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惡的距離》下戲之後 居民仍不願與精障者為鄰

出版時間:2019/06/16 17:01

公視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創下高收視率,也引發大眾關切精障議題,該劇導演林君陽今與北市社會局及北市康復之友會舉辦座談會,共同探討目前精障者及家庭面臨窘境,導演指拍完這齣劇感受多了社會責任,但回到真實世界仍是棘手議題,沒有明確解決方案,下了戲也不能天真認為會有完美的世界。北市社會局也表示,戲劇背後的日常生活很殘酷,目前社會局推3個安置機構都遭社區居民抗爭,只因居民的不瞭解與恐懼,至今仍在思考突破困境。

今午北市社會局所舉辦的「零」距離座談會,許多社工師、家庭訪視員、社工系學生及上班族等超過一百人都前來參加,並分享對《我們與惡的距離》此齣戲的看法。林君陽說,他無法透過戲劇改變社會或回答問題,比較像是在問問題,我們都企圖用簡單的善惡來解決問題,期待今天這樣的對話,能一次次往更好的方向去走,他也認為在生活中要撕下標籤是不太可能的,只是希望大眾能理解這些標籤是怎麼被貼上去的。

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說,他常與精障者家屬相處,許多家屬到正規醫院確診疾病後,卻還寧願去找民間求神問卜,寧願認為是卡到陰,這是精障者家庭的無奈,他更期盼政府能有24小時專線,有專業工作者在病患急性期發作時,能進入家裡陪伴家屬。且政府給予的資源太少,從2017年社區關懷訪視員一年進入家庭面訪僅2.7次,這是家屬困境,希望國家能投入更多預算。

社會局長陳雪慧表示,她手上有3個機構包括康復之友社區居住、小作手及移工小孩安置都因居民的恐懼而遭到拒絕,目前仍與社區拉扯,她也感到無奈與挫折,甚至社區居民還表達要出錢可以,但就是不要設立在他家旁邊,要如何突破市民關卡仍在努力。

一名精神患者表示,她在租屋時不敢跟房東告知患病,因房東怕她會在屋內自殺,連她的藥被房東發現也只能說是自己有三高問題,就算她在醫院上班也不敢透露,因怕被炒魷魚,她坦承自己就是不會好,但可怕的不是疾病本身,而是別人的眼光,她要的不是悲憫,而是一個生活的日常。

另名精障者也指,他們只是怪異不是暴力,與正常人的區別就是不協調,但不是與正常人呈現對立,但社會總是給他們貼標籤,他並指自己大學時在接受心理諮商恢復得很好,希望社會有更多的力量來協助他們。(林媛玲/台北報導)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今分享拍戲的心得。林媛玲攝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今分享拍戲的心得。林媛玲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