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世代4】勞動生涯起手式 劣勢成標配

出版時間:2019/07/30 09:30

林宗弘╱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助理教授張宜君與筆者最近合作的一篇論文《時勢造英雄:臺灣個人所得的世代不平等,1992-2017》,使用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傅仰止教授主持的台灣社會變遷調查資料庫,透過跨越25年數據分析發現,年齡、時期與世代確實對台灣個人所得差異造成重大影響,且有3大因素與青年低薪或低收入有關。

第一個因素是台灣在90年代遇上經濟全球化與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產業資本跨國移動的限制愈來愈少,產業外移後,以傳統製造業為主的台灣產業結構迅速改變,台灣製造業西進導致中壯年台商與台幹賺錢,本土青年世代就業機會減少、失業率升高。調查顯示,特別是1997年到2007年間,兩岸貿易越多的時期,在此時成年進入職場的青年,起薪與日後的薪資軌跡就越低。
 
此外,台灣的創業機會也大幅衰退。1990年來,新創產業資本額維持在500萬上下、倒閉企業資本額則在500萬到1000萬間,顯示新創與倒閉都是中小企業;然而現存公司的平均資本額,卻從1990年代的400萬新台幣,提高到2018年的3400萬新台幣,存活下來的企業資本額愈來愈大,倒閉的都是微型企業,形成創業者難以越過的投資門檻。

其次是服務業的非典型就業擴張。我們發現服務業成長速度越快的時期,進入職場的青年薪資軌道也會偏低,這是因為在製造業外移的局勢下,服務業的一些低技術部門例如批發、零售、旅遊與餐飲等產業,勞動力供過於求,僱主採取彈性化、約聘、外包等手段來壓低初次就業者的薪資,景氣回升後也無法恢復。
 
第三,資產分配的世代不平等。我們發現在房地產泡沫化前時期(如1991或2003年以前)先進入職場的世代,因在房產價格偏低時獲貸款進場,會有終身的資產收入優勢,成為包租公或包租婆;買不起房、只能租房的世代就算拼足力氣攢錢,也難以拿到成為有殼蝸牛的入場券。

1952年到1977年出生的世代,在經濟成長期進入勞動市場,乘著經濟起飛的浪潮,享受到經濟成長所帶來的機會與物質資源優勢,可說是時勢造英雄,此優勢甚至持續一輩子;1977年後出生的年輕勞動者,進入勞動市場時,則經歷截然不同的薪資成長軌跡,一開始就落入所得較低的職業生涯軌跡,也帶著劣勢的勞動條件展開一輩子勞動生涯,實可謂生不逢時。

25到29歲青年世代的失業率,從2000年的3.77%提升到2009年金融海嘯時的8.77%,最近仍有6.37%,居高不下,與總和生育率下降的統計關聯顯著。台灣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齡從26歲增加到30歲,第一胎生育年齡約31歲(表3),有學者研究顯示年輕世代購屋困難,嚴重影響結婚與生育的意願,持續壓低總和生育率。

我們的研究也檢查其他因素,如台灣對中國大陸之外的全球貿易依賴度、大學擴張的入學率與資本收益的提高等,發現其他這些因素對青年低薪影響很小,遠不如前面3個因素——兩岸經貿擴張、服務業非典擴張與房地產世代不均來得重要。此外,我們也發現國家公共投資越多,可以顯著改善當年進入職場的青年薪資,所以政府投資的角色非常重要。(文創中心/調查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