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比「樹」民總統更會爬 攀樹師許博勛樂當泰山小天下

出版時間:2019/07/27 10:15

高雄市市長韓國瑜爬樹近來蔚為話題,許多人替他擔心安危,卻不知有一群人的工作就是整天在樹上擺盪,他們是「攀樹師」,全台取得證照者不到30人,其中30歲的許博勛雖是富二代,卻願投入這辛苦行業,只因對樹上視界迷醉不已,他說,攀上大樹,「感覺不用到國外也能看到世界」,也盼民眾能愛樹,就像珍惜自己的人生一樣。
 
攀樹行業在國外行之有年,台灣現則仍傾向「古法」養護,修樹多用台車施工,超過一定高度便將樹木截斷,整棵樹像被硬生生剃光頭,而比起剃光頭,攀樹師團隊往往得花一個下午才能完成幾棵樟樹的養護,但慢工出細活,要做出美感跟健康絕對急不得。
 
目前全台攀樹師也才20多人,多屬散戶作業,沒有共同受聘於特定單位,而許博勛選擇加入文化大學業師林韋銘團隊,平常多接坊間和政府案件,團隊成員再平分收入,月所得多在5萬元以上,若接案量大,有時甚至上看10萬。
 
許博勛4年前考取攀樹師證照,靠著雙繩技術深入全台山林,針對樹木的生長、結構,給予適當養護和修剪,他並以樟樹為例,指攀樹師的修剪就會從癒合能力較強的分岔處下刀,以防樹木冒出水芽、長得過於茂盛,由此也可見這行業須結合對樹木的認識與靈巧手技,還要耐得住戶外日曬雨淋,相當不簡單。
 
加入林韋銘團隊後,許博勛幾年下來已曬得黝黑,頗有做工的人味道,但其實他家從事園藝景觀三十年,收入甚為可觀,林還笑稱許博勛是有家業的富二代,卻甘願自己跳出來做攀樹師。
 
許博勛笑說,當年和哥哥在網路上看到爬樹課程才進入攀樹領域,但最初常看著樹發愣,還問:「老師,我真的要這樣上去嗎?」結果只冷冷得到回覆:「你沒在幾分鐘內爬完就換我。」此外,有時得從另一棵樹盪到另一棵樹,「一開始怕高,怎樣都盪不過去」,也不知練習多少次,總算才克服恐懼。
 
攀樹師的案子不會每天都有,一個月可能只做十幾天,對此許博勛的家人難免碎嘴:「你今天又沒工作?你最近都會在家嗎?」但他放不下樹上的世界,他形容,每次攀樹都像進入未知情境,「爬到中段跟末端,看到的風景都不同,每次爬樹,都像在探索不同的事。」外界覺得攀樹危險,他倒覺得鑽進樹裡、枝條瀰漫,「有被樹保護的感覺」。
 
許博勛也說,台灣林相多層次,可以爬到很多不同的樹,像針葉樹有明顯的主幹,「爬上去就像金剛爬上摩天樓上」,而闊葉林則是枝幹眾多,爬樹時可以從一處盪到另一處,「很像森林泰山」。
 
日前接受林務局委託深入棲蘭山林道,許博勛與團隊攀登一棵60米高的台灣衫,「那是植物界的活化石,第一部分就有25米高,爬上去,好像不用出國也能看到世界,覺得自己很渺小」;他也說,每棵樹有不同生長歷史,爬樹不僅能見證遠景,有時在樹上看著看著也會內省人生,真的很奇妙。
 
許博勛近年還拿下台灣攀樹大師挑戰賽第四名,在中國武漢攀樹大師賽也獲第四,爬樹已爬出名堂,不過家人開業三十年,他常發現自己的養護觀念常和家裡的養護想法衝突,「老一輩的園藝師傅常常不曉得我們在幹嘛,或覺得我們只是爬著玩」,但他選擇用行動跟父親溝通,直到最近老爸逐漸將樹木養護託付於他,甚至說「這就交給你了」,他才終於感受被認同。
 
對於外界稱他是富二代,許博勛笑說,過去家裡很努力的做、胼手胝足闖出一番成就,不過「家業是歸家人的,我不認為自己可以不勞而獲」,雖然出來闖蕩,高溫暴雨、蚊蟲叮咬都要忍,有時工作很累,回家也只想滑手機、看電影,但相較於別的富二代開跑車、跑夜店,他還是認為窩在樹上最快樂,也期待所有人都能多觀察自然、體會繁華以外的愜意生活。
 
許博勛也談到,攀樹師有辛苦之處,常見一堆人躍躍欲試,留下來的卻不到兩三個,「技術層面要不斷練習,還有曬不完的太陽」,雖然這行不容易賺快錢,但擇己所愛,誰說一定要發大財呢。(許維寧/台北報導)
 

全台取得證照的攀樹師不到30人許博勛是其中之一。趙元彬攝
全台取得證照的攀樹師不到30人許博勛是其中之一。趙元彬攝

許博勛工作專注。趙元彬攝
許博勛工作專注。趙元彬攝

許博勛不想當富二代,認為窩在樹上很快樂。趙元彬攝
許博勛不想當富二代,認為窩在樹上很快樂。趙元彬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