育比1:5過高,保母壓力就大,若可降低托育比,才不至於情緒難以負荷。
 
現年42歲的會計公司財務主管劉媽媽,她5歲的孩子當年未滿2歲時在台南一家幼兒園,遭受保母虐待,事發至今3年仍不時出現自殘行為,持續接受諮商,她哽咽地說:「小孩遭遇保母不當對待後,受苦的不只是孩子,連家庭都受害。」
 
今年3月通過的新版《兒少法》,僅新增條文規定政府設平台讓業者查詢保母不當行為,但家長卻無從查起;各縣市社會局處公告區也僅寫虐童保母的姓名,未記載任職托嬰機構名稱與受罰細項;加上一般人參加126時課程就可「輕易」取得保母證照,在現行法規不完善、訓練不充足與資訊不透明情況下,讓曾有虐童黑記錄的保母,可輕易換機構或更名重操舊業。
 
社會及家庭署副署長祝健芳表示,今年4月24日公佈施行的《兒少法》規定兒虐保母,查證屬實可撤銷保母執照,不能再擔任保母,還會公布姓名。
 
祝健芳更強調,衛福部現正請地方政府統整2012年保母登記制上路後,以同樣的格式,呈現曾遭各縣市裁罰保母姓名與樣態,因系統建置加上縣市清查速度不一,統一資訊公開系統最快8月底上線。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王兆慶表示,每當出現保母虐童新聞時,他就會接到正在找保母的家長想請育嬰假帶小孩,或焦急詢問如何管理保母,甚至在孩子出生前就想預約可靠保母,「家長人心惶惶,社會正陷入集體焦慮。」
 
保母為何失控?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社工師簡蕙蘭指出,根據實務經驗,不少保母曾表達是不得已得做這份工作、缺乏休閒活動與放鬆方式等,都是情緒爆炸後遷怒打孩童的高風險「不定時炸彈」,其實保母非無敵鐵金剛,與其讓保母獨自面對孩童和各種家庭、工作狀況,不如由保母訪視員當後盾。
 
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也認為,政府應提供保母喘息服務,透過親子館、志工或社福人員,幫忙照顧小孩幾小時,讓保母休息也充電,「否則若居家保母本來自己有孩童,還要接日托,幾乎24小時都在照顧小孩,若無法抒發壓力,氣就會出在別人的孩子身上」。
 
根據統計,去年新生嬰兒的生母年齡逾35歲者佔30.1%,10年來增16.7個百分點,反映高齡生育趨勢,且台灣扶養比為5.00,代表每5位工作者需扶養1名老人,要照顧小孩和顧長輩,讓身為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的「三明治父母」壓力很大。
 
三明治父母逼不得已將孩子送托,衛福部能否趕緊亡羊補牢,改善社會幾乎崩潰的托育信心,新上路的準公共化托育政策,才能真正讓家長安心和小孩安全。(楊竣傑/台北報導)
 

領有合格保母證的保母,難從現有資料辨識他們的心理狀態或情緒控管能力。
領有合格保母證的保母,難從現有資料辨識他們的心理狀態或情緒控管能力。

身為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的「三明治父母」要顧小孩和顧長輩,壓力很大。資料照片
身為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的「三明治父母」要顧小孩和顧長輩,壓力很大。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