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悲歌1】大巴司機用命換錢 開到頭疼炸裂腦溢血(全動畫)

108846
出版時間:2019/02/23 09:00

大客車司機過勞問題時有所聞,甚至有人在駕駛座上忽然昏死過去,全車乘客安全都受威脅。根據三軍總醫院進行的最新研究,近半大客車司機有代謝症候群,罹患中風、心臟病的比率較一般司機高出7成。《蘋果》傾聽2名大客車司機心聲,發現他們確實有夠「肝苦」,開車途中發病,還得熬數小時忍痛到終點。
 
曾擔任客運駕駛有5年資歷的小張(化名),今年45歲,當時每天至少工作11小時,假日更長達17小時,長期過勞下,不但曾在載客行駛雪山隧道時不慎睡著,靠捏大腿才驚險撐到站,期間更發現自己罹患肝硬化,最後萌生辭意;如今改開Uber,工時較短,收入卻不比客運駕駛差。
 
小張表示,擔任客運駕駛時,大多清晨5時許出門,晚上才回家,每天工時至少11小時;若遇例假日,一天工作17到18小時也是常有的事,而且隔天還要上班,算來一天睡不到5小時,不僅睡不飽,連吃飯也很難,甚至得邊開車邊吃,所以「客運駕駛10個有8個胃不好,10個有10個都睡不飽」。
 
法規雖規定,客運駕駛連續開車4小時,至少有30分鐘休息,最長連續駕車時間不得超過6小時,且須連續休息45分鐘,但小張說「規定都是假的」,法規根本無法保障司機,因為「車子太髒會被公司扣錢,很多休息時間都拿來洗車」,連假尖峰甚至連菸都來不及抽,所以每家客運都有司機過勞。
 
小張並說,他常感到疲累,有次載客行駛雪山隧道不小心睡著,壓到標線突起物才嚇醒,只好捏著大腿撐到下一站,後來去看病,發現自己有中重度肝硬化,擔心未來變肝癌,想起2個孩子和家人,就決定不幹了。
 
對於收入,小張無奈說,駕駛的薪水是用命換來的,即便月收入6萬到7萬多元,但換算下來,時薪可能才170元,且開車恍神若發生事故,最後責任常是駕駛扛,不但要負擔高額賠償,還可能面臨刑責,曾有同行因為這樣自殺,「實在很不值得」。
 
年近50歲的阿宏(化名),曾在駕車載客時頭部劇痛,他忍痛把旅客送到終點站,後來被醫生診斷是腦溢血、進了加護病房;幸運的是,他經過開刀與復健得以恢復生活能力,痊癒後卻依舊選擇回到這過勞行業,他無奈說:「因為我要養家活口。」
 
阿宏擔任客運駕駛已10多年,前幾年月休3天,每天工時超過12小時,甚至偶爾長達18小時,而且公司用貨櫃蓋成休息室、只有10多個床位,但待命的司機最多可高達70到100人,所以很多人不想排床位、直接窩在駕駛座打盹,根本無法好好休息。

提到險死往事,阿宏說,前年10月起他開始常覺得頭痛,但查不出大問題,於是繼續工作,結果去年初在執勤時腦溢血,「當時一陣暈,而且頭非常痛,痛到快炸開,我忍痛把乘客送到終點站,然後在路邊休息一下,心裡很慌,原想快就醫,但又想到車子該怎辦,最後靠意志力把車開回總站才去醫院」;醫師檢查是腦溢血,馬上進加護病房,接受開顱手術才保住一命。
 
迫於生計,阿宏術後還是決定重回老本行,但公司不再讓他加班,如今本薪加上獎金、津貼等,月所得僅4萬多元。他說,沒人願意過勞,但每天睜開眼,就是孩子安親班費用、學費、房租、信貸等著他,這是制度問題,他嘆:「若勞工薪水夠用,誰想這樣賣命?」(李姿慧、江慧珺/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過勞悲歌2】累到傷「心」!研究:司機工時長 心臟病風險高
​【過勞悲歌3】客運業很操 勞動部:要遵守《勞基法》工時規範
【過勞悲歌4】228連假無客運業者申請10休1 產業工會:血汗依舊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北部周日低溫下探12℃防大雨 玉山、合歡山降雪機率高
扯!把包裹當球踢 新竹物流:員工太累了

小張(化名)擔任客運駕駛時,長期過勞,曾在載客行駛雪山隧道時不小心睡著,得靠捏大腿驚險撐到站。
小張(化名)擔任客運駕駛時,長期過勞,曾在載客行駛雪山隧道時不小心睡著,得靠捏大腿驚險撐到站。

阿宏(化名)開著客運車載客,頭部突然異常刺痛,忍痛將旅客送到終點站,之後被送進加護病房,醫生判定他腦溢血。
阿宏(化名)開著客運車載客,頭部突然異常刺痛,忍痛將旅客送到終點站,之後被送進加護病房,醫生判定他腦溢血。

醫生將阿宏從死神手中搶救回來,他靠著復健慢慢恢復靈活的行動能力。
醫生將阿宏從死神手中搶救回來,他靠著復健慢慢恢復靈活的行動能力。

阿宏痊癒後想回公司上班,公司一度對他不聞不問,也不讓他復職。
阿宏痊癒後想回公司上班,公司一度對他不聞不問,也不讓他復職。

阿宏感嘆,他們只能靠過勞加班賺多一點錢,很多人為了養家活口,只能忍氣吞聲。
阿宏感嘆,他們只能靠過勞加班賺多一點錢,很多人為了養家活口,只能忍氣吞聲。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